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威胁齐玉环
    冷秀雅整个人被丢在地上的时候就已经昏迷了,警察把她送到医院的时候,她中途醒过来一次,却因为疼痛又一次昏了过去,警察对这个小女孩表示是非常的心疼的,脖子上被抹了一下,又被当场捅了一刀,可想而知是有多痛,加上被捅的人还是个孩子,这就非常的心疼了。

    冷逸轩知道冷秀雅被送到医院的时候,他也过去看过了,发现冷秀雅真的是伤的很重,不仅脖子上有和上官萱儿一样的伤口,就连她的手臂上也被刺了很深的一刀。

    这下冷逸轩都觉得齐玉环应该不是这次的幕后主使了,如果齐玉环是幕后的主使她真的会把自己的孩子伤成这样吗?比上官萱儿的还要严重,可以说是浑身是血来形容了。

    而且现在冷秀雅还在手术室中包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会儿还要给冷秀雅做一个全身检查。冷逸轩想了想,他特意在上官楠照顾两个孩子的时候去了一趟警察局,询问一下到底警察能不能问出一些什么。

    但是冷逸轩得到的答案全都是一样的,那些小弟并不知道魏凯是从哪里知道上官萱儿和冷秀雅的,只是说魏凯让他们踩好点之后找机会下手,正好上官萱儿那天和冷秀雅他们去肯德基,机会难得,所以他们就动手了。

    只不过没想到这才一天不到,就被警察抓住了,与此同时那些小弟们还招供了他们平常也会做这种事情,只不过一般的父母不敢不听他们的话,只能花钱来换她们的孩子了。

    因此上官楠大概能够知道了,这些人都是不要命的,为了钱什么都会干,但是冷逸轩又想到了一个突破点,魏凯之前就在京城混的,他怎么会不知道上官萱儿就是上官家人的事情了?

    既然知道上官萱儿是上官家的人还敢当着上官家的人动手劫人,想来应该是有人在背后给他们撑腰还是这么的,不然那些人难道就不怕上官家报复吗?

    大概这个就是个突破点,冷逸轩想了想,还是觉得需要好好的问一问:“看来这些人口中也查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了,不过我还想请你们帮我个忙,我想对你们抓住魏凯也应该能够作为一个线索的。”

    “冷先生请讲!”警察对冷逸轩看出来的一些事情非常的感兴趣,毕竟通过那些证词,可以看得出魏凯是一个惯犯,既然是惯犯,那就必须缉拿归案,否则说不定魏凯还会去害别人的。

    “魏凯这个人平常也算是一个小混混头子了,又在京城里混了这么多年,不可能不知道我的女儿上官萱儿和上官家的关系,既然他敢这么做,那么一定是有人在背后给他撑腰,可以查一查最近魏凯和谁联系了,或许有线索!”冷逸轩口齿清楚,然后把自己的信息说了出来。

    警察一听,想来也是,一般信息量最大的人就是那些在社会上无所事事的混混了,上官家的名头这么大,连他们这些吃官饭的都不一定惹得起,魏凯经常和警察打交道又怎么了能不知道了?

    “谢谢冷先生提供的信息,这对于我们来说非常的重要!”警察对冷逸轩表达了谢意,但是冷逸轩摇摇头,他只提了一个条件:“我只想让你们把你们调查得到的信息告诉我就行了,其他的就不用多说了!”

    最后冷逸轩离开了,他相信不久之后就能够知道是谁在背后操控魏凯了,如果警察没办法动那个人的话,冷逸轩也不会让他好过的。

    其实魏凯是真的不知道上官萱儿和上官家的关系,其实姓上官的人不少,魏凯又是那种极少碰那些真正有影响力的权贵的人,所以当然不知道上官萱儿的事情了。

    但是现在的魏凯真的是走投无路了,要不是那个巷子还有一个通道,他现在说不定早就已经被抓进警察局了,只不过魏凯虽然逃了,可是他的腿却被打中了,现在魏凯通过码头离开了危险的地方,却没有藏身之处了。

    最后魏凯只能找齐玉环了,一想到但是齐玉环没有告诉他上官萱儿是那个上官家的人,打死他他都不会帮齐玉环的,现在魏凯就是来找齐玉环兴师问罪的。

    只不过魏凯的腿伤的不好走路,他只好匆匆的回到他一个隐藏的小房子里,然后赶紧拿出一些简单的药处理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拿了最后一点钱就来到手机店。

    魏凯现在懂得谨慎了,所以他用的是齐玉环给他的那张卡里的钱,接着买了新手机和新卡,魏凯第一个联系的人就是齐玉环,并且把齐玉环约到了他们之前见面的酒吧里。

    齐玉环并不知道魏凯的行动失败了,她以为魏凯已经得逞了,她打扮了一下之后立刻出门,来到酒吧的时候,天已经快黑完了,酒吧里人也多了起来,但是齐玉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吧台那里一杯接着一杯喝酒的魏凯。

    “怎么样了?事情成了吧?”齐玉环刚坐下来就迫不及待的问魏凯到底怎么样了,结果魏凯直接扯着齐玉环来到了别说,魏凯当然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齐玉环怎么样了,但是到了厕所就不一样了。

    “啪!”

    齐玉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魏凯一巴掌给打得有点懵,她愣了一会儿捂着自己的脸瞪着魏凯:“你疯了!打我干什么?是不是你不想要你的酬劳了?”

    结果魏凯更加生气,他一把揪住齐玉环的头发:“我他妈就是疯了,齐玉环你他妈就是想要害死我是不是?你是不是故意让我去抓那个上官萱儿的?你知道她的背景妈?我他妈现在所有兄弟都被抓紧去了,你说怎么办吧?”

    “我怎么知道!你们失败了?是不是有人知道是我让你这么做得了?”齐玉环直接推开魏凯,然后抓着魏凯的领子:“是不是你们败露了?有谁知道我们两个人认识?”

    “哈,你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让我去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你怎么不害怕了?”魏凯笑了一下,然后把齐玉环拉到自己面前:“我现在被警察通缉了,如果你不帮我离开,我就把你让我做的这些事情全都抖出去,别忘了,我还有我们之间的聊天记录和录音,我看到时候是谁更加亏!”

    “你……”齐玉环没想到魏凯做这种事情竟然还录音保存记录了,她脸色苍白的往后退了一步,最后还是答应了帮魏凯:“帮你可以,但是你必须要把那些证据毁了,不然我不会带你离开的,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