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身材无趣,人却有趣
    乔奕森觉得她真是有趣的很。

    身材无趣,人却有趣。

    “阮小河,你就这点料儿?”乔奕森的眼里流露着不屑于嘲讽。

    不过话说回来,阮小溪的料虽然没有公司那些的大,但是货真价实,那些大都经过包装整过的。

    还有就是那些为了名利,不知道上过多少男人的床,年龄不大,但是经验丰富。

    而阮小溪这盘咸菜,估计是个男人看了都没有胃口吧。

    “我叫阮小溪,小溪,不是小河。”阮小溪拿手护住自己的胸,然后恶狠狠地纠正道。

    “小溪还是小河,对我都无所谓。”

    乔奕森说着将阮小溪再次推倒在,不给她起身的机会,就俯身漆近。

    一只手钳制住阮小溪的两只手到她的头顶上方,然后紧紧地她的两条腿,让她动弹不得。

    “你不要乱来,我们马上就要离婚了。”阮小溪屏住呼吸,瞪着乔奕森说。

    “现在还没有离婚不是,我有权利行使我的权利,你也应该尽一下你的义务吧。”

    乔奕森拉住阮小溪的手轻轻地往上一提,令一只手绕到她的身后,轻车熟路地了她的扣子。

    “你……”阮小溪倒抽了一口凉气,不管她怎样使劲儿挣扎,都看到乔奕森轻松的样子。

    她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乔奕森,食指一勾,将她的勾了起来。

    停滞了有五秒钟,乔奕森的手一抽,她的又落到她的身上去。

    “你到底想怎么样?给个痛快!”

    阮小溪吐了一口气,胸膛由于生气而一起一伏的。

    “你就那么迫不及待,想要个痛快?”

    乔奕森分明就是故意折磨她,看着她不痛快,他的心里才痛快。

    “你放开我,你再这样我就要叫了,真的叫了!”

    阮小溪不停地身体,结果只是徒劳的。

    “你叫啊,你叫的越大声,外面的人越以为我们有多恩爱呢。”

    乔奕森丝毫不受威胁,反而觉得此时的阮小溪无计可施,是多么开心的一件事情。

    “我们谈谈条件。”阮小溪冷静下来,看着乔奕森说。

    “你拿什么跟我谈?干瘪的身材吗?”乔奕森继续嘲讽阮小溪。

    “你……拿你的大奶怪可以不?”

    阮小溪还击道。

    见乔奕森不说话,阮小溪以为说中了他的软肋,继续道:“看得出来,你喜欢那个大奶怪。不如这样子,等我们离婚后,我帮助你说服爸妈,让大奶怪成为你的正牌夫人。”

    阮小溪说的很大方,好像是在所别人的事情,而不是将自己的老公让给别的女人。

    “好啊,不过现在我更想……”

    乔奕森凑近阮小溪的耳畔,说着手已经到了阮小溪的腰间。

    一阵奇怪的感觉,迅速蹿升。

    下一秒钟,乔奕森起身,转身离开了这间卧室,留下心早已经提到嗓子口的阮小溪。

    阮小溪坐起来,拍着自己的胸脯,有惊无险,这个变态!

    这种做戏程度,简直是恐怖。

    但是她也能感受的出来,是昨天自己表现的嫌恶激怒了乔奕森,他报复自己一次不成,今晚竟然又以这样的形式羞辱她。

    简直是小肚鸡肠的男人加无敌变态。

    过了好一会儿,约摸着乔奕森应该睡着了,阮小溪才穿着自己被撕破的衣服,蹑手蹑脚地走到主卧门口。

    使劲儿推也推不开门,原来乔奕森将门反锁了。

    “恶毒的家伙!”

    阮小溪骂了一句,只得又找了一间卧室。

    她本来想着回去拿一身衣服,还有她从家带过来的床单和被罩。

    乔奕森就是故意将她挡在门外的,不过这样也好,正好可以睡一个安稳觉。

    反正这里卧室多,不管怎样,她都不会住在主卧隔壁的那间。

    第二天睡醒,阮小溪看到主卧的门是开着的,就悄悄地溜了进去。

    因为她昨天的衣服被撕破了,必须进来挑一身衣服,否则怎么去上班。

    卧室里面没人,以为乔奕森已经走了。

    打开衣柜,挑一身比较利索的连体裤,颜色也素雅。

    “我觉得这一身更加适合你。”

    乔奕森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了她的身后,指着衣柜里那一身水蓝色的连衣裙说。

    阮小溪吓了一跳,转过身惊魂未定地瞪着乔奕森。

    乔奕森却自然地将她拥进怀里,阮小溪刚想挣扎,就看到乔母走了进来。

    “小溪啊,奕森说你还没有起床,我让他上来叫你。”

    乔母说着一抬头就看到两个人相拥的画面。

    “哎呦呦呦,我说你们俩,要不要这么……”

    乔母不忍心说出口。

    她在国外呆的时间久了,倒是不介意这么亲密的画面,就是感觉好像亲密有些过了头。

    阮小溪推开乔奕森道:“妈,我换身衣服,马上下去。”

    乔母离开,乔奕森靠在衣柜上,打量着阮小溪,然后伸手将她在原地转了一圈,发现阮小溪的衣服上别了一个别针。

    “我说呢,衣服破了还能穿,这样也挺好的,其实穿出去也无妨。”

    乔奕森像是看笑话一样看着阮小溪。

    “我是无妨,就是害怕别人会说闲话,说堂堂乔先生的老婆,穿着破衣服出门,让某些人脸上难堪。”

    阮小溪说着瞥了一眼乔奕森,然后拿着衣服去别的卧室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