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0章 番外拉着我的手
    魏诗诗这才听清楚原来他是在问灯的开关,于是在黑暗中给他指了一个方向。

    乔一鸣伸出修长的胳膊,一下子就碰到了墙上的开关,瞬间房间里面亮了起来。

    魏诗诗不适应地拿手遮挡了一下,然后看向乔一鸣。

    乔一鸣正看着她,一动也不动的。魏诗诗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胸前,立马羞得抱着自己的胸转身,跳上了床。

    “你看什么看?”魏诗诗羞愧地问道,声音都显得没有气势。

    她发现自己只是穿了一件睡衣,连内衣都没有穿,刚才被乔一鸣看的清清楚楚的。

    “赶紧穿衣服,跟我走。”乔一鸣说着背了过去,偷偷地咽了一口口水。

    “跟你走?去哪里?”魏诗诗问道。

    “周昌邑,你认识吗?他的太太胃病犯了,非要找你给她看病。”乔一鸣说道。

    “啊?胃病又犯了?不是昨晚才看过吗?”魏诗诗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找衣服。

    听到魏诗诗的话,乔一鸣好奇,看来他们昨晚见过面。

    “你昨晚见过他们?”乔一鸣因为太好奇了,所以问着就转过了身子,正好看到魏诗诗脱掉睡衣准备穿衣服。

    “啊--你干什么?谁让你转过来的?你是不是故意的?”魏诗诗吼着拿被子包住自己。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乔一鸣立马又转了过去,嘴里还在强调自己的无心之失。

    “你出去,出去!”魏诗诗赶他道。

    本来想着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主动地背过身子去,所以才相信他的,可是谁知道他竟然会转过来。

    他俩都心知肚明,刚才那一转身,什么都看见了。

    魏诗诗分明看到,乔一鸣的瞳孔都放大了一杯。而乔一鸣也看到,魏诗诗的脸红了,像是红苹果一样。

    乔一鸣不再狡辩,看到就是看到了,于是走两步拉开门占到了门外,还朝着里面说道:“你放心,我不回进去了,我等你出来。”

    魏诗诗看门关严实了,才赶紧三下五除二换掉衣服,从床上下来。

    乔一鸣站在门外,没有yy刚才无意中看到的魏诗诗的春光,倒是看她房间里收拾的整整齐齐的,跟她平时大大咧咧的个性还真的挺不像的。

    魏诗诗换好衣服出来,小声地说道:“我好了,走吧。”

    说完自己走在前面,走的很快,生怕被乔一鸣跟上似的。可是楼道里没有灯,她走得太急,一脚踩空,差点儿摔下楼梯去。

    “小心一点儿。”乔一鸣上面一步及时拉住了她的手,把她拽了回来。

    “吓死我了。”魏诗诗拍着胸口说道。

    “拉着我的手。”乔一鸣说着伸出一只手。

    魏诗诗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手给递了上去。然后乔一鸣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拉着程琳的手慢慢地往下面走。

    楼梯又窄又滑,两个人走就更加挤了。

    “好了。”出了楼梯,魏诗诗主动抽出了自己的手。

    她承认,刚才被他保护的感觉其实挺好的,自己心里很踏实,但是她又觉得应该矜持一些,毕竟自己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或许因为刚才发生的一连串事情有些尴尬,在车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一直看到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魏诗诗才说道:“停一下,我先去买一些喂药。”

    乔一鸣停车,不放心她一个人半夜买药,于是跟她一起去买药。

    付钱的时候魏诗诗要自己肤浅,乔一鸣率先掏出了钱包交给售货员。魏诗诗非要还给乔一鸣,可是乔一鸣说,他是为自己的朋友买药的,不需要魏诗诗花自己的钱。

    两个人为此争了一路,一个说为自己的朋友花钱买药,一个说是为了自己的病人花钱买药。到了酒店,也没有争出个结果来。

    “魏医生,你总算来了,我太太疼了好一会儿了。我说去医院,他非要请你来给她看病,大半夜的,真是麻烦你了。”周昌邑看到魏诗诗说道。

    “没关系的,周先生,周太太的胃病比较严重,如果只是吃药的话,她疼痛的时间会一直持续到药效发作,如果配合手法按摩,能够缓解她的痛苦。”魏诗诗说道。

    “半夜惊动你,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周太太疼的皱着眉头说道。

    “没关系,周太太,为病人减轻痛苦,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魏诗诗说着把药递给周昌邑,然后自己打开刚才买的一瓶精油,开始准备按摩推拿。

    看到乔一鸣也过来了,周昌邑说道:“一鸣,半夜也惊醒你了。只是想找到魏医生,没想到你也来了。没事了,你回去吧,一会儿我会派人送魏医生回去的。”

    “既然来了,我就等周太太的病好一点儿再走。”

    “就是,你派人送魏医生回去,肯定没有一鸣亲自送好。”周太太给自己的丈夫递了一个眼色说道,话里别有一番深意。

    乔一鸣和魏诗诗都主动忽略掉周太太话里的意思,只当没听懂。

    “一鸣,你跟魏医生住的很近吗?”周太太觉得自己舒服了一些,一边享受着魏诗诗的按摩,一边问道。

    “顺路。”乔一鸣回答道。

    “不近。”魏诗诗自己诚实地也回答了一句。

    这两个人异口同声的答案,明显南辕北辙,一个是真的一个是假的。魏诗诗禁了声,倒是乔一鸣解释道:“不算很近,但是顺路。”

    魏诗诗却在心里鄙视乔一鸣说假话,明明他们住的隔了十几公里呢。听说他住在东郊的别墅区,而自己却住在南边的城中村,一点儿都不近,而且很不顺路。

    “呵呵,好了好了,只要有心,怎么都能顺路,再远也是近的。”周太太轻笑了一下,故意解读了一下乔一鸣的意思。

    “周太太,您觉得怎么样?”魏诗诗觉得气氛不太对劲儿,于是就将话题转移到了她的病上。

    “好多了,很舒服的,你真的是心灵手巧,人也善良。”周太太夸奖魏诗诗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