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兄弟对质
    冷相濡的助理说的没错,为什么冷逸轩那边一点行动都没有呢?这让冷相濡冷静下来了,他早就已经想过了应该怎么样对付冷逸轩的反击,可是谁知道冷逸轩竟然连行动都没有。

    “你说的也对,为什么这么大动静,冷逸轩竟然没有任何一点的行动?是不是他被京城的事情缠住了,所以才没有空来管我们这边?”冷相濡仔细想了一下,发现冷逸轩在京城似乎重新开辟了新的行业,但是也不可能完全把目光转移到京城里吧?

    冷相濡的助理看到自己的boss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他才松了一口气:“就是啊,为什么冷逸轩一点动静都没有,还有夫人也没有任何举动,是不是他们还有后招?”

    所以就在冷相濡和冷相濡的助理猜测的时候,冷逸轩已经把h市的那些情况和冷母说过了,他也想过了,这次就和冷相濡摊牌吧,毕竟这件事情的真相就算瞒得再久,也总有一天会暴露出来的,到时候冷相濡可能更加接受不了吧。

    冷母这些年一直把冷相濡当做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来对待的,可是之前冷相濡和冷逸轩稍微撕破脸的时候,她就知道冷相濡大概已经知道自己不是冷母亲生的了,所以他才这样敏感。

    现在冷逸轩说要把真相告诉他,他真的能够承受得住吗?冷母真的很怀疑,不过既然冷逸轩这样说了,说明他应该已经有解决的办法了。冷母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已经跟不上这些年轻人的脚步了,索性她就不再管这些了,好好的陪陪孙子孙女,养养花种种草也好。

    “逸轩,别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求过你,倒是有一件事情你要答应我!”冷母想了想,最后还是在冷逸轩和她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和冷逸轩提了一下:“本来我不应该掺和的,但是出于私心,我是希望你不要赶尽杀绝,毕竟当年如果不是我,他的父亲也不会就此离他而去,我希望无论如何,你都不要伤害他!”

    “妈,我明白你的顾虑,只不过冷相濡他会不会罢手还说不定,如果他真的这样钻牛角尖,我也是没办法的!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尽量给他保留一个好的结局!”冷逸轩想了想,他没办法做到完全放过冷相濡,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给冷相濡改过的机会。

    就在冷逸轩和冷母谈过之后,冷相濡那边竟然又有动作了,原本冷相濡已经差不多占领了冷氏,可是冷相濡发现这其中有不少的核心文件全都送到了冷逸轩那边,这让他有一些气急败坏。

    好不容易爬上了董事长这个位置,结果最后自己掌管的竟然还不算是全部的冷氏,冷相濡怎么可能开心得起来了?最后冷相濡就把那这个文件全都送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可是冷相濡越来越不满足,甚至想要让冷逸轩完全放弃冷氏,他开始把那些冷逸轩的人都赶出公司,不过还好冷逸轩趁机把人给带到了京城,毕竟冷相濡这么做确实不厚道。

    因此冷氏瞬间就变得动乱起来,很多人都开始怀疑冷相濡是不是想要把冷氏开辟出去,然后一家独大呢?程家当然不乐意让冷氏一家独大了,可是冷相濡也有自己的一个管理的手段,愣是保住了冷氏在h市一家独大的局面。

    要不是程佳鹏的父亲打电话让程佳鹏赶紧通知冷逸轩,让他回来主持大局,恐怕冷相濡真的会打破所有当初冷逸轩规划好的局面了,这样会让冷氏受到其他家族的攻击的。

    “冷相濡,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想要把冷氏搞垮吗?”冷逸轩最后还是急匆匆的就回到了h市,就是阻止冷相濡这种疯狂的行为,他想要冷氏,冷逸轩给他了,他还想怎么样呢?

    冷相濡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看着冷逸轩,然后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没想到你还是按耐不住回来了,怎么样,你不在,我把冷氏管理得不错吧!”冷相濡笑了笑,竟然有一些疯狂的神情。

    “我管你怎么管理冷氏,但是你不能这样针对程家,你别忘了,程家和冷家是合作关系,你这样就是在自断后路,将来你会后悔的!”冷逸轩之前已经弄好了才把冷氏交到冷相濡的手上的,虽然冷相濡并不知道冷氏是冷逸轩让给他的。

    “合作关系?可是我认为,如果继续和程家合作的话,只怕冷氏就没有出头之日了吧!如果程家发展起来的话,迟早有一天他们会盖过冷氏,到时候我们又该怎么办呢?”冷相濡一副非常自然的模样,他完全相信,他这是再为冷氏着想。

    看着冷相濡仍然不改那样的凌厉,冷逸轩忍不住有一些无奈,他就知道冷相濡不会悔改的,看他这个样子,可不就是想要把h市一切能够和他竞争的公司赶尽杀绝吗。

    “我把冷氏交到你手里可不是让你拿来胡闹的!你以为我为什么不阻止你成为董事长?你以为你能够这么轻易的接管冷氏是因为谁在背后帮你推波助澜?”冷逸轩揉了揉眉心,只感到一阵无力。

    冷相濡听到冷逸轩的话之后突然有一些发愣,冷逸轩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他是说……自己能够做到现在,完全是因为他在背后帮着自己,怎么可能!冷逸轩一定是在骗自己的,对的,他一定是在骗自己的!

    “你骗人,我能够到现在,完全是因为我自己的努力,和你有什么关系?!”冷相濡站起来,动作很大,直接把他身后坐的那张椅子给推开了一些,然后他双手撑在桌子上,看着冷逸轩,眼里带着一些愤怒的神情。

    冷逸轩叹了一口气,他摇摇头:“你想想看,如果不是我有意让你发展,你以为你在国外和那些人做的那些勾当我会让你继续做下去?如果不是我授意,你以为你在冷氏收买上层,核心人员会同意让你坐上董事长的位置?”冷逸轩一桩桩一件件的数出来,每说出一件事,冷相濡的脸色就白一分。

    “你……你都知道,为什么还愿意让我接管冷氏?你不是最在意冷氏的吗?你怎么会……会让别人接管?”冷相濡还是不相信冷逸轩,他甚至觉得冷逸轩就是在看自己的笑话而已,他一定是这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