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缅甸之旅
    冷逸轩当然不会对上官楠说这种事情,只不过最近冷逸轩需要好好的注意一下了,省得到时候有人接着这件事情对冷家或者上官家发难。

    此时萨卡瓦的人因为没办法查出是谁针对他们,所以最近这段时间只能多多警惕了,萨卡瓦倒是无所谓,毕竟在国内,他一个外国人是绝对受保护的,只不过这方面也有一些限制,因为他不好做事。

    “平志,最近你们都小心一点,看来是有人盯上我们了,不过没关系,就算那些人盯上我们也不会对我们怎么样,在这里只要有任何一个外国人死亡,相信联合国外联部那边都不好交代的。”萨卡瓦笑了笑,他手上把玩着一把银色的手枪,小巧,而且非常的漂亮。

    平志看到萨卡瓦手上的那把手枪,眼瞳微缩,这把枪是萨卡瓦得到的第一把枪,那个时候他才十三岁,就已经在父亲的指导下开始接管家族的事情了。

    “少主,我们是不是需要去缅甸那边与那边的人接个头?”平志想了想,既然他们想要在国内发展,那么就要和周边的货源接头,并且要联系好人,省得到时候状况百出的。

    萨卡瓦皱眉想了想,他们已经和这里的人打好关系了,只不过……萨卡瓦心中有一些不安,他要去缅甸的话,那要怎么和上官楠说?或许上官楠不会在意,可是程佳鹏可是已经对他有一些怀疑了。

    “嗯,找人注意程佳鹏的一举一动,他现在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不能让他察觉出来。”萨卡瓦其实并不怕程佳鹏知道他的身份,只是程佳鹏如果知道了的话,上官楠也会知道,她会因此而远离自己吗。

    平志不知道萨卡瓦这个吩咐是为了什么,但是主子的吩咐,他们做下人的,也只能听着了:“是。”

    季禾夙原本也打算要去缅甸看看,他毕竟有货源在那里,季禾夙要去,肯定要带上上官寒的,毕竟季禾夙就担心把上官寒一个人放在国内,他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出来,所以季禾夙觉得还是把上官寒放在身边比较好。

    于是乎,季禾夙先带着上官寒先去了缅甸,之后萨卡瓦才和上官楠说了一声自己要去各地逛逛,之后也去了缅甸,一时间季禾夙和萨卡瓦两拨人都去了缅甸,就是不知道两个人会不会碰上。

    在这种特殊的时期,冷逸轩接管了上官楠名下的珠宝公司,他花了不少的时间去了解那些珠宝设计和珠宝的鉴定,之后小李又找了一些原石让冷逸轩自己分辨,但是冷逸轩觉得没有什么是比得上亲自到珠宝的原产地去看看更加令他放心的。

    “你要去缅甸?”上官楠皱眉看着冷逸轩,没想到他竟然想要去缅甸,现在缅甸那边很乱,一般去采购原石的人都是和当地的警方合作才敢进入的,冷逸轩这个时候过去简直太危险了。

    上官楠当然是不愿意了,她拉着冷逸轩的手:“不行,我不让你去!缅甸那里现在很乱,你去了要是碰到什么危险怎么办?”上官楠深知那些政局变动对当地的影响,要是冷逸轩去了,正好碰上一些游行示威或者枪杀怎么办?

    “怎么会?不是说了会有当地的政府军帮忙照看?而且一般我们去缅甸采购原石的时候走的是什么程序我就走什么程序,绝对不会出事的!”冷逸轩把上官楠搂在怀里,然后亲了亲她的嘴角,安慰上官楠,让她不要担心,实在不行,那就让上官楠跟着一起去好了。

    上官楠摸了摸冷逸轩的脸,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冷逸轩要自己亲自去呢?但是冷逸轩这么做应该有他的目的的,上官楠除了让冷逸轩好好注意安全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行了,这是你的决定,我就算是不同意,你也是要去的,那你去就去,但是一定要带上足够的人保护你,别让我和孩子担心。”上官楠这边也有工作,没办法和冷逸轩一起离开,只能让冷逸轩自己注意了。

    等到冷逸轩离开之后,上官楠才想起来萨卡瓦也离开了,最近局势动荡,萨卡瓦一个商人,要是也去了那些不安全的地方,只怕也是凶多吉少啊。所以上官楠也给萨卡瓦发个信息,让他自己照顾好自己什么的。

    在缅甸,萨卡瓦接到了上官楠的信息之后非常开心,连平志都能够感觉到萨卡瓦身上散发出来的愉悦的心情,身边的人都显得轻松了许多。

    而此时季禾夙已经知道萨卡瓦来到缅甸了,但是这里到底是别人的地盘,所以季禾夙这次也没有为难萨卡瓦,只是觉得自己今后可能少不了要和这个年轻人打交道,正想着怎么样才能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萨卡瓦和季禾夙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因为上官寒,作为关注上官楠的人,萨卡瓦当然知道上官寒这号人物了,只不过没想到上官寒这样的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还跟着一个看起来非常危险的男人。

    “你离这个男人远一点,他可不是什么好人!”季禾夙把上官寒扯到自己的身边,有些警惕的看着萨卡瓦,然后勾唇一笑:“萨卡瓦先生,久仰大名了!没想到我们竟然在这里见面。”

    “季先生夸奖了,你是前辈,应该是我向你问好才对!”萨卡瓦通过平志知道季禾夙是京城的“地头蛇”,恐怕萨卡瓦之前在冷逸轩别墅附近遭遇的枪杀就是季禾夙搞得鬼,不然谁在他的地盘上闹事,他竟然也没有一点动作呢。

    但是他们现在还没有必要撕破脸皮,加上还有别人在这里,萨卡瓦心里暗暗记下这一件事情,将来慢慢的和季禾夙算账,反正来日方长。

    上官寒完全不知道季禾夙和萨卡瓦两个人在打什么哑谜,只是知道他们说的和他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行了,既然你们认识,那就一起吧,缅甸近来不稳定,我们一起的话也相互有个照应。”

    “小寒!”季禾夙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带上一个萨卡瓦,更何况他们两个人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想要找货源,两个人一起的话,根本不方便做事啊。

    萨卡瓦心里想的和季禾夙是一样的,但是上官寒在这里,他们有些尴尬的不知道怎么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