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8章 番外心里始终放不下她
    “澄澄,快叫伯伯伯母好。”乔母对孙子说道。

    可是乔斯澄看了一眼周氏夫妇,就吓得躲到了奶奶的身后。

    “好孩子,不要怕,不要怕,奶奶在这里,奶奶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这位伯伯和伯母是好人,他们喜欢你,更加不会伤害你。你没听到吗?他们还认识你爸爸呢。”乔母慢慢地开导乔斯澄说道。

    乔斯澄这才试了几试,从乔母身后出来,怯怯地说道:“伯伯,伯母好。”

    “你好,你好。”周氏夫妇回应道。

    按照道理,乔家的孩子,应该都是见到大世面的,虽然年纪小,也不至于这么怯生。

    周氏夫妇向乔母投去了疑惑的目光,乔母叹着气摇了摇头。

    想起孙子之前经历的一切,真的是让人痛心疾首。

    这么小的孩子,一定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所以才会留下这么深刻的阴影。

    今天天气好,乔母带着乔斯澄出来玩,也是让他多接触一下外界环境,缓解他内心的恐惧感。

    不远处的这所学校,就是当初乔一鸣为乔斯澄建的,里面有幼儿园小班、中班、大班。

    带他来到这里,就是让他知道,乔一鸣有多爱他,让他多感受一下亲人的爱。

    不过乔斯澄还是不愿意跟小盆友一起玩,自己踢皮球玩。

    乔母只有耐心地开导他,但是从来不强迫他。这不,玩着玩着就踢到周昌邑夫妇这里来了。

    这时候,司机过来给乔母送外套,说道:“老妇人,多穿件衣服,有风。”

    乔母对司机说道:“老王,带澄澄去一边玩吧,我跟熟人说说话。”

    “乔老夫人,走,我们坐下来慢慢聊。”周太太扶着乔母到一旁的藤椅上坐下。

    说起来乔氏夫妇跟周氏夫妇也是熟人了,以前周氏夫妇起家的时候,也曾受到过乔氏夫妇的恩惠,后来周氏夫妇发了家,跟乔氏的关系一直都没有断。

    现在乔氏到了乔一鸣哥俩的手中,而周氏夫妇成了他们的前辈。所以周氏夫妇跟乔家也算是渊源很深了。

    看到乔斯澄走远了,乔母才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那孙子刚才很没礼貌,但是请你们不要怪他。这孩子太可怜了,都是我们没有保护好他。”

    乔母不想被人认为乔斯澄不礼貌没教养,所以特意解释道。

    “老夫人,发生什么事情了?如果孩子有什么隐疾,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找到最好的医生给他治疗呀。”周昌邑问道。

    “唉,澄澄以前爱说爱笑,乖巧懂事,机灵可爱,但是一年多前,受到了刺激,心理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这一年来找了很多心理医生,也只能治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乔母说着就红了眼,想到乔一鸣和乔斯澄遭受的一切就心疼。

    “听说孩子的妈妈已经不在了,孩子又有了这么严重的心理障碍,真的是太可怜了。”周太太也很心疼地说。

    乔母也想着周氏夫妇游遍各国,能有什么好的医生可以推荐,就把乔斯澄受伤害的大致情况说了说,听得周太太直抹眼泪。

    乔母带着乔斯澄在门口等乔一鸣,本来想给他一个惊喜,不想打电话通知他的,而是早都过了下班的点了,乔一鸣还是不回来。大人能等,小孩子还要吃饭睡觉呢。

    “老王,给一鸣打电话。”乔母吩咐道。

    “好,我这就打。”老王看着乔母的脸色不太好。

    之前乔母给乔一鸣打电话,乔一鸣总说自己吃的好睡得好,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可是到现在都不回来,家里黑漆漆的。

    一想到他一个人下班那么晚,回来连一个开门的人都没有,乔母就忍不住心里一阵悲凉。

    不管说什么,这一次一定要为他找一个开门暖床的人不可。

    乔一鸣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在办公室里面做集团下一季度的发展规划。

    这些事情本来可以由他口授给秘书,秘书完成的,可是乔一鸣非要亲自完成。

    他不想回去那么早,在哪个大房子里面,冷冷清清的,每一个角落都能让她想起程琳来,一想起来心就像针扎似的一样疼痛,一宿一宿地睡不着觉。

    这样忙碌起来,心里是充实的,回到家很累,倒头就睡,就不会想这么多了。

    有时候程琳还是会跑到他的梦里来,在梦里他想把她紧紧地抓住,再也不放开,可是她还是会一点一点儿地消失。

    他从梦中哭着醒来,然后看着天花板一直到天亮。

    听到母亲和乔斯澄来看他了,乔一鸣兴奋激动地站起来合起电脑就走。

    “妈,您来了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好去接您。”乔一鸣见到母亲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钟了。

    “我要是不通知你,你能凌晨才回来?你说你这么大人了,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要好好照顾自己,就是这么照顾自己的?公司雇佣了那么多人,不会干活,要你这个总裁亲自加班到这么晚吗?”乔母看到他就责备他不知道照顾自己。

    “妈,这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嘛,我不想假手他人,澄澄呢?”乔一鸣赶紧切换了话题。

    他太想念儿子了,一年没见到了。每一次视频或者通话,儿子都跟他生疏了不少,也不叫他爸爸。

    以前他们父子两个相依为命的美好日子,仿佛一去不复返了。乔斯澄粘着他的那种感觉,再也没有了。

    “在车里,都已经睡着了。”乔母说道。

    乔一鸣轻轻地打开车门,抱起乔斯澄,好像重了一些。一年没见,应该长高了不少,重也是应该的。

    乔斯澄不适应地挣扎了几下,乔一鸣想把他抱得更紧一些,没想到乔斯澄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放开我,放开我,不要伤害我妈妈,不要打我妈妈,妈妈,妈妈,你松开……”

    “澄澄,澄澄……”乔一鸣喊着儿子的名字,没想到事情过去一年多了,乔斯澄的梦里还是会出现当年那可怕的场景,他心里始终放不下程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