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冷相濡的身份
    最后冷相濡还是在冷逸轩的建议之下对冷氏进行了改革,虽然冷相濡的助理不知道为什么冷相濡突然的就改变了主意,但是这对于他来说,只要不影响他就业就好了。

    冷逸轩解决了冷相濡的事情之后就回到京城了,他在京城的事情不少,而且冷逸轩打算在京城重新建立一个冷氏,把冷氏的根基重新搬回来,因为冷母当初带着冷氏和他们离开之后,最大的心愿其实是想要认祖归宗的吧。

    虽然冷母不说,但是冷逸轩知道她的心思,更何况上官楠的家也在这里,所以冷逸轩决定就把公司建立在这里了,让冷家重新回到京城。

    接着冷逸轩和冷相濡的事情就算是这样解决了,可是齐玉环却听到冷逸轩离开京城回到h市之后的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打电话询问了冷相濡,没想到冷相濡竟然说他已经接管了冷氏,现在正在让冷氏发展起来。

    “冷逸轩对你说了什么?你竟然有这样的改变?我记得你好像从来都是不甘心被冷逸轩压一头的啊!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的是上官楠,怎么?你现在决定要认输了吗?”齐玉环知道冷相濡已经开始无意和冷逸轩争斗的时候,心里一咯噔,开始刺激冷相濡起来。

    可是冷相濡根本不听齐玉环的这种挑衅,他回想了一下,觉得自己确实不知所谓了,冷逸轩确实处处在忍让他,虽然把他送到了国外,可是冷母一说让他回来的时候,冷逸轩二话不说就让自己回来了,现在安安稳稳的坐上了冷氏董事长的位置,他还图个什么呢!

    “行了,你不用再说了,你好好的在京城玩着,如果不行,你就回来吧,在京城你又能认识几个人了!”冷相濡想了想,他和齐玉环结婚大概五六年了,可是感情却一直不太好。

    虽然他们两个人有一个孩子,但是冷相濡敏感的感觉到,齐玉环并不喜欢冷秀雅,但是总归是自己的孩子,冷相濡也就这么一个孩子,当然不舍得让齐玉环再折磨了去。

    齐玉环看到自己劝不了冷相濡,也就放弃了,冷相濡不愿意做的事情,齐玉环却一定要做,她齐家已经没了,齐玉环还图什么了?不就是想要为自己的娘家报仇嘛!再说了,程佳鹏也是她的仇人,如果当初程佳鹏不那样对她,她也不用和冷相濡假戏真做成了真夫妻。

    挂了冷相濡的电话之后,齐玉环阴着脸离开了别墅,她要去找那个记者,最近这段时间让记者太过逍遥了一些,所以齐玉环决定给他找一些事情做做。

    冷相濡或许还在纠结自己的身世的事情,在和齐玉环通过电话之后,他的整颗心一直在飘着,想着到底应该这么样去找冷母,问她有关自己的身世呢?

    冷相濡也渴望有一个好的家庭,他更加希望自己不是冷母领养回来的,所以冷相濡很期待自己的身世。

    终于找到机会了,冷相濡需要去京城出差,正好他想要去京城找冷母提一提这件事情,既然已经和冷逸轩撕破脸皮了,虽然两个人也是和当初一样相安无事,但是性质已经不同了,有些事情说出来了也就解开了。

    好不容易冷相濡来到京城了,冷母也高兴冷相濡愿意来看自己,不过她知道冷相濡来这里的目的之后,有一些犹豫,毕竟这件事情说是事故但是却因为她而起,说是她的责任,可是她的丈夫也一样没回来,所以冷母担心冷相濡会承受不住。

    “相濡,你来了我很高兴,可是……你真的想要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吗?”其实冷母是不愿意说的,可是冷相濡如果想知道,她也没办法拦着不是吗。

    冷相濡点头他知道冷母对自己一直很好,只不过当初是他自己太过计较,现在不会了,冷逸轩已经和他说过了,冷相濡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夫人,我知道这些年是我不对,做了很多错事,但是……我不想连自己的身世都不知道,更加不想让自己连家人叫什么,本家在哪里都不知道。”

    看到冷相濡也算是成长起来了,冷母叹了一口气,告诉冷相濡当年的事情,其实当年的事情冷逸轩也知道,只是知道的没有冷母多而已,而且当初秦闾和冷母他们也是从小到大的朋友,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的了。

    “当初你父亲和逸轩的父亲、楠楠的父亲都是一个院子里长大的,关系非常要好,只不过是当初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后来我和逸轩的父亲在一起了,可是楠楠父亲的弟弟却不同意,闹了一阵子。后来楠楠的父亲打算去h市找楠楠的母亲,逸轩的父亲和你父亲一起去追,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车祸!”

    “我的父亲……是因为车祸而死的?”冷相濡没想到剧情竟然这样戏剧,为什么这种事情要发生在他的身上?明明他可以在家里享受着家人的疼爱的,最后一场车祸让自己没了家!

    看着冷相濡这样痛苦的表情,冷母叹了一口气:“说来也怪我,要不是当初上官家让逸轩的父亲一起去寻找楠楠的父亲,我也不用让你父亲一起陪着去,这样的话也不会死这么多人了!”冷母说着掩面哭起来。

    冷相濡没有说什么,冷母虽然有错,可是谁知道那场车祸会在那个时候发生呢?而且冷逸轩的父亲也是在那边车祸中去世的,上官楠的父亲也是这样去世的,冷相濡多了一些平衡。

    “这件事情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冷相濡叹了一口气,竟然不知道怎么说,事情就是这样多变,当初他还和冷逸轩势如水火,现在却和冷逸轩能够和平相处了,世事无常啊。

    冷相濡如愿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是这个身世却没有想象中那样的让他情绪激动,大概是从小就生活在冷母身边的缘故吧,冷相濡对于秦闾的死和他不知道真相之前没什么两样,只是多了一些复杂的情绪而已。

    冷母能够在出了这种事情之后领养自己,来到h市,抚养自己长大,给自己这样好的生活,不得不说冷母已经仁至义尽了,冷相濡自己走不出去而已。

    现在想来,冷相濡过去二十几年的仇恨就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他就不应该这样自欺欺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