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获救
    冷逸轩有些烦躁的锤了一下他车子的车头,现在看向出租房里,似乎安静下来了,这是怎么回事?这孩子也没有哭声,会不会……警察局的人心里一颤,不知道到底出租房里出了什么事情。

    上官楠在家里等着也是很辛苦,一会儿又害怕孩子受伤,一会儿又害怕那些劫匪没有拿到钱却等来了警察而恼羞成怒伤害孩子。

    是个母亲都会有这样的顾虑,更何况上官楠还把上官萱儿当做是她的心肝宝贝,更加不可能安心的等着了。虽然上官楠相信冷逸轩,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由不得上官楠不担心。

    所以上官楠会和冷逸轩时不时的通电话,而且还会想,到底这是一般的绑架还是早就有预谋的呢?平常上官萱儿和冷忆楠他们上下学都会有专人接送,而且还派着保镖保护着,之前一直没有发生这种事情,现在上官楠和冷逸轩才刚刚重聚这么几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了。

    其实冷逸轩何尝不是在想这到底是不是巧合呢?可是世界上哪有这么多巧合呢?要说也只可能是有人刻意的,那个人是谁,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冷逸轩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在他们身边熟悉他们的人。

    冷逸轩再次把怀疑的目光转移到了齐玉环身上,但是一想也不对,因为冷秀雅也在被绑架的人质之中,齐玉环就算是再怎么不喜欢她的女儿,也不会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吧。

    所以冷逸轩现在疑惑了,只能和警察一起想想,先把两个孩子救出来再说,冷逸轩刚才提的方案没办法通过,他们只能再想想还有什么办法了,现在窗口不行,就只能门口了,门口如果有什么东西做掩护的话,或许有机会。

    此时魏凯已经差不多找到了可以逃跑的地方了,他们的人已经通过窗口观察过了,他们有两个窗口,一个是隐秘性的暗窗,就在卫生间对着的那个厨房的小窗口,虽然小了点,但是足够孩子和他们通过了。

    魏凯也算是个有情有义的,他先让自己的小弟先走,然后又把冷秀雅给推了出去,最后只剩下魏凯还有他怀里的上官萱儿的时候,魏凯想了想,就把上官萱儿给抬上去,谁知道上官萱儿刚才明明这么怕,突然间就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直接一脚踢开了魏凯。

    “啊!”魏凯被上官萱儿一脚踢到了胸口,只觉得胸口气血翻涌,而且特别的难受,而魏凯刚想抓起自己丢下的刀子的时候,上官萱儿却大喊大叫的冲向门口,想要开门的时候,魏凯感觉到外面的警察已经蠢蠢欲动了,他赶紧爬上窗口,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上官萱儿,然后跑了。

    冷逸轩听到上官萱儿呼喊的声音,他完全不顾一旁的警察的阻拦,自己比那些警察还要快速的冲进去,上官萱儿才刚刚扯开门口,却看到冷逸轩冲过来,然后抱着上官萱儿往旁边一滚,外面的警察立刻冲进来,却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劫匪。

    “萱儿你没事吧,没受伤吧?秀雅呢?她不是和你一起被抓了?”冷逸轩搂着上官萱儿上上下下的打量检查了一遍,发现上官萱儿白嫩的脖子上有一道被刀子压滚的血痕,他整个人就紧张起来。

    上官萱儿好不容易逃出来,她红着眼睛流着泪,指着厨房的那个窗口,然后抽抽涕涕的说:“秀雅妹妹被……呜呜呜,被他们从那里……带走了,我……呜呜呜,我是踢了那个人一脚,才,才逃出来的!你们,你们快去……快去救秀雅……妹妹……”

    “好孩子,不哭!”冷逸轩看着上官萱儿的眼泪,心里都要心疼死了,他伸手轻轻的擦了一下上官萱儿的眼泪,然后看着那些警察得到消息之后跑出去的背影。

    冷逸轩当然也担心冷秀雅,只不过他看到上官萱儿能够从那些人的手中逃出来已经是很不错了,现在孩子受了伤又受到了惊吓,他只能先把孩子送到医院去包扎一下伤口,并且给上官楠打了电话。

    冷秀雅被劫匪带走之后发现上官萱儿并没有被带出来,刚才又听到上官楠的呼喊声,冷秀雅以为上官萱儿已经被他们杀了,她一下想到这个可怕的事实,立刻哭了起来:“呜呜呜,你们杀了萱儿姐姐,呜呜呜,我打死你们,打死你们!”

    “别哭了!”那个抓着冷秀雅的小弟看着魏凯一脸狼狈的出来,却没有还上官萱儿,他们立刻问:“魏哥,你这是……那个女娃子呢?”

    “妈的,别提了,给她跑了!下次别让我看到她,不然一定捅死她!快走,警察就要追过来了,还有,把她的嘴给我堵上,吵死了!”魏凯一脸晦气的带着自己的小弟一起跑了。

    可是这几个人没有跑多远就被发现了,加上还带着冷秀雅这么一个拖油瓶,简直就是累赘,冷秀雅被那些劫匪吓得连哭都不会了,只会瞪着眼睛看着这些人,眼里满是惊恐。

    这些劫匪一把刀架在冷秀雅的脖子上,那白嫩的脖子很快就渗出一丝鲜红的血液,加上警察不敢轻举妄动,冷秀雅一下子没有忍住疼痛,直接哭喊了起来,一口就咬住了那个用刀低着她脖子的小弟。

    “哎哟!”小弟被这冷不丁的咬了这么一下,放射性条件的把手上的刀子给丢了,还想车冷秀雅给丢地上,结果魏凯一个紧张,直接捅了冷秀雅一刀,冷秀雅的手臂上被刺了一个很深的口子,顿时鲜血流不停。

    警察看到冷秀雅就这样被捅了一刀而且还被丢在地上,他们立刻冲过来,手上都举着枪,魏凯果然没办法在行动了,不过他们现在被堵在一个巷子里,但是巷子后面有个通往码头的通道,却被那些垃圾给挡着,别人看不到,魏凯却看到了。

    就在警察聚过来的时候,魏凯趁他们放松的时候,直接跑向那个通道,一下子扑进去,警察反应过来的时候追过去却已经不见了魏凯的身影了,但是魏凯刚才逃跑的时候被警察射了几枪,按照当时落在垃圾上的鲜血来看,魏凯至少中了一枪。

    最后魏凯的小弟被带回了警察局,而冷秀雅也被送到了医院,这边绑架中,冷秀雅是被伤的最重的人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