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9章 番外我交了一个女朋友
    “隔几天就会做这样的梦,真的很叫人担心。澄澄太可怜了,亲眼目睹了那么悲惨的事情。”乔母说着掉眼泪。

    “澄澄,我是爸爸,我是爸爸,不要害怕,爸爸保护你,爸爸会保护你的。”乔一鸣安慰着做噩梦的乔斯澄。

    “爸爸,快救救我们,救救我和妈妈,爸爸,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乔斯澄在梦中都在向乔一鸣求救。

    可想,当初他们母子受到伤害的时候,一定是渴盼着乔一鸣去救她们的,可是那时候他没有出现,才让她们母子受到这么大的伤害。

    一想到这些,乔一鸣就无比的自责,恨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妻儿。乔斯澄的话,就像是刀子一样,一刀一刀地把乔一鸣的心给隔开。

    一直到乔一鸣把乔斯澄轻轻地放在床上,把他最喜欢的玩具变形金刚放在他的怀里,乔斯澄才度过那个噩梦,安静地睡了过去。

    这是他以前睡过的小床,是他最喜欢的玩具,可以打败坏人。或许是这种熟悉给了他安全感,才让他度过了那个噩梦。

    “妈,时间不早了,走,我扶你去休息。”乔一鸣安顿好乔斯澄,对乔母说道。

    乔母看着儿子又当爹又当妈的,哪里舍得他再劳累。

    “好了,你也忙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这里也是我的家,我自己熟悉的很。”乔母说道。

    “我给你铺床。”乔一鸣执意要照顾母亲。

    看着乔一鸣憔悴的脸庞,瘦削的身形,就知道他是怎么一个人度过这些日子的。

    “一鸣,答应妈,不要再虐待自己了,好吗?”乔母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恳求道。

    乔一鸣本来都已经习惯了,麻木了,没觉得自己有多苦,可是被母亲这么一说,也忍不住红了眼睛。

    “妈,我都这么大人了,怎么会虐待自己呢?可能是最近工作有点点儿忙,没有休息好,过一段就好了。”乔一鸣挤出一抹笑容说道。

    “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你继续这样下去,有一天妈不在了,也走得不安心呀。”乔母满眼牵挂的说。

    “妈,你胡说什么呢?您的身体还这么硬朗,一定可以长命百岁的,还要看着澄澄长大结婚,抱重孙子呢。”乔一鸣回答道。

    “不,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看你振作起来,找一个爱你,能够把澄澄当做亲生儿子看待的女人,在一起过日子,这样才像是一个家。”乔母说道。

    乔一鸣突然像是想起一件事情似的,笑着说道:“妈,我忘记给你说了,我交了一个女朋友,长得很漂亮。你放心,你儿子这么优秀,怎么会没有女人喜欢呢?”

    “哦?真的吗?你可不许骗我,带回来给我看看。”乔母说道。

    “好,明天我就把她带到家里来给你看看。”乔一鸣一口就答应了。

    乔母看乔一鸣着笃定的样子,这样才稍稍地放了心。

    乔一鸣把母亲安顿好,带上房门转身,表情瞬间就垮了。前几年因为生了一场大病,母亲的身体就一直时好时坏的,真的让人很担忧。

    现在母亲总是把走呀走的挂在嘴上,让人听了就伤心。为了让母亲安心,乔一鸣不得不顺从她的意思。

    乔一鸣刚要躺下,就收到周昌邑的电话,说是他太太的胃病又犯了,想找魏诗诗给她看看,可是他们不知道魏诗诗在哪里,就想问乔一鸣魏诗诗的联系方式。

    乔一鸣奇怪,周氏夫妇怎么知道魏诗诗。不过病人要紧,他也没有问那么多,就说自己会带魏诗诗过去的。

    马上联系魏诗诗,可是她的电话关机了。乔一鸣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钟了,赶紧穿衣服开车赶往魏诗诗的住处。

    因为之前她住院的时候,助手来帮她拿过东西,助手又最快告诉了乔一鸣,乔一鸣记性好就记住了。

    这个巷子真窄,乔一鸣的车子都不能开的太快。

    还没到门口,直接弃车步行过去。这里是开放式的,也没有保安什么的,甚至连路灯都跟萤火虫似的。

    乔一鸣上了这层破旧的三层小楼,直接到魏诗诗家门口敲门。

    魏诗诗睡得正熟,听到门外有急促的敲门声,被惊醒。她不敢出声,这把半夜的,不知道会是谁敲她的门。

    在这里,她没有认识几个人,一般不会有人来找她的。

    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魏诗诗谨慎地竖起耳朵,听到门外的敲门声更大了。

    她摸到自己的手机,开机,找到110报警电话,想着万一是坏人,她就立马拨出去。

    谁知道她刚一开机,手机立马响了起来,夜深人静突然响了,吓得她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一看到是乔一鸣的号码魏诗诗顿时觉得心里不那么害怕了,有人会救自己的。

    “喂,你能来看看我吗?有人敲我的门,我好害怕。”魏诗诗接通电话抢先说着,委屈就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来了。

    “是我,我在门外。”乔一鸣回答道。

    魏诗诗把手机拿到眼前,仔细地看着那个号码,真的是乔一鸣的,而且刚才乔一鸣的声音就是从电话里面传来的。

    门外是乔一鸣!魏诗诗还是不敢相信,走到门口问道:“你是谁呀?”

    “是我,不是刚在电话里面说过?快开门。”乔一鸣着急地说,不再敲门了,这大半夜再把邻居们给吵醒了,事情就大了。

    确认是乔一鸣,魏诗诗心里的恐惧瞬间消散,甚至还有点儿小惊喜,抹黑拉开门闩,借着月光,看到乔一鸣站在门外。

    乔一鸣也可以看到魏诗诗穿着一件吊带睡衣,光着脚站在门里。

    他向前跨了一步就进了门,然后关门,一气呵成。

    魏诗诗站在原地,仰头就可以触碰到乔一鸣的下巴,吓得后退了两步。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大半夜放了一个男人进来,而且这男人一进来就关上了门。

    乔一鸣再上前两步,魏诗诗立马伸出手阻挡,说道:“你想干嘛?这里是我家?”

    “灯在哪里?”乔一鸣不打反问道。

    “你说什么?”魏诗诗心里太慌乱了,竟然没有听清楚他的话。

    “灯的开关在哪里?”乔一鸣又问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