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5章 番外你到底是谁
    她不自觉地想多看几眼,但是越越走越远,最后连那个男人的头顶的都看不到了。那种想要靠近的亲切感,让她觉得跟他似曾相识,但是她又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她笑自己没见过帅哥,竟然泛起花痴来了。不过魏诗诗承认,这是她印象中见过的最帅的男人了。

    乔一鸣的一只脚刚迈上台阶,突然胃里一阵绞痛,疼痛地捂着胃部弯下腰来。

    “您怎么了?”院长赶紧上前扶住了乔一鸣。

    看到乔一鸣的额头直冒冷汗,豆大的汗珠往下掉,院长紧张极了。

    “没事,胃病犯了,老毛病了。”乔一鸣回答着,强迫自己直起腰来,装作没事似的,可是胃里的疼痛容不得他逞强,再次疼的胃里抽筋。

    这一年来,乔一鸣一个人,经常工作到忘我的地步,有时候一天都不记得吃饭。晚上回去,想念程琳想到夜不能寐,就起来喝酒麻醉自己。

    空腹喝醉,本来就伤胃,再加上饮食不规律,睡眠不足,这胃病一天比一天疼痛。

    但是他还常常不去看病不吃药,只有疼痛的时候,他才感觉到自己还活着。身上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里的苦。

    “快,叫杜医生,让杜医生来。”院长朝着人群喊道。

    “院长,杜医生今天请假了不在。”人群中有人回答道。

    “那就叫魏医生过来。”院长说道。

    此时的魏诗诗还沉浸在瞎想当中,根本没有听到院长的话,等到有人叫她的时候,她还在一个人傻笑。

    院长让人先把乔一鸣扶到诊室里面躺好,方便检查。

    “魏医生,院长让你过去给刚才那位大人物做检查。”有同事叫魏诗诗道。

    “啊?”魏诗诗还一脸迷茫。

    “赶紧去吧,我们都羡慕你,可以给那么帅的男人检查身体,只可惜我不是肠胃科的。”女同事惋惜地说道。

    “哦哦。”魏诗诗反应过来,赶紧从人群中跑出去。

    乔一鸣躺在监察室里,闭着眼睛,疼到浑身抽搐,疼到失去知觉,嘴里却一直喊着程琳的名字。

    他一直都是这样子,在梦里,在意识不清楚的时候,都会喊程琳的名字。这个名字在他的心里根深蒂固,是不自主地反应。

    魏诗诗走近,将他放在胃部的手拿开,却遭到了拒绝。

    “你的胃病很严重,我现在要给你做检查,你把手挡住胃部,我怎么给你检查?”

    虽然这个男人很帅,但是魏诗诗还是很有原则的,不听话的病人,就应该训斥。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乔一鸣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

    “你是谁?”乔一鸣伸手拉住魏诗诗的手问道。

    魏诗诗一下子就慌了神,赶忙甩开他的手往后退,撕扯的过程中,帽子不小心掉在地上,露出自己一头乌黑顺直的长发。

    乔一鸣倏地从床上坐起来,直直地看着魏诗诗。这样的惊慌失措,这样的美丽秀发,这不是当年与程琳初见时的模样吗?

    但是在拉维斯的时候,程琳确实一头利索的短发,跟眼前这个形象相差甚远。

    乔一鸣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感觉自己都分辨不清楚了。

    “你躺下,我给你做一个胃镜检查。”魏诗诗上前两步说道。

    毕竟他现在是一个病人,作为医生,自己是要负责到底的,而且还是院长亲自交代的。对于他刚才的不太礼貌性为,魏诗诗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

    魏诗诗一走近,乔一鸣再一次拉住了她的手。

    “你到底是谁?你叫什么?你住哪里?你是哪里的人?”乔一鸣望着魏诗诗,一连串的问题抛了出来。

    “你有病。”魏诗诗说着再次甩开他的手。

    她确定自己刚才的大度是错误的,这个人不只是胃病,还有心理疾病,看到女人就来这一套套近乎,说什么你是谁,跟我的初恋女友长得很像,我们一定是在哪里见过,只是这一套太老掉牙了,她可不会轻易上当。

    “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乔一鸣说着忍着疼痛下床还要靠近魏诗诗。

    “你病得不轻,我治不了你。”魏诗诗说着转身快速离开。

    乔一鸣疼的不行,但是心中的疑惑,如果不解开,估计心里更加难受,于是他叫来了院长。

    “乔总,您怎么样?刚才魏医生出去,说您已经没事了。”院长进来问道。

    “我问你,刚才给我看病的那个医生,她叫什么名字?”乔一鸣没有回答院长的话,上来就问这个。

    院长先是一愣,然后会意地一笑,就会错意了,说道:“乔总,那是魏医生,人家是有未婚夫的。您要是喜欢,我再给你介绍别的更好的。”

    乔一鸣白了他一眼,无语极了,纠正道:“我是问那个医生叫什么名字?”

    “魏诗诗,魏国的魏,诗情画意的诗,两个字一样,很好听的名字。”院长赶紧回答道。

    “她是哪里人?多大了?生日是哪一天?在你们这里工作多久了?”乔一鸣又问道。

    院长仔细地想了想,还真的想不起来,尴尬地回答道:“这个我真的具体还不是很清楚,您要是想知道,我这就去帮您查。”

    “不必了,我就是问问。”乔一鸣摆摆手说道。

    院长看着乔一鸣,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把人家姑娘打听的这么仔细,还说自己没有那意思。

    “啊。”乔一鸣捂着胃部再次疼到痉挛。

    “乔总,我再给您换个医生来,你说这个魏医生……”院长还没有说完,就被乔一鸣打断了,说道:“让魏医生来,我让她给我看。”

    院长一愣一愣的,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又让人去叫魏诗诗过来。

    魏诗诗很不情愿,但是她可不想刚来工作不久,就得罪了院长,以后就没有自己什么好日子过来。

    再说了只是看病,以前再难缠的病人,她都搞定了。

    她想好了,如果那个人再对她没礼貌,她就是直接给他打一针镇定剂,而且用那种强效型的,让他一睡不醒,看还能不能动手动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