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死尸
    这才过去半个月,季禾夙已经帮着上官楠在地下建立了一个小势力,虽然说上官楠的这个小势力是依附于季禾夙的,但是在别人看来,季禾夙是再给上官楠撑腰,帮着她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

    而齐玉环这边也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到那个记者了,她很着急,明明之前那个记者一直都会在指定的地点等她,然后两个人就开始进行下一步的计划,可是这次齐玉环真的没有再见到那名记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那名记者就这样消失了?齐玉环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慌,或许那名记者不是不来,只是……只是来不了,或许是因为被什么事情缠住了,又或者是已经离开了。

    越想齐玉环就越担心,为什么她等了这么久那个记者还没有出现?她焦急的站起来,拿着自己的包包就离开了,可是在齐玉环不知道的地方,已经有人盯着她,从她进入酒吧开始就一直盯着她了,可是齐玉环自己还没有发现。

    等到齐玉环离开酒吧的时候,盯着她的人立刻就跟上了,之前有过冷逸轩的人出了事,所以现在手下的人都不敢掉以轻心了,生怕自己出错,到时候成为杀鸡儆猴的那只鸡。

    “小姐,齐玉环已经离开了酒吧,我们正在跟上去,只不过不知道她是不是会去那个记者住的地方。”跟踪的人是上官楠让人找来的私家侦探,这种事情只有私家侦探才最擅长。

    上官楠点头,然后说了一句话:“继续跟着,看看她去哪里,再看看那个记者住在哪里,看看那记者的房子里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接下来我们要找一个替罪羊,我觉得,齐玉环就是一个不错的替罪羊!”

    上官楠什么意思其实那些人并不是很清楚,但是他们大概是知道上官楠想要设计齐玉环,所以现在正在跟着齐玉环,并且拍下齐玉环来到记者的家的照片,加上之前在酒吧的视频记录,上官楠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让警察局的人把注意力转移到齐玉环身上。

    接着,上官楠看着齐玉环现在慌张的样子,她觉得差不多是时候让那名记者出现了,齐玉环是时候该尝尝自己种下的恶果了。

    “让人去把那记者尸体上的麻袋解开,然后让他飘到码头,这个时候应该让齐玉环好好的看一看了。”上官楠立刻吩咐下手去办这件事情,尸体飘到码头需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上官楠可以做很多事情。

    上官楠安排人处理尸体的事情之后,她现在又开始关注米娅的情况,只不过米娅现在在国外,上官楠不好控制,所以上官楠觉得,还是有必要等到米娅冒出头来的时候,上官楠就能够抓住她了。

    现在齐玉环经济上有一些意外了,因为冷逸轩暗中把冷相濡给齐玉环的钱给拦了下来,冷逸轩已经和冷相濡打过招呼了,冷相濡的意思是说,只要不危害冷秀雅,齐玉环怎么样其实冷相濡并不介意,因为他和齐玉环之间的婚姻也是在齐玉环想要拆散冷逸轩和上官楠为目的的。

    所以现在冷相濡并不关心齐玉环是怎么样的,他们两个人现在就像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一样,平常也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冷相濡对齐玉环也淡了不少,所以齐玉环怎么样,冷相濡并不介意。

    于是齐玉环得到的钱越来越少了,她平常大手大脚的习惯了,突然钱变少了,齐玉环出去的时候就会束手束脚的,在别人面前也不好说话什么的了,齐玉环总觉得自己身上钱不够的话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齐女士,我们在码头那边发现了一具浮尸,是一名记者,我们查出来他最近联系的人,是你,所以我们想请你回警局协助做个调查!”警察局的人是在两天之后出现在别墅门口的,但是齐玉环穿戴整齐正准备想要出去的,结果就被拦下来了。

    齐玉环有些害怕,因为一具浮尸,她立刻就想到了那名记者,因为警察局的人说了是一名记者,齐玉环立刻想到了已经失踪了好久的记者,她莫名的心慌:“你们干什么?我……我什么都没做过!”

    “齐女士,没有谁说是你做的,只是希望你配合我们回警察局做个调查,希望你能够配合!”警察局的人看到齐玉环这样,就以为齐玉环是在做贼心虚,对于这样的人,他们要做的是带回警察局,慢慢调查。

    能够看着齐玉环被带走,她立刻捂住冷秀雅的眼睛,不让冷秀雅看到这个场景,对她这个孩子的影响不好,而且能够觉得齐玉环不会是背地里又做错什么事情了吧?

    “秀雅别看!”冷母轻声的对冷秀雅说,并且带着她上楼去了,就算是齐玉环对冷母还是抱有一些希望的,可是她看到冷母转身带着冷秀雅离开,她瞬间就绝望了,连冷母都放弃她了,齐玉环真的不知道应该指望谁了。

    到了警察局,齐玉环见到了那具尸体,那是一具怎么样的尸体?被海水泡得发白肿胀,连基本的样貌都看不出来了,而且身上的衣服都被扯坏了,看那尸体上全是红痕,似乎被什么东西绑过,而且死者还挣扎过。

    齐玉环进入警察局的时候,正好在码头的那些警察就把尸体带回来了,而齐玉环也看到了那名记者的死相,她整个人就呆住了,眼睛瞪得老大,似乎快要凸出来一样:“这……这是……”

    “怎么?你认识他?”一个帮忙抬尸体的警察抬头看了一眼齐玉环,发现是一个挺漂亮的大美女,但是这个时候一个大美女出现在警察局并没有什么好事发生,应该说是坏事,所以那警察也不敢多看几眼。

    等到他们把尸体都搬回警察局里的时候,齐玉环就被带到了审讯室做笔录,而且有一些警察从外面拿进来一个档案袋,齐玉环看着那个警察拿着东西进来,整个人又紧张起来了。

    其实齐玉环并没有想到有人在陷害她,只是她在担心那名记者的死是谁做的,那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而且现在被警察带到警察局里来,就说明那个人一定是盯上了自己了。

    “齐女士,请问你认不认识这个人?”警察局的人手上那些一张照片,是那名记者死之前的照片,齐玉环抬头看了一眼之后就摇头,然后低头下来说话:“我不认识他,我从来没有和他见过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