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拉拢盟友
    说实话这件事情本来上官楠可以不管,毕竟在娱乐圈里的有哪几个是没有一点绯闻的了?可是上官老爷子和上官锦天不希望那些所谓的八卦影响到上官家的产业,加上上官楠本来就是上官家的人,这件事情不能就此善罢甘休的。

    可是身为受害人的上官楠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上官锦天他们这就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而已,这场官司一结束,就有不少人觉得,皇朝的神秘老板已经不在神秘了,可是依旧没有人敢说什么,毕竟上官家可不是他们一般人能够惹得起的。

    身为这件事的制造者,那名记者被迫离开了自己喜欢的娱乐圈和新闻界,他怎么可能不怀恨在心?更别说上官家的律师直接把他踢出了新闻界了。

    可是那名记者可能没有想到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他一个记者,却专门去扒别人的绯闻和八卦,本来就没有的事情却要让他说的好像真的有什么一样,上官楠没有让他坐牢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而那名记者却记恨上了上官楠,但是现在所有人都在抓着这件事情,他不能有太大的动作,而且自从这件事之后,他的证件差不多都被吊销了,想要去找工作已经是非常的困难,每天挤在自己的那个不足百平方米的出租房里,每天都在为生计着想。

    就是有这样的人,自己明明做错事情了,却还要把这些自己的不幸怪罪在别人的身上,想着自己为什么这样倒霉,别人为什么这样幸运,自己却什么都没有了呢?

    不知道齐玉环是出于什么心思,她知道那个记者被上官楠打官司打得这么惨的时候,她竟然找上门了,虽然不是在发生官司的那一段时间就找上门,但是也是在那名记者觉得走投无路的时候找上门。

    对于那名记者来说,齐玉环的到来就是雪中送炭,让他找到了一个可以生存下去的理由和条件。

    “你就是那个因为做了上官楠绯闻而被炒鱿鱼的记者!”齐玉环虽然用的是反问句,但是从她的语气中可以听出,她肯定就是这个人了。好不容易之前有一个魏凯可以帮她,谁知道魏凯这家伙竟然这么白痴,自己被别人端了老巢,现在还好齐玉环找了别人代替他。

    那名记者有些警惕,毕竟这个女人看起来不是那种一般人家的女人,看起来倒像是豪门的贵太太:“是我又怎么样?你也是来嘲笑我的?如果是现在嘲笑够了,可以离开了吧?”那名记者看起来并不好相处,因为他也是有自尊的。

    “我没有来嘲笑你!我只是来给你一个机会而已!”齐玉环笑了笑,她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是和魏凯的那张一样的银行卡,只要把里面的钱都取出来的话,那张卡就会自动的撤销,完全查不出来到底是谁办了这张卡的。

    记者看到齐玉环一声不吭的就拿出一张银行卡给他,他有一些震惊,毕竟这种时候叫他的那些朋友们都避之不急,结果这个从未某面的女人竟然给他一张银行卡,真是让那名记者有一些震惊,震惊之余又有些感动。

    但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就是说这个女人应该还有其他的目的,不然谁会无缘无故给别人送钱过来呢?而且还无亲无故的:“你到底想做什么?这些钱……”

    “你不用紧张,这些钱是我给你的,我知道你恨上官楠,恨上官家的人,放心好了,我也恨她,所以我们是同一战线的!”齐玉环车手上的银行卡放在桌子上,然后说:“这里面是十万,虽然不多,但是也足够你生活一段时间得了,你先好好想一下,想好了再联系我吧!”

    看着齐玉环离开的背影,那名记者有些深思,可是桌子上的那张银行卡却非常的有诱惑力,十万块钱,比他三四年的工资还要多,他不过是一个新人记者,因为得罪了上官家的人而丢了工作,现在有人送钱上来,他能不要吗?

    有谁会把到手的钱往外推?如果有,那就是傻瓜。钱可是这个世界上最现实的东西了,所以那名记者直接拿起手里的钱,看了看门口,齐玉环已经走没影了,但是他看到了那张银行卡下面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串数字,应该是手机号。

    最后那名记者戴上帽子,穿着外套,整个人就像是去做贼一样的出了家门,接着他的第一站就是去了银行,首先查的是银行卡里面的钱,才发现那些钱全是真的,看着这么多个零,记者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一下子拥有这么多钱。

    此时齐玉环离开那名记者的家之后,自己一个人回到了家里,冷逸轩已经去上班了,上官楠也不住在这里,所以偌大的别墅里只有冷母和齐玉环,外加一个程佳鹏,不过程佳鹏最近在忙天南的事情,也不经常回来的。

    齐玉环回到别墅的时候看到了冷母抱着冷秀雅还有冷忆楠一起在沙发上玩,齐玉环冷眼看了看冷忆楠,之后又扫过冷秀雅,看到了她脸色有些苍白,加上手臂上还有一小段伤口,虽然已经结痂了,可是在那白嫩的小手上还是显得有些面目狰狞。

    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不忍心在看,齐玉环直接转头,和冷母打了声招呼就上楼去了,看着齐玉环连亲近自己女儿的意思都没有,冷母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没有开口叫住齐玉环。

    之前冷秀雅在齐玉环的身边的时候,身上总是会无缘无故的多一些淤青,看得出来是被别人掐出来的,还能有谁会这样对一个孩子当然是齐玉环这个亲生母亲了。所以冷母不知道冷秀雅和齐玉环之间到底是亲密好还是不亲密比较好。不过现在这样也是挺好的,至少孩子没有再受伤了。

    “奶奶,为什么妈咪都不看我,她是不是讨厌我?”冷秀雅是个孩子,一般的小孩子都是非常的敏感的,更何况齐玉环从小到大都对冷秀雅非常的差,有时候又打又骂的,也难怪冷秀雅会这样问冷母了。

    可是这让冷母怎么回答了?毕竟是这个孩子的母亲,孩子和母亲不亲密,这应该怎么办?冷忆楠看着冷母皱眉不回答的样子,他拉着冷秀雅,然后笑了笑:“秀雅还有哥哥啊,哥哥会好好保护秀雅妹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