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陈月被打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果然是个好计策!看来你确实有这方面的天分,只可惜你的兴趣只在复仇上!”季禾夙非常欣赏上官楠处理齐玉环的这个手法,原因不为其他的,就因为上官楠看起来确实很有这个天分。

    “我当然不感兴趣,那些人一旦死了,我就不需要太大的势力了!不过还是谢谢你,没有你我还办不成这些事情!”上官楠对于季禾夙说的那些势力并不感兴趣,但是有这些东西对于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因为上官楠觉得有时候处理一些事情,有这些人处理会更好。

    而监狱里,齐玉环接到离婚文件的时候,整个人在监狱里痛哭了一整天,哭的监狱里的那些狱警和其他的罪犯心里慌慌的,之后齐玉环就恢复平静了,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可是狱警看出来了,齐玉环现在的状况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别人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幸好监狱里的一切都还是很有规定的,所以齐玉环最多就是被其他罪犯排挤而已,其他的还是一样的。

    齐玉环一天下来就像是幽魂一样,没有一个人愿意靠近她,更加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她。大概是过了两三天这样,第二天狱警巡回检查的时候发现齐玉环撞在墙上死了。

    法医验过尸体,她应该是半夜的时候自己撞墙死的,头上的血块已经凝结了,而且身体也已经很冰冷了。

    齐玉环当然不可能在狱里待上整整二十五年的,她第三天就熬不了了,自己了结了自己,这是所有人都很惊讶的,但是上官楠却一点都不惊讶,因为齐玉环的性子也算是骄傲,她不能容忍自己和那些罪犯在一起,所以只好自杀了。

    “齐玉环死了?”上官楠没想到齐玉环竟然连短短的一周都熬不过,不过死了就死了,反正死了就干净了,也不用担心齐玉环出来之后会弄出什么幺蛾子了。

    冷逸轩知道齐玉环死之后当然没有一点惋惜,齐玉环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因为她自己自作自受,要不是齐玉环惹到了上官楠,只怕冷逸轩永远不会搭理齐玉环的。

    最后齐玉环的尸体被送去火花了,最后因为上官楠的缘故,在一块荒凉的墓地给齐玉环找了一块地,并且立了一块没有名字的墓碑。临了临了,齐玉环死了没有人给她送终,没有为她伤心,更加没有人为她立墓碑,死后连一个名分都没有人给她留在这个世界上,真是可笑至极。

    原本在米国的米娅一直在关注国内的动向,但是米娅听到齐玉环因为故意杀人罪而被抓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齐玉环虽然毒辣,但是她应该也不会这么大胆到要去杀人吧。

    所以米娅觉得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想要设计陷害齐玉环,米娅想来想去,她想到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上官楠!如果真的是上官楠,那么齐玉环已经被她解决了,那下一个是不是就是自己了?

    越想米娅越害怕,她直接软坐在沙发上,手脚冰凉,她想到自己害得上官楠的孩子没了,她就感觉自己手上都是鲜血,米娅觉得自己每天晚上都能够听到婴儿的哭声。现在有齐玉环的案子在前面,米娅能不害怕吗?

    看到米娅的脸色不对劲,陈月皱着眉头走过去想要拍一下米娅,问一下她这是怎么了,谁知道陈月才刚刚拍了一下米娅,结果米娅一转头,眼睛睁大,然后就倒了下去。

    陈月整个人都被吓了一跳,她惊恐的扶着米娅,米国立本来想要回来拿东西,就看到陈月扶着米娅想要出门,他心疼自己的女儿,问陈月怎么了,陈月说了事情的经过,两个人就把米娅带到了医院。

    谁知道米国立看到还是昏迷不醒的米娅,直接决定让米娅住院查看一两天,可是陈月觉得米娅并没有什么大事,她只不过是太紧张了,所以才会突然晕倒的,住院什么的真的是太贵了,米娅因为这点小事就住院的话,他们的存款就不多了。

    “小娅也没什么事情,用不着住院吧!检查一下,没事的话还是回家去吧,这样的话我也能照顾照顾她!”陈月想了想,她也是为了这个家着想,现在他们住在国外,花销也不少,所以陈月必须精打细算过日子,可是这在于米国立看来,就是小家子气。

    米国立原本就因为秦丽的事情对陈月表现出一些不痛快了,而陈月还要在这个节骨眼上说出忤逆米国立的话出来,米国立一个不顺心,直接甩手给了陈月一巴掌。

    “这是我女儿,不是你女儿,所以你不心疼是吗?我告诉你,小娅就要住院,等她好了在出院,又不是付不起住院费!”米国立说着直接推了一把陈月,然后跟着医生去看米娅的检查结果去了。

    陈月捂着自己的半边脸,红着眼看着米国立离开的背影,她以为米国立是因为米娅才这样的,所以陈月理解米国立,她强忍着眼泪进入病房照顾米娅,还给米娅打了一壶水回来,还帮米娅盖好被子什么的。

    等到米国立回来的时候,看到陈月红肿着半边脸坐在米娅的床边,他冷哼了一声之后坐在米娅的床边,心疼的看着米娅苍白的小脸。

    他刚才从医生那里听到,米娅是因为最近精神太紧张了,而且还时常伴随着一些幻觉幻听的症状,建议让米娅看看精神科,毕竟看得出来米娅可能是受了什么刺激。

    米国立以为是陈月拍了米娅的缘故,让米娅受到了惊吓,所以米娅才会变成这样的:“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去买一些水果和吃的回来,一会儿小娅醒了饿了怎么办?”

    看着米国立这样对自己不客气的语气,陈月觉得米国立对自己变了很多,自从米娅回来之后和他单独相处的那一点点时间之后,米国立对自己的态度就变了,陈月是个女人,她能够感觉到。

    不管怎么样,陈月还是想要在看看,米国立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她哪里做的不好?或者哪里做错了,米国立说她都可以,但是至少要告诉自己原因!

    而此时,在米国的医院里,米娅的病房外面,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皱着眉头看了看米国立和米娅,然后就离开了。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官楠的学长——罗维。

    之前上官楠有调查到罗维现在在国外的医院里做交换生交流实习,所以在米国还是有一些人脉的,她就顺口提了一句,罗维就记住了,这次见到米娅和米国立,他就赶紧打电话给上官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