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阮点点
    阮小溪收拾好东西之后,站在窗边看了一眼,恰好看到乔一鸣转身进了车里离开。

    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转身颓然的坐在床边好一会。

    才起身,又走到了另外一间房间里,打开房间,看了一眼整齐的摆放着的儿童玩具,又拿起了手机。

    这一次,她是打给保姆的,过了几秒钟保姆接通电话之后,阮小溪说道,“陈姐,我最近几天有事情,所以点点就交给你照顾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还得麻烦你。”

    “好的,没有问题的。”陈姐在电话那端负责任的保佑道。

    阮小溪说,“嗯,那好,我先挂电话了。”

    这个时候,忽然传来了一阵稚嫩的小男孩的声音,紧接着,“妈妈”这个称谓就透过电话听筒传了过来。

    阮小溪整个面容瞬间就变得有了光彩,连说话的语气都柔和更多。

    “嗯。”她轻轻的说道。

    “妈妈你要又要出差了是吗?妈妈要小心。”

    “妈妈不是出差。”阮小溪解释道,“妈妈只是有事情这段时间会照顾不到点点。”

    “因为乔奕森?”

    点点问道。

    对于乔奕森的存在,阮小溪是一直没有瞒过点点的,而对于点点的存在,乔奕森是全然不知情的。

    “好了,这世界就你聪明,你要好好的听陈姨的话,知道吗?”

    “好的。”点点非常懂事,他乖乖的应了一声之后,便挂了电话。

    阮小溪放下电话,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终究还是休息了一会时间,拉上行李箱出门。

    阮小溪经常问自己,如果没有那次意外,如果没有点点,她会不会在嫁给乔奕森的时候,就说不了。

    可是,哪有那么多的如果呢?

    阮小溪拉着行李箱是从后门进门的,尽管前门在嫩模沐沐被送走之后,八卦君们就撤了不少,但是她还是不放心,不想惹事。

    刚一进门就见到了乔奕森还安稳的坐在房间里,吓了阮小溪一跳。

    她抚了抚胸口,忍不住嘀咕,“你怎么还在这里?”

    “等你回来。”乔奕森未置可否的笑了一下,将目光定在了她的小行李箱上。

    “只有这点东西?”

    确实,这个行李箱有些少,也装不了什么吧。

    “嗯。我本来生活中也没有很多东西的。”阮小溪说完,没有再和乔奕森继续了,而是径直地拉着行李箱上了楼。

    这才回头,问道,“我要住在哪一间房间里?”

    乔奕森指了指二楼最右边的那一间,阮小溪愣了。

    虽然只在这里住过一宿,但是她清楚地记得,那一间应该是乔奕森的卧室。

    “我住在你的卧室吗?”

    阮小溪问道。

    说话功夫,乔奕森早已经上了楼,走到了阮小溪的面前,伸手拿过了她的行李箱,径直地打开了门。

    “夫妻不住在一起,你当我爸妈智商和你一样?”

    “……”阮小溪有些无语,不知如何回复,只能眼睁睁的望着乔奕森将行李放在了卧室里。

    而后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打开,收拾吧。”

    他的话语都是带着命令的。

    阮小溪听话的打开了行李箱,将几件衣服拿起来挂在衣柜里,又把洗漱用品放去了洗手间里,行李箱里就几乎空了。

    只剩下了一个床单被罩之类的东西,被她丢在了行李箱里,直接将行李箱放到了衣柜里。

    乔奕森不是没有看到她剩下的那一件。

    收拾好之后,阮小溪才转身看着乔奕森,“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上班了。”

    乔奕森笑了一下,似是非是的点了点头。

    却在阮小溪下楼的时候,听到乔奕森在身后说了一句,“虽然我爸妈明天回国,但是今晚你就回来睡。”

    阮小溪没有答,只是停了一下,直接下了楼。

    一直到关门的时候,乔奕森又喊了她一声,“小河?”

    她不喜欢这个名字,觉得恶心。

    而对于小河之外的乔宝,她觉得更是叫不出口。

    “你叫我个昵称来听听。”

    按理说,这句话应该是甜的,而阮小溪只听到了恐怖。

    “乔宝。”

    阮小溪开口。

    乔奕森才满意的笑了,一直到关上门,阮小溪从后门溜走,坐上出租车之后,她才能由衷的松了一口气。

    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解脱了。

    确定了身上的衣服和她走之前穿的不一样了,她才放心的走回到办公室里。

    一进门,就感受到了气氛有些不太一样。

    阮小溪将目光瞥向宋萱的时候,宋萱还给了她一个可怜兮兮的眼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