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7章 番外我不打扰你了
    “我要开车了,系上安全带。”乔一鸣说道,见魏诗诗没有反应,他又说道:“你自己不系,难道等着我去帮你系吗?”

    听到他的话,魏诗诗赶紧乖乖地自己系上安全带。

    乔一鸣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她的小表情,真的是可爱极了。

    一路上魏诗诗都双手环抱着自己,一副生人勿近的姿势。乔一鸣明白这是女人自卫的姿势,心里在笑这个傻姑娘。都上了人家的车,如果是贼车的话,她这样的自卫有用吗?

    “你家在哪里?”乔一鸣问道。

    “啊?”魏诗诗的脑海中在演习着各种遇到色狼自卫的招数,没有听到乔一鸣说的什么。

    “我说你在哪里住,我给你送回去。你上车不报出你的地址,难道想跟我一起回去吗?”乔一鸣忍不住逗一逗这个傻姑娘。

    “谁说要跟你回去的?我是看你开车的方向就是去我家的方向,我以为你知道我家,就在前面樱花路36号。”魏诗诗反驳道。

    乔一鸣轻笑了一声,问道:“我为什么知道你家?”

    “你不是打听我这个打听我那个,我以为你连我住在哪里都打听清楚了。”魏诗诗直接戳穿了他。

    “我承认,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确实觉得你跟我的……一个故人长得很像,但是我可没有跟踪调查的怪癖。”乔一鸣解释道。

    “你这个说辞也太老套了吧,是不是想说我跟你的初恋女友长得很像,看到我就像看到她一样?切,套路,谁会上当?”魏诗诗不屑地说道。

    乔一鸣语塞,他要是真的说出来了,还真的被人当做套路女孩子的招数了,干脆不解释罢了。

    车子在魏诗诗家小区门前停下,乔一鸣先下车,走到副驾驶的位置替她打开车门,然后魏诗诗撑开伞下车。

    紧张了一路,终于到了,自己脑补了很多在车上可能会发生的事情,结果一件都没有发生。而且乔一鸣还这么绅士的,为她打开车门,真的是受宠若惊。

    本想一句话都不说,就这样大摇大摆地离去,留下乔一鸣一脸茫然。

    不过就在要离开的时候,魏诗诗还是没有忍住停下来说道:“谢谢你送我回来。”

    “快回去吧,雨还是挺大的。”乔一鸣摆摆手说道。

    “那你还站在雨里,快上车吧。”魏诗诗说道。

    乔一鸣没有说话,转身回到车上,启动车子离开。

    魏诗诗刚走了两步,突然想起来,刚才乔一鸣的衣服都湿了,应该把伞留给他的。可是她追了两步,车子已经不见了踪影,心里竟然莫名有些失落。

    魏诗诗躺在床上,忍不住想起乔一鸣,发现他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还是挺绅士的。

    不过立马她就发现自己在犯花痴了,如果不是因为他长得帅,自己怎么会不讨厌他的自作多情呢?

    不过人家好的冒雨送自己回来,竟然只知道他是乔先生,都没问人家的全名。上次住院都是走得绿色通道特别护理,根本都没有登记住院信息。

    下一次见面,一定要问问人家的名字。突然魏诗诗就开始担心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

    一个晴朗的周末,乔一鸣决定出去转一转,拍些n国的风土人情、奇闻异事,拿回去烧给程琳看看。

    来之前他答应过她的,要拍照回去给她看,分享他每次出去的见闻。

    虽然现在两个人天人永隔,但是这样子就像是始终陪伴着彼此,乔一鸣多少可以有些慰藉。

    n国的街头,微风和煦,枫叶飘飘,街头散布着很多卖艺的艺人,奏出动听的乐曲。

    那美妙的旋律飘荡在空气中,随风舞动的枫叶闻乐起舞,简直是一副动人的风景画。

    不,即使再惟妙惟肖的画,也是死的,只有眼前这实实在在的风景才是那么动人,就如仙境一般,让人暂时忘却烦恼。

    乔一鸣掏出相机,快速地按下快门,连续地拍下几张,然后又走到另外一个场景中去,捕捉美妙的风景。

    到了河边,杨柳浮动,草坪连成一片地毯,一片生机盎然。乔一鸣刚对准波光粼粼的河面,就在镜头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女人安静地坐在河边,手中拿着画笔,一会儿低头画画,一会儿仔细地观察着对岸的风景。她的发丝黝黑黝黑的,随风飘动,映着白色的裙子,静如处子,说的大概就是她吧

    乔一鸣慢慢地走过去,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画画。

    在她的笔下,杨柳的风姿不比河边的实物差,就连枝头的鸟儿,就像是在张着嘴唱歌一样。

    魏诗诗画完,放下笔,伸了伸懒腰,忽然手碰到了一个人,她惊吓的站起来,看到是乔一鸣。

    “是你?”魏诗诗指着他说道。

    乔一鸣笑了笑,走得更近一些,仔细地端详着她的画。

    “画的真好,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乔一鸣忍不住夸赞道。

    听到这样的夸赞,魏诗诗还是挺开心的。

    “你怎么在这里,大忙人?”魏诗诗问道。

    “浮生偷得半日闲,这么美的风景,值得偷一次闲。”乔一鸣回答道。

    “没想到你还挺有情调的。”魏诗诗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一眼乔一鸣。

    在这里看到魏诗诗,乔一鸣还是挺意外的,他想这也是一种缘分吧。不过缘深份浅,就比如他跟程琳的缘分。

    这个叫魏诗诗的女孩儿跟程琳长得像,也是一种缘分,不过他对程琳发过誓,一辈子只有她一个妻子,对于这个魏诗诗,他的情不自禁,都是因为在她的身上看到了程琳的影子。

    乔一鸣摇了摇头,他快要离开了,这个叫魏诗诗的女孩子,也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罢了。

    多加留恋,也是徒增遗憾罢了。

    想到这里,乔一鸣说道:“你继续画吧,我不打扰你了。”

    乔一鸣说完就离开了,魏诗诗刚想起来问他的名字,乔一鸣就走远了。

    魏诗诗坐下来,好一会儿才静下心来,随手拿起画笔,也没有刻意画什么,画完她才发现,自己画了一个男人,而且是那位刚刚遇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