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乔父母回国
    赶到印场,阮小溪认真地校对着今天的报纸。

    “时隔三年,乔家大少奶奶终于浮出水面,露出真容。”

    看着上面她和乔奕森暧昧不清的照片,嘴角有一丝苦涩的笑意。

    真是造化弄人!没有乔家,就没有她阮小溪,而正是因为乔家当初救了她,也注定了她的命运不由自己。

    不过很快就要解脱了,十年之期很快就到了,她就能获得自由了。

    自从跟乔奕森结婚之后,她几乎是数着日子过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日子越近,她的心就越是不安。

    想想现在的日子,想想昨晚,不管有什么困难,她都会不惜一切结束这段婚姻,获得自由。

    阮小溪从印场回到单位,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多种了。

    头疼得厉害,脑袋也不听使唤,无法集中注意力。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还指望升上副主编加薪呢,要知道,她的工作是她和点点的唯一生活来源。

    想到点点,那可爱圆嘟嘟的小模样儿,阮小溪瞬间就有了无穷的力量一般。

    明天的头版“巴黎时装周”的内容已经排好了,只是还要校对一下。

    刚看了一半,手机震动了几下,有信息。

    “十一点半之前,赶到机场!”是乔奕森发来的。

    糟糕,忘记乔奕森他爸妈今天要回来了!真的是睡眠不足,记忆力也倒退三十年!

    看看手表,已经接近十一点了。

    阮小溪几乎是冲进主编的办公室的,敲了几下门,没等里面应答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当然对上的是主编冷冰冰的脸,阮小溪顾不得那么多了,时间紧迫。

    “主编,我想请一天的假,现在有事,要出去一趟。”阮小溪用了比平常快两倍的语速。

    “有任务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着急。”

    ……

    阮小溪无语,不就是昨天拿回来的照片,没有乔家大少奶奶的正脸嘛。

    “明天的版面都排好了吗?”主编接着问道。

    “排好了。”阮小溪回答得很有底气。

    主编摆摆手,阮小溪几乎是千恩万谢着又冲出了办公室。

    其实关于“巴黎时装周”的内容,阮小溪之前已经校对过好几遍了,但是她这个人就是有这个毛病,出版前必须再仔仔细细地核对。

    急匆匆地将没有校对完的后半部分交给了宋萱,没等宋萱问她干什么去,阮小溪就已经踩着高跟鞋消失在了眼前。

    阮小溪打车赶到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三十五分。

    真是笨哪!昨天竟然忘记问乔奕森他爸妈乘坐的飞机几点到,搞得今天这么仓促。

    乔奕森酷炫的劳斯莱斯那么扎眼,跟他的人一样高调,阮小溪一眼就看到了。

    等她小跑到车身旁边,就已经看到乔奕森降下车窗,头伸出窗外,朝他招手。

    看来乔父乔母还没有到,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过阮小溪并没有要上他车的意思,不知道这辆车上坐过多少女人,车上发生过什么不堪的事情。

    再想到昨晚乔奕森是如何跟那个大奶怪缠绵的,阮小溪连跟他同车都觉得恶心不已。

    阮小溪直接朝着机场接机处奔去,反正她只是来接乔父乔母的。

    还没有走到大厅,就被人从后面抓住了胳膊,往后一带,她就靠在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里。

    阮小溪一抬头,鼻子正好顶在乔奕森的下巴上,咯得她有些疼。

    “你放开我。”阮小溪说着就要挣脱。

    乔奕森哪里是听话的主儿,强硬地搂住她的肩膀,带着她往前走。

    “大哥。”乔一鸣在后面叫了一声。

    阮小溪一愣,乔一鸣什么时候来的,不过乔奕森丝毫不受影响,继续朝前面走去。

    他们三个人并排站在接机口,乔奕森仍然揽着阮小溪的肩膀,阮小溪时不时地挣扎两下,仿佛还能嗅到他身上沐沐的香水味道。

    也不知道是真的能闻到,还是她的脑子在作祟。

    乔一鸣站在阮小溪的另一侧,不时侧目看向乔奕森放在阮小溪肩膀上的手,那力度好像要把阮小溪捏碎一样。

    “大哥。”乔一鸣还是没忍住,看了一眼他们两个在一旁不停地较劲儿,不知道是想提醒乔奕森,还是心疼阮小溪。

    乔奕森和阮小溪齐刷刷地看向乔一鸣。

    “没什么,父母马上就到了。”最后乔一鸣看了一下手表,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听到没有,我爸妈马上就到,你给我老实一点儿。”乔奕森以为乔一鸣是单纯地提醒,警告阮小溪道。

    阮小溪白了他一眼,不再说话,而是盯着前方。

    感觉到阮小溪不挣扎了,乔奕森得意地看了她一眼,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你干什么?”阮小溪被乔奕森突然摘掉她眼镜的动作,很是反感。

    “你以前不是不戴眼镜嘛,看起来怪怪的。”

    乔奕森说着将眼镜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虽然距离有些远,但是眼镜经过一个完美的弧度后,还是躺了进去。

    确实不戴眼镜的阮小溪看起来更加顺眼一些,乔一鸣看了一眼,没有出声。

    戴上眼镜的阮小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古板的女学究一样,完全判若两人。

    “爸,妈。”乔一鸣瞥了一眼乔奕森和阮小溪,叫着就率先走上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