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9章 番外是她自作多情了
    第二天戴维斯出去了,但是却没有带手提包。魏诗雨本想打电话提醒他,但是一时留了一个心眼儿,就打开了戴维斯的手提包,她在包里面发现了一张机票,去m国的机票,日期是明天的。

    魏诗雨皱眉,没有听说戴维斯要去m国出差,他为什么买了机票,也不告诉自己?

    最后魏诗雨终于想明白了,没有告诉自己,应该是戴维斯要去找魏诗诗把。

    原来魏诗诗去了m国,怪不得戴维斯心烦意乱呢,据魏诗雨所知,程琳原先就居住在m国,也就是说程琳的丈夫和孩子都在m国。

    呵呵,魏诗雨不由得笑了。戴维斯千方百计想要把程琳和她的丈夫分开,现在变成魏诗诗的程琳,还是去了那个有她丈夫和孩子的地方。

    魏诗雨不知道魏诗诗为什么会去m国,但是隐约觉得这不是意外。

    于是她再次拨打魏诗诗的电话,她一定要在戴维斯找到魏诗诗之前通知魏诗诗,好让魏诗诗躲着,让戴维斯扑空。

    但是电话打过去,已经是空号了,原来魏诗诗换了电话号码。

    晚上戴维斯回来,魏诗雨假装不知情,问道:‘我今天给诗诗打电话,突然就变成空号了,她是换了电话吗?’

    “什么?换了电话?”戴维斯不相信地去拨一次,果然成了空号,他懊恼的想要摔手机。

    “你说她,一个人在外多危险,竟然换了手机号,明摆着不想让我们找到她。”魏诗雨面露担心之色说道。

    戴维斯狐疑,按理说,最不希望找到魏诗诗的人就是她了,现在她表现得很关心的样子。

    “你怎么会这么关心她?”戴维斯试探问道。

    “毕竟我们三个相依为命一段时间,她还是我名义上的妹妹。我跟她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关心也是人之常情。”魏诗雨表现得很有人情味的样子。

    戴维斯看不出来她是真的关心还是假关心,没有再问下去。

    倒是魏诗雨,她不确定戴维斯是不是找到了魏诗诗,试探问道:‘你有她的下落了吗?如果找到她,赶紧让他回来,她现在整个一丫头片子,在外面遇到坏人了可怎么办。’

    “没,还么有。”戴维斯没有看魏诗雨,回答道。

    魏诗雨知道,戴维斯没有说真话,看来他还在防着自己。她就更加不动声色,免得戴维斯觉察出什么。

    可是戴维斯不知道的是,魏诗雨偷偷地订了去m国的航班,跟他同一班航班。

    到了航班的日期,戴维斯仍然没有表现出要出差的意思,这更加让人觉得可疑。戴维斯只是借口上班,就离开了家。

    他离开一会儿,魏诗雨就简单地收拾行李,也去了机场。

    她订的位置,离戴维斯的位置很远。戴维斯订的是头等舱,而她就定了经济舱,这样不容易被发现。

    魏诗雨上飞机的时候,看到戴维斯在头等舱,看向窗外,若有所思,她赶紧低头去了经济舱。

    为了紧跟着戴维斯,魏诗雨一路上小心翼翼地离他不近也不远,看他要乘车离开,魏诗雨赶紧追了上去。

    “戴维斯。”魏诗雨喊了一声。

    在m国,根本没有戴维斯这个人。戴维斯转头,就看到了跑过来的魏诗雨。

    “你怎么在这里?”戴维斯很意外,很惊讶,很无奈,又有点儿生气地问道。

    魏诗诗跑得气喘吁吁地,回答道:“我看到你定了机票,但是你没有告诉我要出差,我就过来看看。”

    “你……你竟然跟踪我?”戴维斯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是担心你,不想跟你分开。”魏诗雨解释道。

    “你还上车不上,不上我走了。”出租车司机看他们说不清楚了,不耐烦地问道。

    戴维斯瞥了一眼出租车司机,朝他摆摆手让他先离开。

    “你快回去,回到n国去。”戴维斯说着就要拉着魏诗雨返程。

    “你会跟我们一起回去吗?”魏诗雨问道。

    “我在这里要处理一些事情,等我处理完就回去。”戴维斯回答道。

    “是因为程琳在这里,对不对?”魏诗雨直接问道。

    戴维斯瞪大眼睛看着她,原来她早就知道了。

    “既然你知道了,就不要再多问了,赶紧回去吧,你知道程琳对我的重要性。”戴维斯回答道。

    “他对你很重要,难道孩子对你不重要吗?你为了一个不爱你的女人,丢下你的骨肉,让我们在n国举目无亲,无依无靠。”魏诗雨试图用亲情挽留戴维斯。

    戴维斯烦躁地挠挠头,他回答道:“我说了不会不管你,不会不管孩子,你赶紧回去吧。”

    “我们既然已经来了,就不会再回去了。不管你找得到找不到她,我都很跟你在一起。不管我跟不跟你在一起,她都知道我和孩子的存在,这个没有区别。”魏诗雨坚决说道。

    “那就随你便吧。”戴维斯不耐烦地说着拦了一辆车。他最烦女人威胁自己了,若是在以前,他一定不会纵容魏诗雨这样子。

    乔一鸣跟别人应酬的时候喝了酒,回来的路上突然翻了胃病,而他随身携带的药也吃完了,没有来得及去医院开。

    “乔总,我送你去医院。”助手看他痛苦的样子,不敢耽搁,朝着最近的医院开去。

    乔一鸣捂着胃,现在真的是滴酒不敢沾了。之前没日没夜喝酒,把自己的胃都给喝坏了,但是也没有一点点作用,程琳还是没有回来,自己对她的思念,一点儿也没有减少,这种折磨和痛苦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加倍涌现出来。

    恰巧的是,魏诗诗就在这家医院上班,她陪着主任医生一起接诊,发现病人竟然是乔一鸣,太巧了。

    “怎么是你?”魏诗诗惊讶地说道。

    本来紧闭着眼睛的乔一鸣,听到声音,就睁开眼睛,看到了魏诗诗。

    他因为疼痛,或者是不想让别人看出他的情绪,始终面无表情的,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魏诗诗很仔细地跟主任医生讲着乔一鸣的病史,她以前给乔一鸣治过,所以比较熟悉。

    “你们很熟?”主任医生问道,看魏诗诗那热情的样子。

    “哦,不熟,只是曾经的病人。”魏诗诗嘟了一下嘴巴回答道。

    是自己太心急了,主任医生自然有自己的判断,自己不该在一旁干扰。

    “好了,你给他扎针输液吧。”主任医生说着离开了。

    “你先出去吧。”乔一鸣支开了助手。

    魏诗诗没有再说话,因为她觉得刚才乔一鸣对她的反应比较冷漠。他们本来都没有太熟,估计是她自作多情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