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9章 番外我们只是朋友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天一大早,乔母醒来,就看到乔一鸣坐在自己的病床前。

    想起乔一鸣找的那些女人,没有一个是真的,竟然找一些假的来欺骗自己,就不想搭理他,于是把脸别到一边去。

    “妈,您醒了,我扶您起来洗漱一下吃早餐吧,我给你带了最喜欢的小笼包。”乔一鸣站起来说道。

    “你工作那么忙,不需要在这里陪我,我也不想看到你。”乔母说着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等您吃了饭,有人来陪您了,我就去上班了。您要是不吃饭,我是不会走的。”乔一鸣调皮地说道。

    “我都被你气死了,你还在乎我吃饭不吃饭。你走吧,我不吃,吃不下。”乔母说道,还在为乔一鸣接二连三欺骗她的事情生气呢。

    乔一鸣没办法,只好提前让魏诗诗来救场了。

    “那好,妈,您不想看到我,我就让别人来照顾您。”乔一鸣说着走了出去。

    为了不让魏诗诗那么辛苦,既要照顾他的母亲,又要上班。乔一鸣特地去给院方交代了一声,最近不要给魏诗诗排班。

    乔一鸣给魏诗诗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在楼梯口等她。

    魏诗诗刚上班,跟主任请了假,便赶了过去。

    乔一鸣大致跟魏诗诗说了一下乔母在耍小脾气呢,让她进去哄她吃早饭。

    魏诗诗觉得这还是挺艰巨的任务呢,毕竟自己还没有跟婆婆身份的人相处过,不知道怎样讨婆婆的欢心。

    而且乔一鸣还说,让她一个人进去,他就不进去了。

    魏诗诗心里很忐忑,不过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我说了我不吃,你去忙吧。”乔母头都没抬,一边洗漱一边说道。

    “乔老夫人,您好,我来照顾您用早餐吧。”魏诗诗站在她身后说道。

    “你是谁呀?”乔母问着转过头,当她看到魏诗诗的时候,手里的毛巾直接掉在了地上。

    魏诗诗站在原地,笑意盈盈地看着乔母。她的这个反应,魏诗诗也在意料之中,自己走过去捡起地上的毛巾,放在洗手台上,然后搀扶着乔母。

    “我扶您过去。”魏诗诗说着扶着乔母往外走。

    乔母侧脸看着魏诗诗,还处在巨大的震惊当中。

    “你……你是谁?”乔母擦了擦眼睛,问道。

    “我是这里的医生,我叫魏诗诗,您叫我诗诗就可以了。”魏诗诗回答着,又给乔母倒了半杯温水,递到跟前说道:“早起喝一杯温开水,有助于排毒。”

    乔母接过杯子,一边喝眼睛还盯着魏诗诗。魏诗诗一直保持着礼貌的微笑,让她看个够,再来帮她解答疑惑。

    “魏诗诗?长得太像了,真的是太像了。”乔母的嘴里不停地念叨。

    要不是知道程琳已经死了,眼前这个女孩子长得嫩一些,乔母真的要认错了。

    “像您的儿媳妇吗?我也没想到这么有缘,跟您的儿媳妇长得这么像。”魏诗诗回答道。

    “哦?你已经知道了?你就是一鸣说来照顾我的人?”乔母又问道。

    “是的,一鸣有时候经常对我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后来我才知道,我想他是对他已经过世的妻子说的。”魏诗诗自然地应答。

    “一鸣?你们俩的关系……”乔母听魏诗诗喊乔一鸣的名字很是顺口,于是猜测道。

    “我们……只是朋友。”魏诗诗回答的含含糊糊的,但是脸却不由自主地红了。

    乔母也是过来人,一眼就看出来他们的关系不简单,偷偷地抿着嘴笑了笑。

    “好好,朋友,我饿了。”乔母说道。

    “那赶紧吃早饭吧,一会儿还要帮您量体温呢。”魏诗诗说着打开餐桌饭盒。

    “我没事了,量什么体温,不用那么麻烦。”乔母说道。

    “没事的话更好,量量体温也没有什么,一点都不麻烦,只要您配合一下下就好了。”魏诗诗像是哄小孩儿似的哄着乔母。

    “好,我听你的。”乔母果然很配合。

    “你也没有吃过饭吧,咱们一起吃吧。”乔母邀请说。

    “不了,我一会儿去食堂吃,这是一鸣为您准备的爱心早餐,您一定要多吃一些呀。”魏诗诗说着把饭菜往乔母跟前推了推。

    “一个人吃饭多无聊,而且我看这饭菜分明就是两人份儿的。一鸣说了让你来照顾我,肯定准备的是我们两个的爱心早餐嘛。来来来,一起吃。”乔母说着把一次性筷子递给魏诗诗。

    魏诗诗不好意思违背老人的心意,于是陪着她多少吃点儿。

    乔母哪里是吃饭,分明是变着法儿打听魏诗诗的情况,比如她跟乔一鸣是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现在他们相处到哪个阶段,魏诗诗住在哪里……

    魏诗诗简直不知道该回答哪一个,魏诗诗终于知道乔一鸣为什么这么头疼了。

    “乔老夫人……”

    魏诗诗还没有说完就被乔母打断了。

    “怎么还叫我老夫人,我有那么老吗?”乔母不太乐意这个称呼,显得生疏,魏诗诗立马改口说:“伯母。”

    “这就对了嘛,即使你现在还没有跟一鸣在一起,早晚也会在一起的,总是叫我太太夫人的,多么见外。”乔母说着就笑了。

    乔母第一眼看见魏诗诗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女孩子肯定跟乔一鸣脱不了干系。即使现在没关系,以后也会有关系。

    何况现在看来,魏诗诗对乔一鸣是有意思的。一个女孩子,爱一个男人,想掩饰是掩饰不来的。

    魏诗诗心里不停地吸气吐气,要想演的逼真一点儿,让这位老太太相信,真的是不容易。

    乔一鸣在窗户外面,隔着百叶窗看着里面她们两个相处的其乐融融的,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于是就去上班了,他相信魏诗诗一定能搞定母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