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9章 番外我们怎么在一张床上
    四个警察才勉强把他拉住。自己很着急,却不能进去,乔一鸣冲着楼上喊道:“魏诗诗,魏诗诗,你在上面吗?你还在吗?”

    乔一鸣一连喊了好多声,都没有人回应,只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出来时躺着的。

    此刻他的心充满了恐惧和担忧,生怕这里面有一具是魏诗诗,就像当年他看到程琳的尸体一样,面目全非,她不相信,但是所有的迹象都在说明他关心地那个人死了。

    “我在这里。”

    就在乔一鸣发疯似的喊着的时候,突然身后出现一个小小的声音。

    乔一鸣回头的那一刹那,仿佛心跳漏了好几拍,当看到是魏诗诗的时候,他使劲儿挣开警察,跑过去抓住她的肩膀问道:“你没事吧?什么时候出来的?”

    “我没事。”魏诗诗看着他的眼睛摇了摇头。

    “吓死我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乔一鸣说着,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刚才魏诗诗觉得自己是孤孤单单一个人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那个声音很有穿透力。

    她穿过层层人群,循着声音走过来,看到那个一直在跟警察理论的乔一鸣,那一刻她知道有个人在关心自己,瞬间就感动地泪流满面。

    “可是我好害怕,害怕极了。”魏诗诗说着扑到了乔一鸣的怀里。

    乔一鸣一愣,有些不知所措,然后伸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

    “走,我们先离开这里吧。”乔一鸣拉着她离开。

    在车上,魏诗诗一直没说话,只是头部靠在车窗上,很不舒服的样子。

    “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伤着。”乔一鸣说道。

    “不用,老毛病了,就是头疼,可能被烟呛到了。”魏诗诗回答道。

    见魏诗诗坚持,乔一鸣就直接带她去了酒店。魏诗诗直接进了浴室,只是轻轻地带上了门,连门都没有反锁,她不自觉地对乔一鸣充满了信任和依赖。

    甚至觉得他在,就是安全的。

    乔一鸣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着她洗澡。魏诗诗过着浴袍出来,也毫不回避乔一鸣。

    “你休息吧,我先回去了。”乔一鸣说着站起来就要离开。

    “不要走。”魏诗诗赶紧小跑了两步,抱住乔一鸣的腰肢请求道。

    乔一鸣的身体一僵硬,完全失去了拒绝她的勇气。但是仍然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掰开她的手臂,说道:“我看着你睡,睡吧。”

    魏诗诗躺在床上,乔一鸣坐在床上,刚开始魏诗诗还睁着眼睛跟乔一鸣四目相对,不一会儿就闭上了眼睛。

    乔一鸣知道,魏诗诗这样子,一定是受到了极大地惊吓,而她能在自己的面前流露出这种害怕的样子,说明她对自己没有丝毫的防备和抗拒。

    乔一鸣伸手帮她拨开眼前的碎发,却被她抱住了手臂。乔一鸣不敢动,生怕把她吵醒了。

    不知

    道什么时候,乔一鸣实在是忍不住了,就轻轻地侧着身子躺在她的身边,与她一起进入了梦乡。

    前半夜,魏诗诗睡得很沉稳,她的头不自觉地往乔一鸣这边靠过来,枕在他的肩头上。

    乔一鸣微微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这一刻仿佛程琳就在他的身边,跟以前一样。他抬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也尽量靠近一些。

    这一刻,他不想去清醒地知道,睡在自己身边的女人是程琳还是魏诗诗。如果能够让自己享受到这片刻的幸福,那就久一些吧。

    后半夜,魏诗诗突然开始梦魇起来,把乔一鸣给吵醒了。

    “不要,不要……求求你,求求你,放过他,不要伤害他……”

    “救我,救我……”

    魏诗诗的嘴里反反复复说着这几句话,仿佛在梦里她被坏人怎么了,一直在渴望着有人来拯救她。

    乔一鸣想,这是怎么恐怖的梦,才会让她在梦里都如此害怕,额头上冷汗涔涔,她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手,力气很大,乔一鸣竟然感觉到了疼痛。

    “醒醒,你醒一醒,醒醒……”乔一鸣轻轻地推着她说道,不敢用太大力气,害怕让他在噩梦中再受到惊吓。

    魏诗诗听到有人再喊她,她拼命地想要醒过来,可是都失败了。浑身就像是被荆棘给束缚住了似的,动弹不得,眼皮也像是千斤重,想睁开却怎么也睁不开。

    终于她从噩梦中醒来,看到眼前的乔一鸣,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扑进乔一鸣的怀里,嘴里还说道:“你来了,你来救我了,太好了,你来救我了。”

    乔一鸣感受着她小小的身体蜷缩在自己的怀里,他知道她一定是把自己当做她梦里的救星了,可是她如此的害怕,一定特别需要人保护和安慰。

    于是乔一鸣伸出手把她抱住,感受到来自乔一鸣的力量,魏诗诗抱得更紧了,这样自己的心里更加踏实一些。

    魏诗诗的心现在还在颤抖着,她梦到自己要掉下悬崖了,还有一个孩子,有一个人把他们推下去的,她拼命地求那个女人,不要伤害孩子,可是那个女人仍然不放过他们。

    她心中有一个强烈的渴求,希望一个男人来救自己,她想不起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但是就是她知道他回来救自己。

    就在要掉下去的那一刹那,她醒来看到乔一鸣,半醒半梦之间,她突然觉得自己求救的男人就是乔一鸣,对就是他,他原本那么模糊,现在却突然这么清晰了。

    “没事了,没事了,刚才只是一个梦,别害怕。”乔一鸣轻轻地拍打着魏诗诗的后背,安慰道。

    魏诗诗渐渐地平静下来,才发现自己抱着的人是乔一鸣,一时间不知所措,赶紧推开乔一鸣,蜷缩到床的另一侧去。

    乔一鸣看着她躲着自己,更加清楚,她刚才只是还不清醒,现在完全清醒了,于是解释道:“你刚才梦魇了,我只是安慰你。”

    “你怎么在这里?我们怎么在一张床上?”魏诗诗问着低头看看自己的睡袍,只是胸口有些抛光,赶紧捂住自己,然后看看乔一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