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你不是我姐姐
    两个女人一掐起来,真的是水火不容,米娅虽然没有齐玉环这么的有经验,但是她好歹也是个部门经理,管的人多了,就会有不少的处事方式,当然了,她也看得多了。

    “你觉得你这样就能够讽刺到我?别再欺骗自己了,米娅我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而你还是单身的,难道你不想再这个绝佳的时机拼一把吗?”齐玉环突然松口,不和米娅继续争吵那些没有营养的话题,反而是以退为进让米娅进入她准备好的圈套。

    米娅皱眉,现在上官楠怀孕了,冷逸轩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耐得住寂寞?或许自己真的有机会,可是米娅觉得,冷逸轩会看上自己的可能性很小。

    加上米娅知道冷逸轩在h市等了上官楠五年了,有哪个男人能够坐到这一步?没有,完全没有!所以米娅不敢轻易去尝试,她怕自己会丢掉这一份工作,还丢掉自己的自尊。

    大概是看到你在还在犹豫,齐玉环又说:“我知道你在害怕,害怕如果这件事情被别人发现的话,你会身败名裂就算了,还会丢掉工作,但是你不用怕,这里工作不下去了,可以回h市,那里不会有人知道你在京城发生的这些事情的!”

    “那又怎么样?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不可能!你可以走了!”米娅皱眉,她指了指门口,现在差不多快要到午休时间了,那些吃了饭回来的员工会在公司里休息,除非一些家特别近的员工。

    米娅不想让自己的员工看到自己和齐玉环这样的女人说这些没营养的话,最后只会降低自己的智商:“别想了,你想要拆散姐姐和姐夫,我告诉你,你不会得逞的!”

    “你还叫她姐姐!”齐玉环惊讶的看着米娅,本来她快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又笑起来:“哈哈哈,你竟然叫她姐姐,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了,她可不是你的姐姐!你们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你还叫她姐姐!你真是我见过的最蠢的一个女人!”

    “我蠢不蠢和你没关系,你可以走了,不然我就叫保安了!”米娅被齐玉环这么说,心里当然是不开心的了,但是她作为一个优雅的部门经理,不能在公司里表露出来。

    但是齐玉环还是没有离开,她悠悠的站在门口,看着米娅一副急匆匆想要把她赶走的样子,又是一声冷笑:“你就自欺欺人吧!一个没有你们米家血缘的人抢了原本属于你的一切,害得你回国来还要寄人篱下没日没夜的工作,你竟然一点恨意都没有,我真该说你是大气呢?还是说你蠢到无可救药呢?”

    “滚!”米娅最后是忍不住了,直接冲过去推了一把齐玉环,然后“砰”的一下把门口给关上了,齐玉环被米娅突然一推,虽然没有摔倒,但是齐玉环还是差点站不住:…恼羞成怒了也不用动手动脚的,我知道我说中了你的心思,反正你就是不敢做,你这样的人,活该一辈子只能寄人篱下!

    说完之后齐玉环就拎着自己的包包,扭着*就离开了冷逸轩的公司,米娅整个人心情都不好了,她不是没有那个心思,可是她怎么敢做?如果她敢做,那冷逸轩会怎么看她?!

    “她抢了你的一切!”

    “你不敢!”

    “哈哈哈!是你自己蠢!”

    齐玉环的话一直回旋在米娅的脑袋里,她一直听到那些嘲讽她的话,她慢慢的蹲下来,一点一点的滑坐在地上,红着眼睛看着齐玉环送过来的那些外卖。

    “凭什么?凭什么?那些都是我的!冷逸轩的宠爱和目光应该是属于我的!”米娅有些疯狂,她直接把外卖给丢进垃圾桶,她就算是饿死都不会吃齐玉环送过来的东西。

    之后,齐玉环特意请了假,直接去了上官楠所在的医院,在上官楠的病房门口,她看到那些保镖,然后扬着笑脸对拦着她的保镖说:“请你们和姐姐说一声,就说米娅来看她了!”米娅也不着急,因为她知道,上官楠一定会让她进去的。

    果然,保镖进去通知上官楠的时候,上官楠果然让米娅进去了,米娅进去之后整张脸都沉了下来,她看到躺在床上的上官楠脸色红润,看起来她过得真的是很好的样子。

    “米娅,你怎么来了?今天难道不工作吗?”上官楠当然知道今天是星期几了,只不过为什么米娅突然会跑过来看望自己,上官楠觉得有一些奇怪。

    米娅抿嘴笑了笑,然后伸手隔着被子摸了摸上官楠小腹:“我听说姐姐你怀孕了,所以特意过来看望一下你,我这个作妹妹的,总要过来看看姐姐嘛.”

    “你有这份心就已经很好了,不用为我担心,只是这个孩子来的太突然的,吓坏我和逸轩,不过还好,逸轩说这个孩子会安全生下来的!”上官楠慈爱的看了看米娅的手放着的那地方。

    米娅把手收回来,放在腿上握成拳,上官楠在自己面前提这个,是想要向自己炫耀吗?难道上官楠不知道她现在能够成为冷逸轩的妻子,全都是因为谁吗?

    突然米娅阴冷的开口:“你你不是我姐姐吧!你现在姓上官,叫上官楠,可是为什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告诉我呢?”米娅其实早就知道了,但是她就是想要借着这次的事情爆发出来。

    “你……你都知道了?你……”上官楠没想到米娅会突然发难,毕竟自己现在怀孕,上官楠不愿意动气,更加不想和米娅争执这个问题,但是她确实是对米娅有愧疚的:“这件事情你听我和你解释!”

    “你不用和我解释了,你就是想要借着自己的身份和冷逸轩在一起是吧!你只不过是把我们米家当做是你的垫脚石!”米娅站起来,瞪着上官楠:“原来秦丽这个贱人竟然和别的男人生下了你这个野种,还带回了我家!闹得我家不得安宁,最后不得不移居米国,上官楠,你好毒的心!”

    “闭嘴!你要说我可以,但是我不准你这么说我妈!她不是你能够诋毁的!”上官楠突然提高声音,秦丽就是上官楠心里的一道伤疤,她不允许别人对她的母亲这样不恭敬。

    米娅惨笑了一下:“怎么?我说错了吗?你要是我爸的女儿,现在你就不会姓上官了!她可以这么做,就不许我这么说了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