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她只是怕你
    等到上官萱儿用过晚餐之后,她就要回冷逸轩的别墅了,虽然上官楠不想让她回去的,可是上官萱儿自己坚持要回去,上官楠也没有再强留着,只不过上官寒却有很大的意见了。

    “和冷逸轩住了这么久,就只想着你那个爹地,就不要舅舅和妈咪了是吗?”上官寒看着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女娃子就这样被冷逸轩几个月的时间给拐走了,上官寒别说有多气愤了,恨不得把上官萱儿给关在家里,不让她去找冷逸轩了。

    上官萱儿看到最宠爱她的舅舅竟然这样说她,眼睛立刻水汪汪的,仿佛立刻就有眼泪掉下来一样:“小舅舅说我!小舅舅坏,最讨厌小舅舅了!哼!”说着上官萱儿转过头去,看样子是在独自伤心。

    虽然上官楠知道上官萱儿每次都用这一招来对付上官寒,但是上官寒每次都上当,谁让他们两个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呢!也都是上官寒太心疼上官萱儿了,毕竟是自己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大的,再怎么生气她向着别人,上官寒也舍不得让她哭了。

    “好了好了,是小舅舅不好,不应该说你爹地的坏话,不哭了不哭了!”上官寒抱了抱上官萱儿,然后亲自把她送到曾艺的车子上,还特意嘱咐曾艺注意安全:“开车慢点,她刚吃了不少东西,小心别晕车吐了。”

    “好的二少爷!”曾艺把上官萱儿送过来,也顺便打探上官楠的状况,回去的时候好禀报冷逸轩,可惜曾艺连上官楠的面都没有见到,然后就被上官寒给赶走了:“行了快走,不然我一会儿改变主意就把萱儿给留下来了。”

    看到曾艺把上官萱儿带走之后,上官楠叹了一口气,毕竟两个孩子都在冷逸轩那边,她也会担心孩子会不会被冷逸轩迁怒,也担心孩子们会不会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而多想。

    等到曾艺回到别墅的时候,冷逸轩已经喝了个烂醉了,他躺在沙发上,桌子上,沙发下都是空的酒瓶,有不少都是一些难得的好酒,结果就这样被冷逸轩用来买醉了,怎么看都是浪费。

    但是曾艺怎么敢说冷逸轩是浪费呢,现在冷逸轩借酒消愁,喝的什么酒都是一样的滋味,所以曾艺也只是感叹那些好酒就这样进了冷逸轩的肚子了。

    “大少爷,您别喝了!”曾艺带着上官萱儿回来之后又开始劝冷逸轩,毕竟喝酒伤身,冷逸轩怎么着也要为孩子着想才是啊:“萱儿小姐回来了,您不问问她少奶奶的事情?”

    只听到上官楠的名字,冷逸轩终于有一些动静了,他强撑着坐起来,然后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上官萱儿,双手紧紧的抓着上官萱儿的肩膀,但是出手没个轻重的,捏得上官萱儿有些痛。

    “萱儿……告诉嗝~告诉爹地,你妈咪……你妈咪她怎么样了?”冷逸轩果然还是担心上官楠的,心里想着一个人就算是喝醉了,也一样不愿意放弃有关她的一切。

    上官萱儿想了想,然后把自己在上官老宅和上官楠的对话说了一遍,然后又嘟着嘴委屈的说:“爹地,你抓疼我了,爹地好疼!”说着上官萱儿用手想要去扳开冷逸轩的手。

    曾艺看不下去了,直接抱着上官萱儿从冷逸轩的魔爪之中解救了出来,心疼的揉了揉上官萱儿的肩膀,然后安慰她:“萱儿乖不哭,你爹地他有些激动,你不要生气好吗?”

    “曾叔叔,爹地和妈咪为什么吵架?我问了妈咪,妈咪不告诉我,我想问爹地,可是爹地又不说只知道喝酒,曾叔叔你告诉我好不好?”上官萱儿真的很担心父母,所以她想知道。

    曾艺有些为难,毕竟这件事情孩子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免得让他们多想:“这……萱儿小姐,不是曾叔叔不愿意说,可是这件事情你还小,不需要知道太多!你和少爷玩会儿,一会儿就开饭了,我去找你爹地,好好劝劝他!”

    说着曾艺就离开了,冷忆楠从楼上下来,他知道上官萱儿回来了,所以特意下来带她上楼去的,毕竟冷逸轩这样的情况冷忆楠也不是没见过,只不过看着这样的爹地,冷忆楠也很心疼啊。

    “妹妹,走吧,别问了!”冷忆楠大概是比上官萱儿要早熟一点都所以决定还是把妹妹带离这种是非,他们大人的事情,他们小孩子想管也管不了的。

    最后上官萱儿被带走了,曾艺看到冷忆楠把上官萱儿带走之后松了一口气,只要上官萱儿不问就好了。曾艺又看了看冷逸轩,沉默了两分钟之后才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冷逸轩。

    “大少爷,我觉得……其实大少奶奶并不是因为您觉得她和萨卡瓦先生有什么而不信任她生气的,您和少奶奶之间的感情我们都看在眼里,可是我觉得这次少奶奶是因为怕,所以才回上官家的!”曾艺觉得上官楠是害怕冷逸轩的吧。

    冷逸轩听进了曾艺的话,可是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或者做过什么而让上官楠怕他,明明他对上官楠就是很好的,她有什么好怕的呢:“怕?她为什么怕?难道我对她不够好吗?还是说她怕我会怀疑她会打她?可是我不会啊!”

    “大少爷!您想想,当初大少奶奶刚刚嫁入冷家的时候,您对她是怎么样的?后来你们怎么样才恢复现在的生活的?”曾艺提醒冷逸轩,当初冷逸轩对上官楠是爱理不理的,之后还冷落过上官楠。

    冷逸轩想起那个时候因为他残疾,所以对谁都是那样的不友好,可是这不代表他会害上官楠啊:“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针对她,只是当初我的身体残疾,我心灰意冷了,不想她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我才……”

    “可是大少爷,少奶奶她不是这么想的,您这样对她,后来却突然对她非常的好,让我们许多人都羡慕不已,可是就是因为这样的反差,才让少奶奶对您这次的发火而看到害怕啊!”曾艺觉得一定是这样的。

    曾艺看到冷逸轩沉默他又说:“一个人只要吃过了甜头,回过头来在吃苦的时候,就再也吃不下任何苦头了!大少爷,您让少奶奶害怕,就应该和她说清楚,而不是在这里喝酒解愁!您这样让萱儿小姐和忆楠少爷怎么办?”

    “是啊,这两个孩子怎么办了?”冷逸轩有些沮丧,他就像是个废人一样,觉得自己的这些所作所为幼稚又糊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