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透露心思
    萨卡瓦知道格尔特是特意过来帮助自己的,可是他并不需要格尔特的帮忙,只不过格尔特来了就来了,只要不要影响萨卡瓦做事就好。

    “怎么?你不在你的缅甸好好的待着,非要跑到米国来干什么?别告诉我你只是想来这里看看而已!”萨卡瓦可不相信格尔特这么巧就是想要来这里玩玩什么的。

    格尔特厚脸皮的笑了笑,然后毫不犹豫的点头:“对啊,我就是想来这里看看,毕竟缅甸的风景看多了,多出来走走也是挺好的!”格尔特一本正经的说着谎,虽然两个人都心知肚明,但是没有一个人戳破这一层谎言。

    “随便你!”萨卡瓦皱着眉头,耳朵尖上粉粉的,竟然是有些恼羞成怒了,他直接站起来,然后背对着格尔特:“随便你,反正你来都来了,我还能把你赶走吗?”

    “当然能,不过你赶走了我,我还是会回来的!”格尔特看着萨卡瓦气冲冲的上楼去了,低声笑了笑,他似乎每次遇到萨卡瓦都会忍不住逗逗他,可惜萨卡瓦每次遇到他似乎都会很生气。

    国内,上官楠最后安全的回来了,上官老爷子看到上官楠的那一刻,整个人脸色似乎都好了不少,只不过现在老爷子的身体不行了,只要稍微有一点打击,他都会损伤到身体。

    “老爷子,让您担心了!”上官楠看着只能躺在床上的上官老爷子,眼眶微红,家庭医生就在旁边看着,上官老爷子的身体都是他在照管着,主要是因为上官老爷子确实不大好了,时时刻刻都需要人看着。

    上官老爷子抓着上官楠的手点点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没受伤吧?”上官老爷子一直看着上官楠,发现她上上下下都完好无缺,这才放心。

    “没事,我没事!让老爷子担心了!”上官楠看着上官老爷子,突然觉得他真的老了很多,五年前他还是那个身体硬朗的老爷子,现在却只能躺在床上,和自己说话的时候说几句就喘得不行了。

    最后家庭医生提醒他们上官老爷子应该休息的时候冷逸轩才带着上官楠和上官寒离开,老人家老了,就会特意嗜睡,所以休息是现在上官老爷子的首要任务。

    “别担心,老爷子不会有事的!”冷逸轩一边安慰上官楠,一边带着上官楠往外走,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他们两个人现在矛盾已经解决了,上官楠也不用继续留在上官老宅了。

    “哎哎哎!”上官寒直接叫住他们两个人,上官寒可是见不得这对夫妻在这里面前秀恩爱的,他觉得自己吃狗粮吃的太腻了:“你们就这么走了!不行,楠楠你给我留下来!”

    “楠楠今天很累了,你能不能明天再说,难道你今天不累吗?”冷逸轩转过头来没好气的对上官寒说,毕竟刚从米国回来,他们所有人都挺累了的,今天应该好好调调时差才对。

    “我……”上官寒似乎还想说什么,他就看到了大老远行驶过来的那辆熟悉的车,那辆车是季禾夙的车,难怪上官寒整个人看起来这么慌乱了:“那你们走吧!”

    上官楠看到远处那辆车就知道上官寒是在害怕什么了,她无奈的笑了笑,跟着冷逸轩一起离开了。

    这段时间他们都忽略了两个人,米娅和齐玉环,这两个女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米娅正在慢慢的积累工作经验,在公司里她越来越得到员工们的认可,这对于米娅得到冷逸轩的关注有了一定的基础。

    而齐玉环手下的那个记者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上官楠的动向,发现上官楠之前似乎在国内消失了一阵子,就连齐玉环都不知道,不过后来冷逸轩大动作的寻找上官楠,齐玉环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原本以为上官楠会被人绑架,再也不会回来了,就像当初上官楠失踪五年的那个时候一样,可惜没过几天她就知道了冷逸轩把上官楠从米国带回来了,虽然失望,但是齐玉环可不觉得这有什么,因为她还有机会。

    其实并不知道为什么齐玉环这样执着于拆散冷逸轩和上官楠,可能只是因为她羡慕嫉妒和冷逸轩在一起的人是上官楠而不是她吧。

    这人就是不喜欢看到别人成双成对,就是有一种心思,想要拆散天下有情人的那种感觉,不过现在齐玉环还没有成功,毕竟自古邪不胜正。

    “最近真是辛苦你了,都怪我没能及时赶到,让你受惊吓了!”冷逸轩躺在床上搂着上官楠,他是真的害怕上官楠从此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了,这样他和孩子们该怎么办了?

    上官楠把头埋在冷逸轩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感觉到他的温暖,闷声的说:“我不会有事的,我知道你担心我,我也知道你对我怎么样,可是……逸轩,其实我一直张根硕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你说!”冷逸轩微微松开上官楠,低头看她,正好上官楠也抬头看他:“其实……我一直都有点害怕,你是冷家的大少爷,我只是米家一个弃女!我觉得我配不上你!”

    “胡说什么!”冷逸轩突然又紧紧的搂着上官楠的腰,把她往自己的怀里带:“你配不上我,那谁配得上我?楠楠,我不许你这么想,是我配不上你,是我冷逸轩配不上你上官楠,你知道吗?”

    上官楠没想到冷逸轩竟然是这么想的,似乎她第一次听到冷逸轩这样动情的表白,曾经的曾经,她以为是自己不够好,不能够站在冷逸轩的身边,可是现在冷逸轩却告诉她,其实是他配不上她。

    原来他们两个人都在自卑吗?上官楠眼眶湿润,吸了吸鼻子,她抱着冷逸轩,春风一度今宵短,两个人情动之时就已经忘了他们曾经经历的那些不愉快了。

    “妈,大嫂前段时间失踪了,您知道是怎么回事吗?”齐玉环试探着冷母,因为齐玉环觉得冷母可能会知道,但是冷母怎么可能会和齐玉环说,冷母是知道齐玉环的心思的。

    冷母摇头,她怀里的冷秀雅现在看到齐玉环已经没有那么怕了,因为有冷母在齐玉环不会对她怎么样的:“你问这个干嘛?你有空的话好好带带秀雅我就开心了,天天管这些和你没关系的事情有什么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