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0章 番外我跟你又不熟
    “因为酒是个好东西,喝了既可以忘掉很多烦恼了。”魏诗诗摇头晃脑回答道。

    “走,我送你回家。”乔一鸣说着拉着她往大马路上走。

    刚才他开车路过这里,看到两个男人架着一个女孩儿子往旁边去,但是没有看到是魏诗诗。只是听到有女孩儿的求救声,他就赶了过来,没想到竟然是魏诗诗。

    想想真是后怕,如果不是他路过,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不回家,不回家。”魏诗诗甩开乔一鸣的手臂说道。

    “不回家,你想干嘛?”乔一鸣问道。

    “不然你管,我跟你又不熟。”魏诗诗说着自己一个人往前走。

    乔一鸣还没有被女孩子这么拒绝过呢,不过看在她喝醉酒的份上,还跟程琳长得很像,说不定是程琳失散多年的妹妹呢,他不能不管她。

    乔一鸣跨了几大步,就追了上魏诗诗,拉着她的手臂径直走向自己的车子,不管她怎么挣扎都不放开。

    “你这个人怎么总是这样子?我说过我不回家,不回家。”魏诗诗嘴里不停地嚷着。

    乔一鸣不理她,总之不能把她放在这里。一路上魏诗诗闭着眼睛还在不停地说不回家,乔一鸣虽然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肯定是跟家里人有关。

    于是乔一鸣调转车头,直接去了酒店。

    半路上,魏诗诗吐得一塌糊涂,车里面充满了那个难闻的味道。

    乔一鸣赶紧打开车窗透气,他一忍再忍,才没有把她丢下车去。

    到了酒店,乔一鸣把车子给服务员去洗车,然后又让人把魏

    诗诗从车上弄下来,给她开了一间房,交代服务员照顾她,就住在自己的隔壁。

    乔一鸣躺在床上气得半死,自己做好人别人不领情,这一次还赔了夫人又折兵,把自己的车子弄得臭烘烘的,看来明天就要换车了。

    第二天早上,魏诗诗醒来,头疼的厉害,而且浑身酸疼,尤其是手臂。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酒店,再掀开被子一看,自己竟然穿着睡袍,赶紧下床,在房间里面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男人,只有在阳台上发现了她昨天穿的衣服被洗了晾在那里。

    看着自己手臂上的淤青,天啊,一定是被强了。

    “完了完了,该死该死,哪个挨千刀的,要让我知道,一定活剥了他。”魏诗诗愤恨地说道。

    她使劲儿想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是自己喝醉酒了,然后上了车,谁的车谁的车,对,就是那个家伙的车。

    魏诗诗想起来,自己最后是上了乔一鸣的车。

    “伪君子,真小人,之前的好心都是装的,趁人之危,流氓混蛋!”魏诗诗确定自己昨晚是被乔一鸣给那个了。

    此时听到门外有人按铃,魏诗诗迟疑了很多秒,不知道会是谁,最后她决定裹了裹浴袍,光着脚去开门。

    她的手刚搭上门,门从外面滴的一声开了。

    乔一鸣端着早餐站在门外,看见乔一鸣,魏诗诗踮起脚尖伸出手臂“啪”打在他的脸上。

    这声音,很清脆很响亮,乔一鸣蒙了三秒钟。

    乔一鸣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力气这么大。

    但是这么一大清早的他好心过来给她送早餐,还有昨天晚上把她从流氓手上给救回来,她就是这么回报自己的。

    乔一鸣心里的气不止一点点,拉长着一张脸,本来想把早餐丢在她身上的,不过为了保持男人的风度,他还是绕过她走进去,把早餐扔在桌子上,然后转身就走。

    这么不讲理不知恩图报的女人,他懒得在管她了。

    乔一鸣在心里发誓,以后这个女人的事情,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即使她再遇到昨晚的事情,自己也视而不见。

    看到乔一鸣一句话不说,还这么气呼呼地,魏诗诗不知道这个男人哪里有道理了。

    “你给我站住!”魏诗诗说着,在他离开之前把房门给锁上了,自己堵在门后,一定要跟他说个清楚。

    乔一鸣看着她,光着脚丫子,穿着宽大的睡袍,显得她的身子小小的,露出雪白的脖颈,仰起头,就如一只白天鹅一样。

    这个女人,趾高气扬,撅着嘴巴,就跟谁欠她似的。

    乔一鸣一步一步慢慢地接近她,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

    魏诗诗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本来还一副讨公道的样子,现在竟然有些紧张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魏诗诗说着双手抱紧自己。

    乔一鸣在离她两厘米的地方停下,垂眼看着她的脸一点点变红,然后红到耳根子,还有胸脯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生气,一起一伏的。

    “你关门留我,难道不是想让我干点儿什么吗?”乔一鸣说着脸上带着痞痞的笑意,还上下打量着魏诗诗。

    魏诗诗突然有点儿后悔自己刚才一时冲动关上门,她转身想要打开门请他出去,可是乔一鸣却抢先一步按住门,不让她开。

    “你出去,出去,我不想看见你,你这个流氓,混蛋。”魏诗诗一边掰着他的胳膊一边说道。

    “流氓?混蛋?我昨天救了你,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现在骂我流氓混蛋。”乔一鸣死死地按着门,质问她道。

    “我知道你昨晚救了我,可是救了我,也不能对我……对我……”魏诗诗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自己先低下了头。

    乔一鸣这才明白,原来是魏诗诗误会自己昨晚对她做了逾距的事情,所以今天才这么生气。

    这么一想,这个单纯的笨女人,乔一鸣真想逗逗她。

    “对你怎么样?占了你的便宜?”乔一鸣反问道。

    “你……你竟然这么不知羞耻,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情,你还说的出来,你还说的出来……”魏诗诗羞愧难当,说着拿着小拳头不停地捶打着乔一鸣的胸脯。

    看这个小女人娇羞的样子,像这么单纯的女人,真的是很少了。

    乔一鸣抓住她的小拳头,然后按在门板上,然后低头慢慢地靠近她的脸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