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被撞见
    本想将已经的衣服勉强遮住自己一点儿,可是完全没有机会了,于是身体弯的更低抱得更紧,警惕地看着乔奕森。

    下一刻,乔奕森轻而易举地将阮小溪从地上提了起来。挂在阮小溪腰间的上衣彻底滑落到地上,她只穿着暴露在乔奕森的面前。

    “你这个臭!死!”阮小溪伸手捶打着乔奕森,几乎是用了自己最大的力气。

    可是乔奕森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那样上下打量着阮小溪干瘪的身材。

    不知道为何,他本来做这些事情,也只是为了逗一下阮小溪,教训她昨天的嫌恶。

    然后适可而止。

    可是,奇怪了……

    逗她这种事情,好像能上瘾一般。

    “皮肤不错,还挺白的。”乔奕森半晌说了这么一句。

    阮小溪抓狂,赶紧收回手护住自己的。

    “飞机场,有什么好遮掩的,一览无余,没啥看头。”

    乔奕森戏谑地说,嘴角还有一丝嘲讽的笑意。

    “没啥看头,你还看。”阮小溪干脆直接伸手捂住乔奕森的眼睛,让他彻底看不到。

    “把你的手拿开。”乔奕森有些不适应眼前的黑暗,摇了摇头,呵责道。

    “你先放开我,我就拿开。”阮小溪挺直腰板讲条件。

    乔奕森嘴角轻轻一扯,约摸着床的方向,正准备将阮小溪扔到去,听到后面乔一鸣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这一瞬间,乔奕森改变了主意,大手轻轻一带,将阮小溪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阮小溪的上半身。

    没想到会有人进来,阮小溪也是一个惊恐,手拿下来顺势攀住了乔奕森的脖子,这样不至于将自己暴露。

    乔一鸣刚才不是没有看到阮小溪上身几乎没有穿衣服,虽然只是那么一晃,就被乔奕森给挡住了,现在两个人又紧紧地贴在一起。

    这个房间平时是空着的,有一个柜子,用来放新的衬衫。

    所以,他想过来拿衬衫的时候,连想都没有想就直接打开了门。

    却没有想到,竟然看到了这一幕。

    他的双手在身侧不由得握成了拳头,然后慢慢地松开。

    只留下了一句,“够了,咱爸妈已经回房了,不用再演戏。”便砰的一声,替他们关上了门。

    阮小溪趴在乔奕森的肩头,眼神复杂地看着乔一鸣。

    她不希望乔一鸣离开,不知道乔奕森还会做出什么令她恶寒的事情来。

    但是乔一鸣不离开,她就无法从乔奕森的怀里出来,这也是令她无比恶寒的事情之一。

    在乔奕森的心里,虽然对阮小溪毫无感觉,但是现在他们在名义上毕竟是夫妻,不允许别的男人窥视到她,当然也包括自己的亲弟弟乔一鸣。

    或许这就是男人的自尊心和占有欲在作怪吧。

    乔一鸣看着阮小溪的眼睛,怎么也挪不动脚步。

    若是当年他再坚持那么一点点,就会发现自己和阮小溪之间并无感情。

    而不是像阮小溪说的那样,她爱上了自己的。

    阮小溪是为了报恩,不忍心拒绝乔父乔母的意思,所以才会嫁给自己的。

    乔一鸣的心里虽然了这个疙瘩,却不知道该是喜是悲。

    现在他终于再次见到了阮小溪,也知道她过得并不幸福,所以他一定会等他们彻底分开后,重新跟阮小溪在一起。

    只是,乔一鸣刚关上门,就迎上了乔母从房间里出来。

    “一鸣,你怎么在这里?”

    乔母说着话已经到了乔一鸣的身边,卧室门口。

    “妈,早些休息,晚安。”乔一鸣心中不愿意,却还是给房间里的两个人打了掩护。

    阮小溪在房间里听着外面的对话,虽然知道他们应该不会进来,却还是害羞。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乔母就在门外,自己现在这幅狼狈相,只得躲在乔奕森的怀里,不敢乱动。

    好在,乔一鸣说了几句话,就把乔母哄回房间了。

    听到他们离开的脚步声,阮小溪就立马挣扎着出来,真是一刻也不想跟乔奕森保持这么近的距离。

    “你的胆子真的是不小!”

    乔奕森哪里放得过她,声音不大,不怒自威。

    “乔先生,大少爷,你对我没兴趣,我对你也没兴趣,既然这样,咱们还是保持距离为好。”

    阮小溪看着乔奕森的眼神有些不寒而栗,但是仍然说出了这些话。

    “如果我说,现在我对你感兴趣了呢?不,今晚将就一下而已。”

    乔奕森将阮小溪的身体往后稍稍一拉,将她的尽收眼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