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警告齐玉环
    大概是被魏凯那种语气给吓到了,齐玉环整个人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她咬唇想了想,最后还是个魏凯一个承诺了:“行了,你不就是想要逃过警察局的眼线吗?放心好了,我会帮你离开的,可是事先说好,这件事情我帮了你之后就不会在管你了!”

    “你还想要撂担子吗?别忘了我今天变成这样都是因为谁?还不是因为你吗?”魏凯整个人看起来有一些疯狂,但是因为他的受伤了,现在也只能揪着齐玉环,不让她离开而已了。

    齐玉环没有想过要撂担子,但是魏凯既然这样说,她心里也渐渐有一个想法,就是还没有完全表现出来,生怕魏凯一会儿知道了:“行了,现在赶紧走吧,我会给你安排好的,到时候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就不要再来找我了!”

    “那可不一定!我要是还有什么事情,说不定还是会来找你的!当然了,如果你不帮我,我就不知道那些录音和证据会不会流出去了!”魏凯还是拿他的那些录音和证据来威胁齐玉环。

    齐玉环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就是被魏凯给气的,但是齐玉环又不能做出任何反抗的样子,不然只怕魏凯一个不开心就想要和齐玉环同归于尽了。

    最后齐玉环和魏凯两个人都是不欢而散的,齐玉环一个人失魂落魄的离开酒吧的时候,魏凯已经从另一个出口离开了,他虽然走路一瘸一拐的,但是依旧很警惕,并没有让人看出他就是那个被警方通缉的魏凯。

    齐玉环回到别墅的时候,冷逸轩还没有回来,因为他正在医院里陪着上官楠还有两个孩子,冷忆楠和季子禾知道上官萱儿和冷秀雅没事之后,已经被送回家了,只不过上官楠不放心,非要留下来。

    “楠楠,你放心,两个孩子都很好,只不过秀雅受的伤稍微重点,这件事情只怕是瞒不下去的,所以……所以到时候齐玉环如果知道她的女儿会受伤,她会怎么样?”

    “这又和齐玉环有什么关系?她不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吗?还有妈,你不要告诉她这件事情,我怕她知道了之后会……你知道的,妈对这两个孩子还是很关注的。”上官楠想了想还是嘱咐冷逸轩,让他不急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

    上官楠大概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更加不知道齐玉环为了让他们两个人受伤受挫,简直可以豁出去了,她还用自己的女儿用来做赌注,差点没把冷秀雅给害了,

    “这件事情只怕没办法瞒着!”冷逸轩想了一下,最后是还是和上官楠说了这件事情的经过:“其实这件事情和齐玉环是有一些关系的,她的女儿是萱儿,却无意中把秀雅也给抓了,所以……”

    “所以什么?她……她竟然连自己的孩子都要压进去吗?怎么会这样?”上官楠不明白,如果齐玉环真的不喜欢冷秀雅,为什么当初还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呢?而且生下来之后却不管不问,还把还孩子当做赌注。

    “所以她想利用秀雅来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不把目光放在她身上,自认为这只不过是一场简单的绑架而已!”冷逸轩补充完上官楠想说的话,其实上官楠大概也能够猜出来了,只不过不想相信而已。

    虽然这样,但是最后他们所有人都猜不出来为什么齐玉环会这样做,但是有的人做事就是没有道理的,所以上官楠和冷逸轩也只能猜测齐玉环的目的。

    大概是两天后,警察局那边终于给冷逸轩传来消息了,他们已经知道齐玉环和魏凯的联系方式和金钱交易了,尤其是他们看到齐玉环和魏凯的聊天记录的时候,差点没被惊讶死。

    就是冷秀雅和上官萱儿都被魏凯抓住的时候,齐玉环本来想让魏凯放了冷秀雅,可是最后却什么都没说,而是让魏凯看紧了这两个女娃。真是令人发指,齐玉环为达目的还真是不择手段啊。

    “你看,这就是证据,但是这里并没有说明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许只有她本人才能解释!”冷逸轩把那些资料都交到上官楠的手中并且告诉她有关齐玉环的一些动向,知道齐玉环现在还在和魏凯联系。

    以为过了两天,这件事情就算是这样过去了,可是齐玉环大概没有想到冷秀雅受伤了,因为冷逸轩和上官楠瞒得好,根本没有人知道冷秀雅并不是被接到了上官家,而是还住在医院里。

    冷逸轩让人带着齐玉环出现在医院里的时候,齐玉环是一脸懵逼的,因为她没想到冷逸轩竟然这么多天忽视自己之后突然又把自己找了过来,还是在医院,她假惺惺的问:“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啊,你看不出来吗?有人受伤了就在医院所以我带你来看看!”冷逸轩眼睛一眯,透着一些危险的冷意。

    齐玉环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她的眼睛扫到了躺在病床上和上官萱儿开心的聊着什么的冷秀雅,她一想到当初魏凯无意中把她给抓了应该就是那个时候不小心受的伤。

    看着冷秀雅和上官楠、上官萱儿她们聊的这么开心。齐玉环脸上一白,接着她又黑着脸:“大哥这是什么意思?秀雅怎么在医院,她不是在上官家吗?难道大哥是在骗我们的?”

    “秀雅为什么在医院你不知道吗?还需要来问我?”冷逸轩的声音更加冷了一些,不过齐玉环似乎又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笑了笑:“大哥开什么玩笑,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说我哪里懂?”

    “齐玉环,我没想到你这样舍得,秀雅可是你的女儿,你连自己的女儿也要赔上去吗?”如果可以冷逸轩一定会把齐玉环赶出冷家的,可是他还不能动手,因为冷相濡不会让齐玉环就这样离开的,更何况还有一个冷秀雅呢。

    虽然知道冷逸轩说的是哪一件事情,但是齐玉环愣是装作不明白的样子,最后还是被冷逸轩给警告了:“你懂也好,不懂也好,你只要记住一件事情,永远也别动秀雅和萱儿,不然你会后悔的,我相信冷相濡如果知道你这样对他的女儿,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