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算账的时候
    “少骗人了,这里还有什么警察?你个小白脸,别以为会两下子就能够欺负到哥几个头上!揍他!”那几个也是血气方刚、天不怕地不怕的主,都被人打了,他们当然不愿意忍着憋着了。

    那几个人还没有靠近程佳鹏呢,远处就传来了保安的声音:“干什么的!住手!快给我住手!”保安的声音很近了,程佳鹏可没有骗他们,保安确实都在附近呢?

    很快这几个混混就被保安抓起来了,现在被送到警察局的拘留所去了,真是太岁头上动土,活的不耐烦了的人,虽然当时天已经黑下来了,但是李沉香作为一个大明星,却被几个小混混拦住,看得出来,那几个混混可能是不追星,也没有经常看电视的人,不然怎么可能不认识李沉香呢。

    不过有程佳鹏保护的李沉香觉得自己心里暖暖的,尤其是程佳鹏在教训那几个混混的时候下意识的把自己护在身后的时候,李沉香从来没有觉得程佳鹏的肩膀这样宽大过。

    “那个……咳,谢谢你!”李沉香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程佳鹏说着,要不是天黑看不清她的脸,只怕现在程佳鹏早就看到李沉香的脸上一片俏红了,程佳鹏是挺感激那几个混混的,毕竟有人给他机会英雄救美,何乐而不为呢。

    “这有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程佳鹏顺势提出了要送李沉香回家的请求:“天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一个女孩子独自回家,不*全!”

    其实李沉香坐在车里,也不会说不安全,只不过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对方想要做什么,只不过两个人都没有说穿而已,李沉香对程佳鹏点点头:“嗯。”李沉香刚要走,突然身上一暖,原来是程佳鹏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罩在李沉香身上了。

    上官楠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程佳鹏已经带着李沉香坐上车回家了,上官楠可不认为真的有人敢在冷逸轩的地盘上闹事,那些人的目标应该是自己吧,要不是上官楠和冷逸轩先走了,只怕那些混混骚扰的人就会是自己!

    或许是因为被齐玉环和米娅影响的缘故,上官楠对这些事情特别的上心,她还特意派人去查了这件事情的始末,最后却得到一个消息,那些混混之前都见过董玉香的随从陀蔓。

    不得不说,上官楠的担心是正确的,上官楠秉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想法一直在京城好好的生活着,可惜有人就是想要招惹她。虽然不知道董玉香知不知道这件事情,但是上官楠还是要讨个公道的。

    “你今天下午干什么去了?”董玉香在酒店看着陀蔓帮自己整理东西的时候,冷不丁的就问陀蔓这么一句话,看到陀蔓收拾东西的动作明显的慢下来了,董玉香就知道陀蔓背着自己做了一些事情。

    陀蔓不敢不说,她抿嘴沉默了一下之后才说:“今天我买通了几个当地的混混,想给上官楠一点教训,谁让她这样犯贱,如果她不出现在珠宝设计大赛上该多好,那样我们都相安无事了!”陀蔓还在气愤上官楠的所作所为。

    “我不是说过让你不着轻举妄动吗?你为什么还要自作主张?陀蔓啊陀蔓,看来是我对你太好了,让你都忘记了你到底是个什么身份!”董玉香当然是很生气,要是上官楠查不到她们还好,要是查到了,她们就不不一定能够轻松的离开京城了。

    陀蔓觉得很委屈,因为她的目的就是想给董玉香出一口气,结果却还是被董玉香责备了:“小姐,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嘛!那个上官楠确实太过分了!”陀蔓还没说完,董玉香直接拉开门就离开了酒店。

    看着董玉香生气离开,陀蔓意识到自己错了,想要追出去的时候,却发现房间外面的走廊找不到董玉香的身影,就算董玉香真的走得很快,但是也不可能没有高跟鞋走路的声音吧?而且董玉香平常走路也不快。

    很快,陀蔓意识到董玉香可能出事了,她急忙的想要调出酒店的监控录像,可是酒店有明文规定,如果不是警方,一般人是不能随便调查监控录像的,最后陀蔓没办法了,只能去找别人帮忙了。

    而董玉香刚刚想离开九点出去散散心,她知道陀蔓是为了自己,但是陀蔓真的是太冲动了,董玉香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以为是陀蔓追出来了,她刚想回头的时候,就被人用毛巾蒙住了嘴,接着很快就有人架着董玉香从酒店后门离开了酒店。

    这个时候董玉香意识到自己被绑架了,她想要开口呼叫,但是嘴巴被堵着她根本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酒店越来越远,然后董玉香挣扎的时候却被人塞到车上,用绳子绑好,嘴里还塞着刚才捂着她嘴的毛巾。

    “呜呜呜!”董玉香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能看着周围凶神恶煞的人盯着她,连动一下都要被瞪几眼。

    很快董玉香被带到了关着员工的废旧仓库里,她看着那个躺在角落的男人,同样是被绑着,被塞了毛巾,不过看起来,那个男人比她更加狼狈,董玉香好歹是坐在椅子上的。

    “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们的贵客呢?还不快给董小姐松绑?难道要我亲自去给董小姐松绑吗?”上官楠走出来的时候眼里是带着笑容的,她看着董玉香的时候眼里是冷的,明明是在笑,但是董玉香却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

    董玉香身上的绳子被解开了,而且她嘴里的毛巾也被扯出来丢在地上了,她想要站起来干什么,却被上官楠的人重新按在椅子上了:“上官楠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又没有得罪你!你干嘛把我绑过来?”

    “你是没惹我,但是你惹到我的人了!你的那个随从叫什么来着……陀蔓对吧,我不管她是不是自作主张,她是你的人,你的人动了我的人,我是不是应该来找你讨一个公道?”上官楠坐在董玉香对面,她也是坐在椅子上,而董玉香却是被人按在椅子上。

    董玉香看着这样的上官楠,第一次觉得上官楠这个女人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的温柔漂亮,她是魔鬼!董玉香装作是镇定的样子,全身紧绷的看着上官楠:“你……你想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