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齐玉环毒计
    虽然不知道齐玉环到底想做什么,还拿着程好意来做借口,但是冷逸轩觉得,齐玉环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对上官楠善罢甘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自己对上官楠的厌恶说出来,恐怕这个世界上也没有这样的人了吧。

    “小李,冷相濡哪里也派人盯着,要不动手,只要把他每天做的事情给我记录下来就行了!”冷逸轩想了想,说到底他还是有一些觉得愧对冷相濡的,所以才决定纵容冷相濡一段时间,至少要让冷相濡有机会改过自新。

    小李本来还想问为什么,毕竟当初冷逸轩就是针对冷相濡而派人监视冷相濡的,没想到这才没过多久,冷逸轩竟然改变主意了。这让小李觉得疑惑,但是小李也不敢多问,毕竟主子们的心思,他们怎么可能猜得到呢?只能这样就过去算了。

    “大少爷,二少爷最近只是在拉拢,不过不知道会不会……”小李担心冷相濡又生出什么事端出来。

    冷逸轩却不担心,他早就已经想过了,冷相濡并不能够撼动冷逸轩的地位,不仅仅是因为冷逸轩手里掌握着冷氏的一切,还是因为冷相濡并不是冷家的人,他根本没有资格继承冷氏。

    “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不是已经做好准备了吗,这还需要忌惮这些?”冷逸轩冷冷的扫了一眼小李,然后吐出这么一句,虽然他能够和上官楠在一起了,是一件好事,但是冷逸轩还需要顾忌太多事情,冷相濡这件事情就是其中一件。

    不过冷逸轩能够任由冷相濡这样放肆,可以说是足够给冷相濡面子的了,只不过冷相濡似乎并没有这样的觉悟,他以为冷逸轩是在京城被上官楠给迷住了,所以没有机会来管他了,一直在努力的拉拢自己的势力。

    齐玉环也在暗中帮着冷相濡做那些事情,因为齐玉环已经在冷逸轩和上官楠面前暴露了自己那种恐怖的心思,所以她只能用另一种方式来保护自己,保障自己现在这样衣食无忧的生活状况。

    于是本来还想着帮冷相濡在京城里建立势力的齐玉环被上官楠和冷逸轩可以在一起的消息给震得失去了理智,她离开了别墅之后就跑到了酒吧。

    在这个酒吧里,人多眼杂,加上齐玉环经过冷逸轩那次警告之后就变得特别小心,所以她特意选择了这么一个地方约人谈话,齐玉环这次想要让冷逸轩和上官楠后悔。

    他们不是以为自己最幸福的吗?他们不是以为上官老爷子和冷母同意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之后他们就能够让一家人团聚幸福的吗?她偏偏不让这些人如意!

    “这次的事情你们把握多少?”齐玉环终于见到自己的约来的人,这是齐玉环曾经的一个同学,只不过这个同学学坏了,之后就没有上学了,在道上也混出了一点名气,只不过齐玉环一直看不上他而已。

    魏凯穿着人模狗样的,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痞里痞气的,而且目光之中也多了一些流气,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看起来有一些小势力混混头子而已。

    “只要有钱,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我你还不放心嘛?好歹我们也是同学,作为同学,我做的事情肯定不会让你为难的!”魏凯笑了笑,他的目光毫不修饰的打量齐玉环,目光里带着一些猥琐的神色。

    齐玉环不喜欢,但是现在她有求于人,也不能不忍受了:“这就好,钱不是问题,只要你把事情给我办好了,别让人把目光放在我身上就行!对了,那户人家钱多的是,我想你应该不会嫌钱多吧!”

    “当然不会!是个人都不会嫌弃自己的钱多吧,齐大小姐和以前一样的大方好说话!”魏凯悄悄地摸了一把齐玉环的大腿,之后被齐玉环扇了一巴掌,然后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卡拿了出来,拍在吧台上:“别动手动脚的,你最好把事情给我办好了,不然……哼!”

    说完之后齐玉环就离开了,她可不想在这里呆着了,这些酒吧里的人刚才看她的眼神是那样的*,尤其是齐玉环那种自持清高的人,特别讨厌这样的眼神。

    魏凯看着齐玉环离开的背影,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有些干燥的唇,拿上吧台上的那张卡就走了,虽然不知道齐玉环为什么选择这里,但是魏凯真的是被这样灯红酒绿下齐玉环的模样给撩到了,尤其是魏凯和齐玉环还是同学的时候,齐玉环就是他暗恋的对象。

    齐玉环交给魏凯的任务只不过是一个很简单的任务而已,只不过魏凯不知道为什么齐玉环表现得这样的紧张,还非要说不能和她扯上关系,魏凯无所谓,反正他也算是混这口饭吃的,所以他习以为常了。

    这几天先去踩点,之后就开始行动了,魏凯想了想,这次或许是齐玉环和别人有什么恩怨也是说不定的,所以他也格外的注意齐玉环的行动,只是想不到齐玉环的目标竟然是这么一个弱不禁风的孩子。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魏凯为了钱,是那种什么都会做的亡命之徒,之前他做过一次牢,因为未成年,所以只坐过两三年,出来之后又开始他的生活,依旧是一成不变的无所事事。

    后来魏凯也有了自己的小弟,所以开始做了混混头子,慢慢的在京城的一片地区也混出了一些名堂出来,只不过还是上不得台面的小人物而已。

    齐玉环能够找上魏凯,完全就是因为魏凯这个人是个混混,平常又喜欢做这种事情讨生活,加上他这样的人,有命案,做什么事情也放得开,就算他出了事情,警察也不会查到她身上。

    这次齐玉环考虑周全了,甚至她给魏凯的那张银行卡也是她用手段办理的黑卡,只要魏凯把里面的钱取出来之后,那张卡就会自动注销,完全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所以冷逸轩的人只看到了齐玉环和一个流里流气的人在酒吧里聊天,之后齐玉环给了那个男人一巴掌就走了,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齐玉环已经和魏凯达成了某项协议,甚至已经把危险蔓延到了上官楠身边的人身上。

    此时魏凯已经开始行动了,他甚至已经踩好点了,只等着找一个合适的时间动手了,只不过这次比较麻烦,所以魏凯稍微花了点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