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3章 番外一起睡
    乔一鸣仍然看着房间,暗示了一下,说道:“当然住在我的房间里。”

    “什么?你要跟我住在一个房间里?”魏诗诗瞪大了眼睛,本来还以为他好心好意的让出一个房间,没想到他要趁机占便宜。

    “这里是我的房间,是我收留你。”乔一鸣回答道。

    “就算是你收留我,可是这里只有一张床,怎么睡?”魏诗诗问道。

    “一起睡。”乔一鸣毫不犹豫地回答。

    “流氓。”魏诗诗白了他一眼,拉着行李箱就要走。

    乔一鸣上前拉住她,说道:“好了,我睡床,你睡沙发,反正中间有屏风遮挡。”

    魏诗诗看了一眼沙发,还算是宽敞,睡在上面应该也不算难受。

    “好吧,那我就在这里将就一夜吧。”魏诗诗说的自己很委屈似的。

    乔一鸣摇摇头,这个丫头片子真是让人无语。突然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刚刚喝了点热水好了些,可是现在又不行了。

    乔一鸣捂着胃慢慢地坐下来,端起茶几上的水就要喝,可是疼的痉挛,手不停的颤抖,水都洒出来了。

    “都说你的病很厉害,还不去医院,真的是一个固执的男人。”魏诗诗说着过去接过他手中的杯子,喂他喝水。

    乔一鸣喝了一口水,还是很不舒服。

    “你的药在哪里?”魏诗诗问道。

    “在床头的抽屉里。”乔一鸣回答道。

    “你再忍一下。”魏诗诗说着去找药,抽屉里一堆药,她挨个看了一遍,都是治疗胃病的药,只是这个药太多太杂,有些药性相同,有些药性相反,吃多了不一定见得好。

    她找了几种药性相同的副作用最小的药,一颗颗抠出来喂给他,然后给他喝水顺下去。

    乔一鸣吃了药,立马就感觉好多了,他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休息。

    “你吃了药就去床上睡吧,睡在床上舒服一些。”魏诗诗说道。

    “我已经躺下了,懒得再移动,我就睡在这里了。”

    乔一鸣说着依然没有睁开眼睛。

    魏诗诗看了看沙发,又看了看床。明明是床上睡着舒服,为什么有人喜欢睡沙发呢?

    好吧,既然这样子,她就不客气了。魏诗诗自觉地去浴室里面冲了个澡,然后裹得严严实实的走出来,生怕自己走光了,可是看到乔一鸣一直都闭着眼睛,呼吸均匀,看来早就睡着了。

    魏诗诗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材,难道自己的身材就这么引不起男人的兴趣?

    躺在宽敞松软的大床上,魏诗诗把胳膊和双腿全部都打开,舒服极了。这张床可比任何床都睡着舒服,有些人睡沙发真的是太亏了。

    乔一鸣睁开眼睛,隔着屏风往里面看了一眼,看到魏诗诗在床上随意地翻滚,嘴里还不停地喊着舒服,不由得笑了。

    真的像是一个傻姑娘,一个容易满足的姑娘。

    乔一鸣闭上眼睛,就让这个傻姑娘自己折腾去吧。

    半夜,乔一鸣翻了一个身就从沙发上掉了下来,噗通一声,整个人重重地摔在地上,他疼地清醒过来。

    看了一眼沙发,里面还有微弱的灯光,难道她还没有睡觉?

    真的是自己自找的,明明有床不睡,非要让给那个丫头片子。自己这一米八三的大个子,蜷缩在这么小的沙发上,真的是伸腿伸不得,伸胳膊也不行。

    不过感觉胃里舒服多了,乔一鸣就去方便了一下,出来就听到里面里面有说话的声音。

    “嘿嘿……呵呵……”魏诗诗在笑。

    这大半夜的,有什么可笑的。乔一鸣好奇就忍不住去看了一眼,床头灯还看着,只看到魏诗诗四脚八叉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在傻笑。

    原来是在做梦呀,乔一鸣摇摇头,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没心没肺的傻姑娘。

    跟一个男人住在一起,心里连点儿担忧都没有,还笑得出来。

    乔一鸣本想转身回到沙发去,不过迟疑了一下,还是走到床前,帮她把被子盖好。

    这里的夜里比较凉,昼夜温差大,她竟然把被子给踢了。真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姑娘。

    魏诗诗睡着的样子,嘴角微微勾起,弯弯的眼睛,小小的鼻子,额头还散着几根碎发,乍一看,真的跟程琳一模一样。

    乔一鸣一时情不自禁,忍不住伸手想去抚摸她的脸颊,刚刚触摸到她的脸颊,魏诗诗就不适地拿手打了一下,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乔一鸣笑了笑,轻轻地帮她盖上被子。刚才是自己又混乱了,没有搞清楚这是魏诗诗,不是程琳。

    她不是程琳,程琳睡着的时候,还皱着眉头,仿佛心里装了很多事情。

    因为程琳爱过人,结过婚,生过孩子,还与他生离过,她的心里有太多的痛苦,而其中一大部分都是自己给她的,所以即使她在睡着的时候,也能从她的脸上看到忧愁。

    但是魏诗诗不一样,她干净的就像是一张白纸,或许还没有谈过恋爱吧,对任何人都没有防备。

    两个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但是性格迥异。看到魏诗诗,能让他想起程琳,虽然多少有些慰藉,但是更多的是忧伤。

    像,并不代表是。或者说,魏诗诗的存在,让他时时刻刻都想到程琳已经死了,再也不会回到他的身边了。

    程琳是他心中永远的痛,这一年疼得他麻木,如果可以,他永远都不想死开这个伤口。

    乔一鸣躺在沙发上,想象着里面睡得如果是程琳,该多好啊。

    想得越多,就越是睡不着,乔一鸣决定,明天就回去。对他来说,没有程琳的地方,在哪里都一样。

    第二天,魏诗诗比乔一鸣醒得早,在这张舒软的大床上,真的是一夜好梦,睡得好沉好踏实。

    她身上还穿着睡衣,下床打着哈欠走出来,一眼看到沙发上熟睡的乔一鸣,她赶紧躲了回去。

    这才想起来,她昨晚没有订到房间,是在别人这里将就的。

    听到外面没有动静,魏诗诗又悄悄地伸出头去看,看乔一鸣蜷缩在沙发上,实在是憋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