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9章 番外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诗诗……”魏诗雨只是叫了一声,什么也没有说,仿佛千言万语都在不言中。

    “姐,你就在这里住下吧,以后我照顾你还有我的小外甥,是不是呀,小坏蛋,我是你小姨,在妈妈的肚子里面,一定要乖乖的,否则小姨揍你哦。”

    为了让魏诗雨安心,魏诗诗还装作很开心的样子逗着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就这样,魏诗雨住了下来,魏诗诗每天忙里忙外,很少做饭的她开始下厨给姐姐做补汤养身体,照顾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奇怪的是,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做饭,都是戴维斯和姐姐宠着的小公主,可是魏诗诗做出来的饭菜竟然味道不错。

    “姐,我做饭还是很有天赋的,没想到这么好吃。看来以后我要跟外卖说拜拜。”魏诗诗吃着饭,评价着自己的厨艺,很得意的样子。

    “是啊,我的妹妹,自然差不到哪里去。”魏诗雨接道。

    其实魏诗诗的厨艺,并没有因为她的记忆被洗掉而丢失,这种技能一旦学会,她就掌握了。

    尽管在魏诗雨面前装的自己毫不在乎,可是魏诗诗承认,自己心里还是很难过的。

    回到自己的房间,一个人的时候,她收起强装的笑容,甚至会不自觉地掉眼泪。

    本身亲眼看到自己的姐姐跟自己的未婚夫在一起,就够让她难过了,这个坎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过去,没想到姐姐又怀孕了,真是讽刺。

    如果她还有别的亲人,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投奔,只可惜这个世上能够相依为命的只有姐姐。

    她不能一走了之,让姐姐担心自己。

    可是面对姐姐,不仅自己要强装欢笑,就连姐姐,每天都活在自责中,动不动就说要去打掉孩子,她每天除了安慰自己不去想这些糟心的事情,还要安慰姐姐保重身体,生下孩子。

    魏诗雨甚至说,等她生下了孩子,把孩子留给他们抚养,她自己一走了之。

    呵呵,魏诗诗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这跟抢走姐姐的孩子,有什么两样儿?

    而且魏诗诗感觉得到,姐姐的心里真的爱戴维斯。上一次她说要搬出去嫁人,只是为了自己能跟戴维斯重归于好。

    魏诗诗知道,有了裂痕的关系,怎么都修复不好了,何不成全姐姐呢?

    她希望姐姐得到幸福,就如姐姐希望她幸福,是一样的道理。

    下班很早,可是魏诗诗却不想回家,不想每天戴着面具生活。

    她给魏诗雨打电话,谎称自己要加班,所以会回去很晚。魏诗雨说了一下叮嘱她的话,便挂断了电话。

    趁着魏诗诗不在家,魏诗雨又拨通了戴维斯的电话,告诉戴维斯,等他回来,就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戴维斯问是什么,魏诗雨说暂时保密。

    魏诗诗找了一个小饭馆,要了一碗面,点了一盘花生米一盘小炒肉,要了一瓶白酒。

    “姑娘,你还有朋友要来吗?”老板给她上酒的时候好心地问道。

    “没有,我一个人。”魏诗诗回答道。

    “这个酒,烈,你可要少喝一点儿。”老板叮嘱道。

    魏诗诗笑笑没说话,吃了几口面条和小菜,然后开始一杯杯给自己倒酒。

    她不记得酒的味道,第一口下肚,嗓子眼跟火烧了一样,接着胃里跟着火了一样。

    她确实有满肚子的火,没地方烧,现在就让他烧吧,猛烈地燃烧吧。

    不一会儿,因为喝酒的缘故,魏诗诗的脸就红的不行了,头也开始晕晕乎乎的。

    她知道自己喝多了,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认不得回家的路了,不能这样子不能这样子。

    魏诗诗从包里掏出两百块儿放在桌上,然后自己站起来晃晃悠悠地离开。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街上的人和车都不多了。可是她觉得黑夜太漫长,呆在家里的感觉更加难熬,还是在路边吹吹夜风比较好。

    走着走着,迎面过来两个男人。

    魏诗诗都没有看清楚对方的长相,从头到脚都黑乎乎的,只有那一口大白牙,闪光一点儿。

    “美女,喝多了?要不要哥哥送你回去?”一个男人说着就上来拽魏诗诗的胳膊。

    “这妞,长得这么清纯,不会还没有被开过光吧?”另外一个男人上下打量着魏诗诗说道。

    “刚好,今天咱哥俩有福气了。”男人说着就要把魏诗诗往黑暗的地方拉。

    “你们干什么?你们有病呀?放开我,放开我。”魏诗诗感觉不对劲儿,开始挣扎反抗,不过头还是晕晕乎乎的,她用不上力气。

    “啊……”魏诗诗反抗不得,只有大喊大叫。

    突然咚咚两声,这两个男人应声倒地,她的手臂被人放开来。魏诗诗晃了晃脑袋,眯眼想看清楚。

    只见乔一鸣一脚踩在一个男人的脸上,另外一个男人从地上爬起来,握着拳头,想要打过来。

    等那个男人靠近,乔一鸣抬脚一踢,那个男人就飞出去两三米远。

    地上的那个男人捂着自己的脸起来,朝着乔一鸣攻击。

    “小心。”魏诗诗吓得大喊一声,提醒乔一鸣。

    乔一鸣一拳打出去,正好打在这个人的眼睛上,瞬间这个男人就成了熊猫眼。

    魏诗诗看着两个男人狼狈的样子,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乔一鸣看了她一眼,这个不知死活的姑娘,竟然还笑得出来。

    被乔一鸣这么一盯,魏诗诗忍住笑,认识想笑又不敢笑,实在是太难受了。

    “打死他们,打死他们……”魏诗诗干脆给乔一鸣助威加油,让他好好收拾这两个人渣。

    两个人渣凑在一起,互相递了一个眼色,感觉两个人加起来也不是乔一鸣的对手,只好狼狈地逃跑了。

    乔一鸣本来想去追,卸掉他们两只手,抓过魏诗诗胳膊的手,不过看这个地方有些偏僻,魏诗诗还是一个人,他才作罢。

    走近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原以为是那两个人渣身上的,这时候乔一鸣才知道是魏诗诗身上的。

    “你怎么喝这么多酒?”乔一鸣皱眉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