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丢脸
    看着董玉香这样,冷逸轩真的没心思跟她周转,而且董玉香这次来明显了就是要针对上官楠的,冷逸轩当然是向着自己的老婆啊,所以这也不怪冷逸轩会让人说要把董玉香送回酒店。

    “我说的是真的,你相信我!”董玉香以为冷逸轩不愿意相信自己,但是冷逸轩根本就不想听她说这些废话,他冷着一张脸:“董小姐,我念你是客人,不计较你闯入我的公司的事情了,但是请你不要再污蔑我的妻子,她什么样我最清楚,不需要你来提醒我!”

    说着冷逸轩真的就没有在理董玉香,而是让自己的助理派人把董玉香送回酒店:“小李,你派个人把董小姐送回酒店去吧,看样子董小姐是身体不舒服,所以才胡言乱语的,建议董小姐去看看医生。”冷逸轩说的话简直没有一点留情,直接就是讽刺董玉香受刺激了,现在神经错乱,建议她去看看精神科。

    董玉香被小李拉出去,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狼狈过,可以说董玉香最狼狈的一次就是在冷逸轩面前了,可是她真的不甘心,为什么冷逸轩就这样信任上官楠?就算她真的是那样心狠手辣的人,他也不在乎。

    被送回酒店的董玉香看到陀蔓已经在收拾东西了,她想到之前因为她被绑架,所以耽搁了回缅甸的飞机,现在陀蔓重新订了飞机,董玉香现在需要回缅甸了。

    “小姐,东西已经收拾好了,我们即将要回缅甸了,老爷那里……”其实陀蔓也是非常的害怕董父的,可是如果董父不忍心动董玉香,自然是要拿他们这些随从出气的。

    董玉香失魂落魄的看了看陀蔓和已经收拾好的行李,有些难受的点头:“我们时间差不多了就走吧,父亲那里……我去解释。”董玉香每天都在董父的阴影下生活,自然是怕极了董父的。

    上官楠知道董玉香住的那家酒店传来消息,董玉香退房了,看样子是打算回缅甸了,上官楠觉得她的恐吓起效果了,只不过董玉香扫到冷氏珠宝那里去找冷逸轩的事情,上官楠也是知道的,只不过上官楠没在意,反正无论董玉香说什么,冷逸轩都不会信的。

    而董玉香一回到缅甸,就立刻被董父叫了过去,董玉香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打理了一下自己,才敢去见董父,而且在董父面前,董玉香表现得特别的拘谨,不敢有任何的动作了。

    “父亲。”董玉香见到董父,什么都不说,就是先对董父鞠躬恭敬的叫了董父的名字,之后她才敢站直来等着董父说话,董父沉着脸,看着董玉香有些害怕的样子,脸色稍微缓和一点:“这次去京城发生了什么事?”

    “父亲,这次……是我让你失望了!”董玉香特别的沮丧,这是她第一次遭受这么大的委屈,但是董父却不会心疼她:“是我太轻敌了,以至于被……被两个女人压了过去,辱没了翡翠皇后的名号。”

    董父气的脸色发青,他看着头垂得低低的董玉香,知道她心里难过,但是董父却不能让董玉香继续沉浸在这样的悲伤和沮丧中,作为董家人,董玉香将来是要继承他的位置的,怎么能被这么一点挫折就打败呢?

    “输了让你觉得很难过是吗?你觉得你有什么好委屈的!自己技不如人还好意思委屈?真是给我们董家丢脸!”董父厉声呵斥董玉香,然后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那两个女人还是第一次碰赌石,可是你呢?你竟然就这样被别人占上风,真是……”

    “父亲,是我的错,您责罚我吧!”董玉香听到董父这样气愤,她心里更加是难过,冲向就是家族的骄傲的她,这次真的是彻彻底底输了!

    董父让人进来,然后当着下人的面责备董玉香:“当然要罚你,你以为你输了委屈了就能不受罚吗?去祖祠跪着反省,什么时候真正想明白了你再给我离开祖祠!”董父挥手让人把董玉香带下去。

    其实董玉香很难过,她看了看那几个下人有一些窃笑的看着她,董玉香咬唇跟着下人下去,祖祠她以前跪过一次,那个滋味真的是很难受的,但是这次董玉香跪的心甘情愿。

    陀蔓偷偷的在董父离开董家去忙的时候买通了看守董玉香的守卫,悄悄地带了一些东西进祖祠看董玉香:“小姐,我来看你了!老爷没有责打您吧?”陀蔓其实是真的关心董玉香的。

    “没有!”董玉香摇头,她脸色苍白,就像是受过刑法一样,但是实际上董玉香是因为备受打击,所以才这一副模样的,董父的用心良苦她也明白,可是董玉香就是忍不住委屈啊。

    陀蔓看着董玉香这样,悄悄地把自己之前就准备好的垫子拿出来垫在董玉香的膝盖上,这样的话董玉香就算是跪得再久,也不会伤到膝盖了。还有一些吃的,董玉香从飞机上下来之后就在也没有吃过什么东西,这样一来,她一个人跪在祖祠里,一定会吃不消的。

    “小姐,陀蔓不能陪着你在祖祠里反省,您一个人一定要好好的,这垫子藏好,不要让人发现,这是一些吃的,小姐吃点,至少能够多撑一会儿。”陀蔓吩咐着董玉香,把需要注意的都和她说了。

    董玉香一一应着,只不过陀蔓一想到董玉香被关在这里受罚都是因为上官楠,她心里就气愤不已:“都是那个上官楠和李沉香,她们没事凑什么热闹?明明都不是会赌石的人,偏偏要插手珠宝设计大赛,害得小姐挨骂还受罚!”

    “是我技不如人,陀蔓你别说了,父亲说的对,我应该好好反省的!你先回去吧,别让父亲知道了,免得你也挨罚。”董玉香摇头,她觉得如果真的除了什么问题,那么就应该从她自己的身上找出问题的所在才对,不应该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别人身上。

    董玉香沉默了一下之后,又听到陀蔓泄气一般的说:“但是小姐你这样也是因为她们啊!如果小姐不去那个什么珠宝设计大赛就好了,也不会发生这些事情。”陀蔓一想到事情因为冷逸轩而起,就觉得董玉香不应该接触这样的男人。

    “好了小姐,你还是不要再想这么多了,等到老爷气消了,我就去请求老爷把您放出来!”陀蔓抿嘴勉强的笑了笑,算是在安慰董玉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