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8章 番外你答应过我的
    乔一鸣和魏诗诗一起下了飞机,乔一鸣提前通知了助理来接自己,知道自己要跟她分开了。

    “你住哪里?”乔一鸣最后又忍不住问道。

    “暂时先住在酒店喽,等我找好了工作,就租一间离工作近的房子。”魏诗诗说着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乔一鸣完全从这个姑娘的眼里看不到沮丧和迷茫,反而是充满了信心的样子。

    看到现在的他,想到了以前的自己,年轻就是好,敢闯敢拼。

    “我先走了,拜拜。”还没等乔一鸣跟她说再见,她倒是先跟乔一鸣说了拜拜,自己一个人拉着行李箱往外面走。

    “等一下。”乔一鸣叫住了她。

    魏诗诗回头,歪着头看着乔一鸣,发出疑问的表情。

    乔一鸣还是主动上前,递上了一张自己的名片。

    “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你在这里有任何麻烦都可以找我。”乔一鸣递给她说道。

    魏诗诗本来想拒绝的,不过想想有个熟人也是好的,于是就接了过来:‘谢谢。’

    “记住,有任何事情都可以给我打电话,在这里没有我替你解决不了的事情。”乔一鸣叮嘱她道,就为了她跟程琳长得很像,自己也要保证她在这里的安全。

    “知道了,这么婆婆妈妈的。”魏诗诗说着转身就走。

    乔一鸣却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仿佛这一转身,就是永别,就跟程琳一样。

    原本想着跟这个姑娘也就n国的几天缘分,没想到她倒来了m国。

    看着她的身形,除了瘦削一些,也跟程琳的个头一模一样,就是穿衣风格不太一样。魏诗诗整个青春的少女风,而程琳身为人妻人母多了一点儿为人妇的味道。

    可是乔一鸣不知道的是,当初切尔西为昏迷中的程琳做了医美整形手术,比如取掉了她身上有特征的黑痣,还进行了果酸换肤、嫩肤等美容项目,让她看起来更加年轻,这样不容易被亲近的人认出来。

    而且洗掉记忆,让她的内心更加简单,没有那么多世俗烦扰,整个人看起来就清纯无害,犹如初恋般的模样。

    最后在给她的假身份上,也把实际年龄写小了三岁。

    这样的魏诗诗,跟程琳除了乍一看的相似之外,仔细辨认,还真的是大有不同。

    切尔西为了留住程琳,为了躲过乔一鸣的追查,可谓是煞费苦心。

    不过有时候缘分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有缘的人总会是要见面的。

    魏诗诗随便找了一家正规的酒店就住下了,然后她没有休息就开始投简历找工作。

    要知道从此以后,她就要一个人养活自己了,没有未婚夫,没有姐姐。只要一天不工作,她就要吃老本,等到老本吃完,就只能和西北风去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很快就找到了一家医院,仍然在肠胃科。虽然职位是从助手做起,但是她也很满足。

    她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只要她一步步踏实努力,总会升值加薪的。

    期间魏诗雨跟戴维斯打过好几次电话过来,尤其是戴维斯,魏诗诗都没有接。

    现在她还没有稳定下来,不想告诉他们她在哪里。但是戴维斯好像是不肯放弃,不分白天黑夜的打,魏诗诗索性就直接换了电话号码,这样一了百了。

    或许现在戴维斯还有一些小纠结小内疚,等到他和姐姐结了婚,孩子生下来,时间长了,戴维斯就会发现,他和姐姐才是合适的,慢慢地就把自己给淡忘了。

    到时候她就跟她们联系,然后去看他们。运气好的话,那时候自己也找打了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姐姐和戴维斯也不会再内疚了。

    魏诗雨在医院里面住了几天,胎像稳了,戴维斯就把她接回了家里。

    戴维斯买了很多孕妇和婴儿用品堆积在家里,不停地交代魏诗雨平时要注意。

    魏诗雨有一刻觉得,它们就像是一家人一样了。可是戴维斯买的东西也太多了,有些根本太早,比如孩子的衣服和玩具,现在连男孩儿女孩儿都还不知道呢。

    正是因为戴维斯的过度关心,魏诗诗觉得不正常,他就像是在交代身后事一样。

    “戴维斯,你说过,只要这一次孩子保住了,你就不会离开我们了,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是吗?”魏诗雨担心地问道。

    “我这不是在你身边吗?不要胡思乱想,这样对你对孩子都不好。”戴维斯搂着魏诗雨说道。

    魏诗雨枕在戴维斯的手臂上,能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却听不到他的心跳,所以自己就更紧紧的抱住他。

    “戴维斯,回答我,你答应过我的,不许反悔。”魏诗雨又追问说。

    “睡吧,我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戴维斯的回答,总是躲躲闪闪的。

    可是魏诗雨还是不放心,说道:“如果你抛弃我们母子,我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还要把你找回来,你是我孩子的父亲,如果你辜负了我和孩子,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魏诗雨的语气突然变得阴毒起来,让戴维斯想起来魏诗雨曾经做过的事情,她是怎么残忍地杀害他的丈夫的,还有把程琳和乔斯澄推下山坡的。

    他相信魏诗雨做得出来任何丧心病狂的事情,想到这里,戴维斯竟然有些紧张,他想松开魏诗雨,但是却被她死死地抱住。

    自己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心跳都漏跳了两拍。

    “戴维斯,你在害怕吗?你放心,只要你对我和孩子好,我是不会伤害你的,你是我孩子的爸爸,我不能让我的孩子没有爸爸。”

    魏诗雨像是听到了戴维斯吸气的声音,她宽解他说。

    “呵呵,怎么会呢?你为我生孩子,辛苦你了。”戴维斯轻轻地拍了拍魏诗雨,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