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示威
    “真的。”

    乔奕森淡淡开口。

    却在说完之后,沐沐吧唧一口就亲在了自己的脸上。

    乔奕森抹了一下,冷冷的指了指楼上,让沐沐上楼。

    阮小溪能够清楚的听到楼下的谈话,紧接着就是一阵混乱的脚步声。

    接着就听到隔壁的卧室门被打开。

    不一会儿就传来沐沐受宠幸的声音,。

    阮小溪抓狂地坐起来,挠挠头。

    “不要脸!竟然跟她在一个房间里的隔壁卧室做这种事情,还不关门!”

    她怔怔的坐在,简直想弄死乔奕森。

    这分明就是在挑衅,在示威。

    自己刚刚嫌弃了他脏,他便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报复自己。

    阮小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决定充耳不闻,如果她找过去,就给了乔奕森羞辱自己的机会。

    无奈又躺下,拿着被单蒙住头,尽量想屏蔽掉隔壁的声音。

    可是那声音越来越大,都没有间断过。

    “!”

    阮小溪又坐起来骂了一句,她是真的睡不着了。

    想起明天早上要早起,而在凌晨两点钟的时候还没有睡觉,她就想将乔奕森的祖祖孙孙都给问候一遍。

    不,她不能!

    乔奕森的祖祖孙孙,上有乔父,她的救命恩人,下有点点,她的宝贝儿子。

    真想冲过去抽乔奕森,问问他还有没有节操!

    阮小溪几次尝试,最终真的失败了,这种交响乐,自己不可能睡着。

    下一刻,阮小溪下床,没有开灯,漆黑一片,凭着听觉走到了隔壁卧室旁。

    门没有肆意的敞开很大,露着的小缝因为角度问题丝毫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却足以让里面的声音全部传了出来。

    至于吗……叫的这么欢。简直让人作呕。

    阮小溪皱着眉头二话不说,“砰”地一声关上了隔壁卧室的门,然后转身走回自己的卧室。

    听到动静,乔奕森忽然打开了灯,眼光盯着门的方向,唇边玩味的笑了。

    然后看了一眼独自在的沐沐,她此刻还在尽力的表演着。

    “亲爱的,人家叫了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不……”

    沐沐开口看着乔奕森,乔奕森却一记眼刀,对着她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从进门的那一刻起,沐沐以为自己就要荣登乔奕森伴侣第一宝座了,却没有想到,乔奕森不碰她,反而是让她躺倒去表演。

    真是个神奇的决定,却让她以为这是两个人的新方式。

    类似于啊、角色扮演啊的加强版。

    结果,自己叫了很久,乔奕森都只是坐在黑暗中,一点的意思都没有。

    直到,有人帮着他们把床关上,她才意识到,这个房间里……似乎还有别人?!

    阮小溪回到,躺下,隔壁的声音好像是小了不少。

    但是她仍旧恶心,感觉喉咙里像是吃了苍蝇一样。

    她与乔奕森并没有感情,所以她不会吃醋或者嫉妒。

    但是,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她也说不清。

    她起床跑去洗漱间漱口,冷水热水都用了一遍,觉得好些了,才又回去躺下。

    可是真的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了。

    她有一种冲动,冲过去将那对狗男女当场拍下,登上明天的头版头条。

    看乔奕森这渣男还敢不敢示威。

    但是,这种做法虽然解恨,她却不能这样做。

    明天乔父乔母就要回来了,如果知道他们之间是这样的情况,不知道会不会当场气昏过去。

    在这样纠结与气愤之间挣扎了好久,阮小溪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直到闹钟将她叫醒。

    支撑着隐隐作痛的脑袋,阮小溪抓紧收拾,她必须准时赶到印场去。

    夏季的白天来的就是早,虽然才五点多钟,但是光线足以将房间照亮,可以看清楚她的卧室门外面。

    房间里沐沐的衣服七七八八的衣服散落在地上,提醒她昨晚发生了什么。

    阮小溪转头瞪了一眼隔壁卧室,此时静悄悄的。

    大概那对男女此时累的已经睡着了。

    刚想跨过地上的衣服离开,隔壁卧室门口传来乔奕森的声音:“这么早就起来查房了?”

    阮小溪的脚步一滞,回头就看到乔奕森着站在门口,一只手撑在门框上,要多潇洒又多潇洒,好像是在自己干了多光荣的事情一样。

    紧接着沐沐也从房间里走出来,披头散发,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衣服,只到了下方,走起路上还若隐若现的。

    沐沐依偎在乔奕森的身侧,眼神傲娇地看着阮小溪,好像胜利者一般。

    “没、兴、趣!”阮小溪一字一句地说道。

    “这不是自称乔总的妻子吗?乔夫人在家,您丈夫却带我回来,真是不好意思了。”沐沐说着,没有看出来一点儿不好意思,有的只是得意和炫耀。

    昨天白天,阮小溪赶她走的事,她还怀恨在心。

    “我要出去了,你们继续。”阮小溪说着转身就要走,丝毫不想搭理她。

    可是忽然又想起来什么,转身对着沐沐道:“对了,忘了告诉你,是我不要,所以他才会在你那里表现的那么。所以你也不用不好意思。”

    “真是辛苦你了,大奶怪!”

    阮小溪说完,扬长而去,嘴角还挂着一抹笑意,终于为自己讨回来一丝一毫,哪怕只是过过嘴瘾。

    沐沐气的跺脚,“你瞧她叫人家什么,你也不管?”

    可是看到乔奕森铁青的脸,沐沐立马收敛了。

    阮小溪的言外之意就是她嫌弃乔奕森的呗,她的冷静和无所谓,让乔奕森青筋暴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