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1章 番外你好像她
    虽然助手前去解释了,但是因为乔一鸣迟迟不来,大客户还是不悦地离开了。

    乔一鸣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生气地只想打人,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你是怎么跟客户解释的?”乔一鸣忍着怒气问助理道。

    “我就告诉他,您胃病犯了,在医院里面,很快就赶过来。”助手弱弱地回答道。

    “这不是理由。”乔一鸣头疼的只拍自己的脑门。

    业界都知道,这位大佬曾经为了工作连续三天不吃不喝,冒着手臂伤口发炎的危险,完成了一项伟大的工作。

    这样视工作如命的男人,只要不是立马会死的病,根本都不是推搡的借口。

    “难道我要说,您是抱着一位小护士去看病,所以才耽误了吗?”助理小声地肚腩道。

    如果不是因为给那个小护士看伤,应该是可以踩着点赶上的。可是如果这样告诉客户,岂不是更加不成理由吗?

    “好了,你出去吧,我会处理的。”乔一鸣知道把责任推到助理身上,也是不合理的,自己闯下的祸,只有自己去弥补了。

    乔一鸣亲自去客户的住处求见,但是被客户的助手给回绝了,可见这位大客户对乔一鸣今天的迟到很不满意。

    不管乔一鸣怎么解释,大客户就是不见,所以他只好在酒店外面等,只要客户出来,他就会上前去堵住他。

    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乔一鸣本想去医院看望一下魏诗诗的,不知道她一个人在医院里面,怎么照顾自己。

    听医院打电话说给她请的护工,被她退了,他就来火。

    时间不早了,到了晚饭回家,乔一鸣给助手打电话,让助手亲自去给魏诗诗送饭。

    助手一脸茫然,他的任务什么时候多了,去照顾一个小医生。

    不过老板的吩咐,自然照办。

    助手到的时候,魏诗诗正要下床,他赶紧上前拦住她说道:“魏医生,您需要什么,告诉我就行,不要下床。”

    “是你呀,我没事的,我这伤不要紧,可以自己动的。”魏诗诗说着还是要坚持下床。

    “您就好好地躺着吧,我们乔总已经吩咐了,您辞退了护工,那只有让我来照顾你了。”助手说道。

    “别别别,我不喜欢别人照顾我,还是一个大男人。”魏诗诗赶紧拒绝。

    “也不是照顾,就是送个饭。”助手说着将他带的饭打开。

    一股子香味扑鼻而来,魏诗诗深深地吸了一口。

    “香吧?这是我们乔总特地让我给你带的,于满楼的香脆鸭,特别好吃。”助手说着打开餐桌,放在她的面前。

    “说实话,我来到这里后,还没有好好地吃过一顿饭呢。”魏诗诗说着,不客气地拿起筷子就开吃。

    “您不是本地人吗?”助手好奇地问道。

    “不是,我从n国来的。”魏诗雨一边吃一边回答。

    “不过您的口音,听起来跟本地一模一样。”助手说道。

    “是吗?看起来我没来几天,就被这里的口音给带跑了。”魏诗诗吃的满嘴是油,说话的样子特别滑稽。

    助手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魏诗诗,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吧。”魏诗诗看他不说就要憋死了。

    “我说了,您别往心里去。你长得跟我们乔总太太真像,是真像,我看过照片。”助手肯定地说。

    魏诗诗刚咬了一口肉,还没有咽下去,听到助手的话,噎的剧烈咳嗽起来。

    “你慢点儿。”助手上前端起汤递给她。

    魏诗诗大口大口地喝汤,终于顺下去了,只是小脸憋得通红。

    “你说什么?我跟谁长得像?”魏诗诗确认道。

    助手看她认真地的样子,说道:“我要是说了,你可别再像刚才那样子了,万一腿伤不打紧,噎死了,我们乔总可是饶不了我。”

    “我现在没有吃饭,没事你说吧。”魏诗诗睁着大眼睛,巴巴地望着助手。

    “我可是悄悄地告诉你,你千万别在乔总面前提起。”助手叮嘱完,继续说道:‘我也没有见过乔总夫人,但是我在他的桌子上见过夫人的照片。他们一家三口,你跟乔总夫人长得真的很像,只是你年纪看起来小了点儿。’

    魏诗诗听完愣住了,以前在n国的时候,总觉得是乔一鸣在套路自己,没想到真有这么一回事。

    “那他的太太,现在在哪里?”魏诗诗问道。

    “这个……听说已经不在了,我们乔总为此还消沉了好一段时间,他的胃病就是这么折磨自己得的。天天酗酒,怎么能不伤胃。有一次都吓死我了,我去家里找他签字,他的卧室里都是酒瓶子,堆得跟山似的,太吓人了。”

    助手说着,嘴里还发出滋滋声。

    魏诗诗想象着助手说的情景,一间房间里,一个大男人憔悴的不成样子,瘦骨嶙峋的,眼神迷离,躺在一对酒瓶子中间,双目无神,看着天花板发呆。

    这是多深的感情,才能让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如此思念,思念成疾。

    听到这些,魏诗诗的心忽然疼了一下,心疼乔一鸣。

    原来他是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有时候还总是表现得冷漠。

    “你说一家三口?他还有一个孩子吗?”魏诗诗又问道。

    “是的,有一个儿子,三岁了。”助手回答道。

    突然乔一鸣来了电话,问助手魏诗诗的这边的情况。助手说一切都好,问他要不要跟魏诗诗通电话,乔一鸣说不要。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是乔一鸣,魏诗诗却突然想跟他说话。被他拒绝了,心里还是有些小失落的。

    挂了电话,助手看魏诗诗吃得差不多了,说道:“魏医生,你吃的差不多,我就要收拾了。一会儿我就要走了,还要去接乔总。”

    “不用,你有事就去忙吧,我自己来就可以。”魏诗诗说着开始自己收拾。

    “使不得使不得,乔总的吩咐,我一定会百分之百的完成。”助手一边收拾一边说。

    助手临走之前,还再三叮嘱魏诗诗,千万不要在乔一鸣面前说露嘴,提起他太太的事情,否则会勾起乔一鸣的伤心往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