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0章 番外不希望她受伤害
    “你在这里做助理?”乔一鸣先问道。

    “是呀。”魏诗诗一边扎针,一边回答道。

    “你的医术,完全可以自己接诊,为什么要做助理?太屈才了。”乔一鸣带着惋惜说道。

    “如果我不从助理做起,让别人看到我医术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从什么做起无所谓,只要能治病救人。”魏诗雨扎完针直起腰看着他回答道。

    乔一鸣笑了,这么单纯,不为功利的女孩子,真的是很少见了。

    “我跟这家医院的院长很熟,我可以向他推荐你,你就可以不用从助理做起了,让你可以更加高效地帮助更多的人。”乔一鸣说道。

    “不用了,我觉得做助理也挺好的,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我现在的老师,身上有很多东西值得我学习,我愿意做他的助手。”魏诗诗仍然拒绝了乔一鸣的好意。

    乔一鸣对她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要是换了别人,有一步登天的机会,巴不得呢,可是她几次三番拒绝她的好意。

    这时候助手敲门进来,递给乔一鸣电话,乔一鸣听了后,立马扒掉输液管子就要下床。

    “喂,你怎么总是这样子?每次都不听医生的话,有病不治。”魏诗诗拦住他说道。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立马去处理,这病回头再看。”乔一鸣说着轻轻推开魏诗诗就离开了。

    助手赶紧追上去,他要在乔一鸣前面去提车。

    “这个人,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明明病得很重,有什么事情比自己的身体更重要的。”魏诗诗看着空空的病床,忍不住嘟囔道。

    忽然想起来,他不仅没有输液,而且走得这么急,一定药也没有带。

    他的胃病犯起来每次都那么凶猛,不输液,一定要吃药。

    为啥是赶紧跑去药方,给他抓了药,立马就往外面跑。如果幸运的话,还能赶得上,从车库里面出来还需要一定时间呢。

    魏诗诗还没到车库门口,就看到乔一鸣上了车,她赶紧上前去拦车,可是因为事情紧急,助手见乔一鸣上车,立马踩了油门,压根没有看清楚前面什么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人。

    “哎呀。”魏诗诗喊了一声就被撞飞了几米远。

    “不好,撞到人了。”助手说着不得不下车去看。

    乔一鸣在车上干着急,刚才接到消息,他的那个大客户本来改变了行程,但是现在突然又来了,他不得不去接见。

    这个大客户,对他们乔氏很重要,不能怠慢。而且这个大客户的时间观念很强,他不喜欢别人迟到。

    乔一鸣看助手还没有回来,干脆自己下车亲自驾车。

    可是他一下车朝着事故现场看了一眼,助手扶起那个受伤的人,原来是魏诗诗。

    乔一鸣关上车门直接走了过去,问道:“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哪里都有她,就连出车祸都有她。

    这时候魏诗诗已经被撞的骨折了,疼的满眼是累,手里还是抓着给乔一鸣的药。

    “你的药。”魏诗诗举起药包递给他说道。

    乔一鸣这才明白,她是因为给自己送药,才会突然出现在车子前面。

    “让开。”乔一鸣对助手说着,抱起魏诗诗就朝着门诊跑去。

    看着自己的老板这着急的样子,也不管客户了,助手急忙追上去说道:“乔总,客户马上就到了,时间本来就不多了,不能耽误……”

    助手还没有说完,乔一鸣就打断了他的话:“你先去,替我接待他,帮我给他解释一下。我这边处理完,马上赶过去。”

    助手一楞,向来视工作如命的老板,今天竟然为了一个小医生,宁愿让客户等,而且是特别特别重量级的客户。

    不过他不敢耽搁,赶紧转身去开车。

    “你有事情就走吧,我自己可以。”魏诗诗小声地说道。

    乔一鸣没有说话,而是脚步更快,看到她的裤子都被血染红了,不知道伤在哪里。

    魏诗诗看了他一眼,紧皱的眉头,紧抿的嘴唇,深邃的眼神,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她攀着他的脖子,闻着她身上好闻的淡淡烟草味道,不由得就脸红了。

    “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乔一鸣看她面色潮红,以为她是疼的了,说道。

    乔一鸣把她送去了骨科,一直到确定她只是轻微的的骨折,不严重,他才稍稍地放心,不过这十天半个月可能就要行动不方便了。

    “你现在住哪里?”乔一鸣站在病床前,魏诗诗坐在床上,他问道。

    刚才还是他躺在病床上,她是为他看病的医生,这转眼的功夫,就不一样。

    魏诗诗老实地报出了自己租住房子的地址,乔一鸣记得,那一片是破旧的出租屋,很快就要拆迁了。

    “你一个女孩子,住在那种地方不安全,以后不要住了。”乔一鸣说道。

    魏诗诗抬头看向他,一看乔一鸣就不知道人间疾苦,她一个小助手,能有多少工资,不省吃俭用,怎么养活自己。

    “没事,那里的人都很好,我在那里住的听习惯的。”魏诗诗说道,仿佛就像是一个被问话的小孩子。

    “今天是我的助手撞到了你,责任在我,这半个月你就住在医院里,我会找人照顾你的日常的。我还有急事,现在我要走了,你好好休息。”乔一鸣说完大步迈出了病房,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所以魏诗诗就咽回去了自己的话。

    这个人总是喜欢给她安排,可是他们真的不熟,她为什么要听他的?

    乔一鸣手里还拿着魏诗诗给他送的药,程琳走后,再也没有哪个女人对他这么细心这么体贴了。

    或许这只是一个善良的小医生的一个小小的举动,但是足以感动了他,让他放下客户抱起她就诊。

    就在刚才,乔一鸣觉得,看到她受伤,自己还是心疼的。不希望她受到伤害,是发自内心的。看到她流血,自己就会紧张。

    或许自己还是没有能把她跟程琳分开,乔一鸣笑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