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前后两张脸
    饭桌上,乔一鸣时不时地偷瞄阮小溪,昨晚上的事情让他耿耿于怀,都没有睡好。

    阮小溪低头吃着早餐,像是没事人似的。

    “小河,吃完我送你去上班。”

    乔奕森放下手中的盘子,看着阮小溪宠溺地说。

    “乔宝,不用了吧,我自己可以的。你先走吧,我还没有吃完。”阮小溪抬头,立马换了一副笑脸回答道。

    “那怎么行呢?接送你都习惯了,一天不送你,我还真的觉得少了点什么。”乔奕森说的跟真的有那么一回事似的。

    乔奕森只知道她是一个记者,估计都不知道她在哪里上班吧。装好先生,真的是演技一流!

    不去当演员,真的是浪费了这么好的天赋!阮小溪在心里诽谤。

    “,要不我送大嫂,反正我一会儿要出去办事,正好顺路。”乔一鸣接过话道。

    “不用了,你忙你的,接送她是我的义务。”

    乔奕森已经拿好车钥匙,等在一旁了。那意思不就是催阮小溪快点嘛,管她吃完没吃完。

    阮小溪又扒了两口,放下碗筷,朝乔父乔母道:“爸,妈,我也吃好了,上班去了。”

    上了乔奕森的车,阮小溪并没有坐副驾驶的位置,心里还是嫌恶。

    出了大门,到一处偏僻处,乔奕森停车,头也不回地说道:“下车!”

    阮小溪皱眉,她原以为乔奕森是真的要为了做戏做的真,破天荒头一次送她去上班呢。没想到出了乔家大门,就原形毕露了。

    没好气地下了车,看着乔奕森的车子扬长而去。她才发现这里过于偏僻,根本不容易打车。

    草!又整我!

    阮小溪忍不住腹诽,是真的在骂脏话了。

    想想又要迟到了,阮小溪就心急如焚,她还指望着升任副主编呢。

    照这样下去,迟早要黄。

    不管那么多了,看来只有争分夺秒了。阮小溪小跑着就要往大路上跑,刚跑了两步,对面就开过来一辆车。

    她认识,是乔一鸣的车。

    车子在她的身旁停下,乔一鸣降下车窗,每一次看到阮小溪,都是这么的狼狈。

    正是这样子,他却开心!

    “上车!”也是简单的两个字,这两兄弟在某些方面确实很像。

    但是不同的是,一个总是给她泼冷水,她想逃却逃不开,一个总是给她温暖,她想靠近却又不能。

    为了不迟到,阮小溪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上了乔一鸣的车。

    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阮小溪的手不停地换着姿势交握在一起,掩饰她内心的紧张。

    之前的几年,她一直在躲避的人是乔一鸣,可是现在,再也躲避不了了。

    “你在紧张?”乔一鸣看了她一眼问道。

    “没有,可能刚才跑的太急了。”阮小溪故作镇定。

    其实乔一鸣是跟着乔奕森的车出门的,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更没有想到乔奕森会把阮小溪放在半路上。

    “你在哪里上班?”乔一鸣问道。

    阮小溪报出一个地址,不再说话。

    过去乔一鸣多想知道她在哪里工作在哪里生活,可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甚至他曾想过,她会不会已经离开这座城市了。

    他不敢去问,也不敢去问父母阮小溪的下落。

    他对阮小溪的感情,不能向他们坦白,更不敢让他们知道,在阮小溪嫁给自己的当天,他就后悔了。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她不确定阮小溪对他的感情。因为阮小溪,亲口告诉他,她爱上了自己的,觉得比他更加优秀。

    现在不一样了。

    “昨天晚上,你们住在一起?”乔一鸣声音冰冷的问道。

    阮小溪愣怔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然后回答道:“没有,我在侧卧睡的。”

    得到答案,乔一鸣的表情终于轻松了一些。

    一路上沉默,直到车子停在了阮小溪的单位门口。

    “我到了,谢谢。”阮小溪礼貌地说道。

    “下班我来接你。”乔一鸣看着她说。

    “不用,不要让你误会。”阮小溪拒绝。

    “他不在乎,否则不会把你扔在路上。”乔一鸣坚持。

    “爸妈还在家,我不想节外生枝。”

    阮小溪确实是这么想的,只要平静地度过最后这一个月,然后顺利地跟乔奕森离婚。

    乔一鸣没再说话,等阮小溪下车后,疾驰而去。

    看看时间,还好有乔一鸣送她,今天没有迟到。

    刚走了两步,宋萱从后面拍了她一下。

    “你想吓死我啊?”阮小溪拍着胸口道,这两天事情多,她真的是不经吓的。

    “你平时不是胆子挺大的,至于嘛!说,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乔家少奶奶?”

    宋萱一想起阮小溪的身份,就觉得跟做梦似的。自己天天跟她在一起工作,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这保密工作做的是真好。

    “嘘。”阮小溪赶紧做了噤声的动作,还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还好她们周围没有什么人。

    “你能不能小点儿声?”阮小溪白了一眼宋萱。

    宋萱无辜地撅了撅嘴,好吧。

    “不要告诉第三个人,关于我的身份,会害死我的。”阮小溪很认真地叮嘱道。

    虽然宋萱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她跟阮小溪认识了这么久,知道阮小溪的为人,既然不想说,肯定是有苦衷的。

    “那你要不要给一点儿封口费?”宋萱说着做出势力的样子。

    “好了,请你吃大餐。”阮小溪挽着宋萱的胳膊往里走。

    有一天没有看见点点了,阮小溪忍不住想念。这些年来,除去自己去外地出差,几乎每天都能跟点点在一起。

    忽然分开了,还真是不习惯。正在这时,手机震动了两下。

    “妈妈,你还好吗?”一看就是点点发来的。

    别看点点年纪小,聪明异常,而且已经认识很多字了,可以用短信跟她简单地交流了。

    “都好,你要听话哦。”阮小溪脸上都是笑,尽管是打字,却还是忍不住温柔的加了语气词。

    “我会的,妈妈,有事情告诉我。”点点有时候说话就是像个小大人似的。

    有时候阮小溪会忍不住自责,点点的过早成熟,是不是跟他缺少父爱有关系。

    若不是万不得已,她真的希望给点点一个完整的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