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4章 番外冒昧求您
    这时候,周昌邑突然打开房门,朝着保镖喊道:“快,喊医生来,太太的胃病犯了,实在是受不了了。”

    保镖知道,周昌邑平时最疼爱的就是他的老婆了,所以不敢怠慢,一边轰着魏诗诗一边说道:“你赶紧走,支支吾吾的额,一看就是冒牌的,太太不舒服,别在这里碍事。”

    一听说周昌邑的太太胃病犯了,魏诗诗觉得这样想虽然有点儿不地道,但是她就是想,自己的机会来了。

    “我是医生,我可以治胃病的,我可以的。”魏诗诗赶紧说道。

    保镖一愣,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说的话,不过周昌邑也听到了,问道:‘她是谁?’

    “她是刚才上来的,说要见您。”保镖回答道。

    魏诗诗看着周昌邑,喊道:“周先生,我是肠胃科医生,我可以治胃病的,请您相信我。”

    周昌邑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魏诗诗,以他阅人无数的经验来看,这个小姑娘绝对不是什么坏人,于是说道:“让她过来。”

    保镖放开魏诗诗,魏诗诗心下大喜,赶紧跑过去说道:“病人在哪里?赶紧带我去看她。”

    周昌邑把魏诗诗带到了房间里,只见一个女人虚弱得躺在床上,捂着腹部,头上汗珠密密麻麻的,跟乔一鸣发病的时候一模一样,看来胃病真的不轻。

    “快,倒一杯温开水来。”魏诗诗说道。

    周昌邑亲自给自己的夫人倒水,还一边说道:“绵绵,有医生来了,你再忍耐一下,很快就好了。”

    “昌邑,我还是很痛,好痛呀。”床上的女人虚弱地说道。

    “都是我不好,当年创业的时候,让你跟着我饥一顿饱一顿的,你还把好的都留给我,自己经常背着我不吃饭,落下了这么严重的胃病。现在我们条件好了,但是你的胃病始终都不能根治,还要受这份罪。”周昌邑自责地说道。

    “周太太,您把手拿开,我来帮您推拿一下,您会舒服很多的。”魏诗诗说着小心地把周太太的手拿开。

    周太太眯缝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低头认真的样子,真是很可爱。

    魏诗诗用温水将周太太的腹部打湿,然后焐热自己的双手,为她做推拿。

    “周太太,这个力度可以吗?”魏诗诗还问道,生怕弄疼她。

    “可以,很舒服。”周太太回答道。

    周昌邑在一旁个握着妻子的手,看着魏诗诗手法娴熟,妻子的眉头也渐渐地舒展开来,很是欣慰。

    只要能减轻一点点妻子的痛苦,他做什么都愿意。

    原本周昌邑以为倒水是给病人喝得,没想到魏诗诗是用来做润滑作用的,真是一个聪明的姑娘。

    “周先生,能不能麻烦您身边的人,去附近药店买一些胃药,酒店旁边就有一家。现在这样子能暂时缓解病人的痛苦,但是只要停下来,病人仍会感到不舒服的。”

    魏诗诗说道。

    “可以。”周昌邑说着站起来去叫保镖过来。

    魏诗诗一边推拿,一边给保镖交代了买哪几种药,什么牌子的。

    等到药买回来,魏诗诗亲自给周太太喂药,让她吃完后继续躺下来,为她推拿。

    她要帮她推拿到药效发作,这样她才不会感受到痛苦。

    魏诗诗累得自己额头上的汗珠一直往下流,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姑娘,我舒服多了,你停下来吧。”周太太心疼她,说道。

    “绵绵,你还疼吗?”周昌邑问太太道。

    “不疼了,这姑娘真的是一双妙手,她给我吃的药也是平常药,比以前那些进口的味道好多了,但是我却很舒服。”周太太说道。

    “你舒服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周昌邑这才放心了,然后对魏诗诗说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你来这里做什么?”

    魏诗诗刚才一心想着救人,这才想起来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赶紧站直身子说道:“周先生,周太太,我叫魏诗诗,是一名医生,我今天冒昧地来是为了求您一件事情。”

    听到她的话,周昌邑和他的太太对视了一眼,虽然知道她另有目的,但是刚才欠了她一个人情,无论如何都要还的。

    “你说说看。”周昌邑说道。

    “周先生周太太,你们先听我说,刚才我为周太太治了胃病,这是我作为医生的本分,我不想因为这个而跟你们交换什么东西。我只是想向你们说明一个情况,如果你们能够理解,就给他一个机会,如果你们还觉得不是理由,就当我今天没有来过。”

    魏诗诗诚恳地说道。

    周昌邑跟太太对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刮目相看,看来她今天来这里是为了另外一个人,更要听听看了。

    “周先生周太太,我知道您一周前跟乔氏的乔一鸣有一个约会,但是那天因为她迟到了,所以没有跟你们见上面。他一直很努力地想跟你们再见一面,可是一直没有见到。”

    魏诗诗说道。

    “原来你是乔一鸣派来的。”周昌邑说着仔细地打量着魏诗诗,心里在鄙视乔一鸣,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竟然让一个小丫头替他出头。

    “不不不,不是他让我来的,是我自己要来的。因为那天他会迟到,完全是因为我。我欠他的,自然要想办法替他还上,他并不知道我来找你们。”魏诗诗说道。

    周太太很好奇,问道:“那你跟乔一鸣是什么关系?他知道我们对她的重要性,竟然为了你爽约,看来你跟他的关系不一般。我听说他的太太去世了,他现在是黄金单身汉一个。”

    “不,我跟他认识没多久,只是普通朋友关系,或者是他曾经也是我的病人,跟您一样,他有严重的胃病,我们也是这么认识的。”魏诗诗赶紧解释道。

    “我不相信,如果只是这样子,他不会为了你迟到,他知道我是一个不喜欢别人迟到的人。”周昌邑不相信地说。

    “这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与其说他是因为我迟到,不如说他是因为他去世的妻子。”魏诗诗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周氏夫妇更加好奇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愿意听她继续说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