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魏凯的疯狂
    “大哥说这种话我就不明白了,我是秀雅的妈妈,我怎么会舍得伤害她呢?”齐玉环硬着头皮,厚着脸对冷逸轩说着,她究竟对冷秀雅怎么样,相信有眼睛的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这就齐玉环敢这么说而已了。

    冷逸轩挥挥手让抓着齐玉环的人下去,然后盯着齐玉环:“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别惹我生气,不然后果不是你能够承受得起的!冷相濡不知道这件事情吧,你想让他知道吗?”

    “别拿冷相濡来威胁我,她就是个胆小鬼,什么都要我来为他准备好,他为什么还能够在冷家里待下去,不就是舔着脸的讨好你们吗?我反正已经破产了,而且我还是秀雅的妈妈,你还能把我赶出冷家吗?”齐玉环脸上带着不耐烦的嫌弃,因为她确实很嫌弃冷相濡。

    大概是想到了当初齐玉环为什么问这么嫁给冷相濡的原因,冷逸轩竟然不愿意和齐玉环多说,而是自己离开了医院,齐玉环当然也不会在医院里久留,反正就是偷偷的看了一下冷秀雅,发现她并没有什么太重的伤,这就松了一口气,这才离开医院。

    只不过齐玉环连多看一眼冷秀雅的伤口就害怕冷秀雅的伤口太严重了,让齐玉环心里生出一些心疼呃呃呃情绪出来,所以齐玉环才没有进去问问冷秀雅的伤势问题。

    但是齐玉环整个人就有一些不开心了,她之前才刚刚去见过魏凯,可是今天却有人说她的女儿因为昨天的事情受伤了,这让齐玉环心里这么能不对魏凯起一些心思。

    所以齐玉环这才刚从医院出来,就马上来到了酒吧,然后联系了魏凯,只不过魏凯不方便出来,所以给了齐玉环一个地址,让齐玉环自己过来见他。

    正在气头上的齐玉环根本也没看那个地址是哪里,就直接跑了过去,到了地方才知道,那竟然是情侣酒店,齐玉环整张脸变得又红又白的,让旁人看了都觉得可怕。

    最后齐玉环黑着一张脸进入酒店之后来到魏凯开的那间房间,一个女人穿着暴露的走出来,她瞟了一眼齐玉环,冷哼着离开了,看样子非常不屑齐玉环的样子。

    看着那个女人离开,齐玉环知道应该是魏凯叫来的,在这种情侣酒店里,什么男女没有?所以齐玉环整个人就显得警惕一些,打开门之后,魏凯正好从浴室里出来,身上只围了浴巾,擦着头发坐在床边。

    “看来你还是挺会享受生活的嘛!”齐玉环这语气也不知道是不是讽刺,粽子看着魏凯的时候脸上一片黑,魏凯坐着的那张床上并没有凌乱的感觉,倒是一旁的沙发上乱糟糟的。

    魏凯笑了笑,他长得也不算糟,可以说读书的时候还是校草,只可惜最后做了那种事情,进了局子的人无论长成什么样,对于别人来说都是可怕的。

    “那是当然,就算是逃亡的时候,也不能委屈了自己不是!”魏凯笑了笑,用干毛巾用力擦了两下自己的头发,这才让头发没有继续滴水,他抬头看向齐玉环:“昨天不是才见过?怎么今天就想来找我?怎么?想我了?”

    “我问你,秀雅是怎么会是?我记得让你不要伤她的!”齐玉环也不管魏凯现在怎么开心,她现在正在气头上,直接一屁股坐在一旁的软椅上,瞪着魏凯。

    魏凯刚刚从欢愉中出来,被齐玉环这媚眼如丝的模样撩了一下,加上齐玉环本来就是魏凯的肖想对象,他对齐玉环总是有一种执着,所以就多了几分耐心。

    “你问我这个?我也不想伤她,但是当时情况危机,我是迫不得已,不过她不是也没事?更何况我现在还差点被抓住了,你竟然不关心我而去关心别人?”魏凯站起来,一把抓住齐玉环,眼里多了一些不快。

    齐玉环挣扎了一下,她挑眉看魏凯:“我是让你按照我的指令,可是也没让你伤人,现在孩子是没是,要是她出事了呢?难道你能够赔我一个孩子?”

    “赔你?当然可以,这样看你愿不愿意了!”魏凯微微把齐玉环往自己的身边带,然后嗅了一下齐玉环身上的香味,脸上带着一些享受的表情,让齐玉环觉得恶心。

    齐玉环直接用自己的另一只手把魏凯推开:“你够了,明天会有一班火车经过,我会让你离开的,你离开了之后就不要再回来了,不然被抓了我也保不住你!”

    有时候齐玉环真是后悔,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找魏凯这个白痴来做这件事情?本来以为他经验老道,谁知道魏凯出师不利,直接被逼到了这个地步,正是废物一个。

    就在齐玉环转身想走的时候,却被魏凯给拉了回来:“别急着走啊,你不是说了让我赔你一个孩子吗?你走了孩子怎么赔给你?”魏凯说着荤话,齐玉环听着脸色一红,接着又一白,她直接甩开魏凯的手。

    “你做梦吧,就你也配?”齐玉环如果不说这句话,或许魏凯还会让齐玉环离开,可是偏偏就是这句话让魏凯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沉着脸扯着齐玉环回来,重重的亲了下去。

    齐玉环被魏凯这个动作给吓到了,她一只手使劲的推开魏凯,一只手用自己的包包狠狠地砸魏凯,没过一会儿齐玉环狠狠地张嘴趁着魏凯不注意的时候咬了一口魏凯。

    “靠!”魏凯直接松开一点齐玉环,最后他的唇上被齐玉环咬破皮了,魏凯松开齐玉环,齐玉环才有机会逃开,齐玉环拼命地擦拭自己的唇:“魏凯,你个疯子!”

    说着齐玉环趁着魏凯想要过来的时候,赶紧开门冲出去,不让魏凯有机会在对自己做什么,齐玉环这么骄傲的一个人,是不会这样让别人染指自己的。

    看着齐玉环逃跑一样的背影,魏凯冷哼了一声,啐了一句:“还不是一个破烂货,以为我真的稀罕你吗?哼!”说着把自己摔到床上捞起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似乎在叫谁过来陪着一样。

    好不容易逃出来的齐玉环觉得直接唇上都是魏凯的气息,整个人都不好了,拼命地擦着嘴,最后嘴唇都擦红了,她坐上车回别墅,直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洗澡洗脸刷牙,硬是把自己弄得一身清爽才没有觉得那么恶心。

    毕竟齐玉环想到的是从魏凯的房间机出来的那个暴露女人,她脸色又是一黑,直接打电话给程好意,请她帮个忙,联系了一个可靠的人明天把魏凯给送出京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