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恶意升起
    “怎么了?不认识了?”冷母笑了笑,看着冷逸轩和上官楠两个人惊讶的看着他们,无奈极了,这两个孩子都是做父母的人了,怎么还像是个孩子一样,对这种事情都这么惊讶,尤其是上官楠,她根本没有想到上官老爷子竟然和冷母和好如初了。

    冷逸轩最先反应过来,他上前搂着上官楠的肩膀,脸上带着一些笑意和感激:“妈,老爷子您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楠楠都快被你们弄糊涂了!”冷逸轩确实要被弄糊涂了。

    冷逸轩记得冷母当初提到那件事情和上官家的时候,眼里明明带着的是毫不解释的恨意和悔意,怎么今天突然就转变了,变成冷母主动带着冷逸轩来上官家用饭了?

    “老爷子,您这是在……”上官楠也看向上官老爷子,看到上官老爷子笑了笑,他伸出手来抹了抹上官楠的头发:“傻孩子,我知道我老了,曾经也做了不少错事,我做错的做严重的事情就是阻拦你的父亲,所以我前半生都活在悔恨之中,五年前我强行把你囚禁在上官家,取了你的记忆,让你忘了冷逸轩,后来我才知道,我做错了,现在,改正应该还不算晚!”

    上官楠看着上官老爷子,眼睛不由自主的红了,上官老爷子前半生到现在一直都是威严而又受人尊敬的存在,可是他现在说这幅平常的样子对自己说,他错了,之前他一直以为是对他们好的举动都是错的。

    “谢谢您老爷子!”上官楠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她只能用“谢谢”来表达她内心的激动和感激,她没有走上她父亲的老路,而是完成了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

    上官老爷子和冷母带着上官楠、冷逸轩和迟迟赶来的上官寒、上官锦天一起愉快的用了晚餐。

    这两家人在这二十几年之后,终于又坐在一起吃饭,和睦得就像是当初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上官锦天知道了上官老爷子的选择之后,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因为上官锦天最怕的就是上官老爷子太过执着于那些了,这样的话他的身体就会一天比一天差。

    现在好了,心病都治好了,还怕身体上的疾病治不好吗?上官锦天虽然对冷逸轩并没有太多的感觉,但是他也和上官寒一样可以感受到他对上官楠的爱护和珍惜,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够一直这样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冷逸轩和冷母回到别墅的动静太大,或者是冷母与冷逸轩交谈的内容被齐玉环听到了,她现在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狠狠地用剪刀剪着枕头和被单。

    “该死,你们都该死!”齐玉环听到冷母竟然和冷逸轩去了上官家,还和上官老爷子愉快的两套了,并且他们通知上官楠与冷逸轩在一起了,多么好的结局啊,可是这偏偏是齐玉环最不想见到的结局。

    “凭什么你们都能够得到你们想要的,凭什么你们比我幸福!”齐玉环揪着那些被她剪得七零八落的被单和枕头把几年的绒毛给别出来,丢得地上到处都是。

    齐玉环不甘心,她好不容易探听好了冷家和上官家之间的恩怨故事,想要去告诉冷母,并且想着冷母会阻止他们在一起,谁知道,这才过去短短的一天时间,一切就都转了风向了。

    “上官楠,你凭什么什么都比我好,你凭什么得到了所有我想要的到却一生都不一定能够得到的东西?你凭什么?!”齐玉环沙哑着声音狠狠地说,她不甘心啊。

    不知道是不是冷母对齐玉环的心思猜到了几分,所以她没有在这个时候去烦齐玉环,反而是和冷逸轩交谈了今后和上官楠的情况,毕竟上官楠怎么说也是冷逸轩的妻子。

    但是当初冷逸轩和上官楠结婚的时候,结婚证上写的是米楠的名字,现在米楠已经是上官楠了,所以冷母决定让冷逸轩和上官楠去民政局把结婚证给改过来。

    齐玉环此时在自己的房间里已经气得看到什么东西都想砸了,要不是她知道冷逸轩和冷母还在楼下,她什么都得忍住,不然冷母知道她的心思,一定会处处限制自己的。

    冷逸轩知道齐玉环的心思,但是他不打算招惹齐玉环,省得被齐玉环这条疯狗给反咬一口,到时候就什么都不值得了。

    现在冷逸轩大概不知道,齐玉环早就已经对上官楠恨之入骨了,甚至已经在知道冷母和上官老爷子有意让他们两个人重归于好的时候,齐玉环心里就升起一股怨气,她想要让这对有情人分开,不让他们在一起。

    心里升起一计,齐玉环原本怒气满满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齐玉环把手上的枕头屑给丢在地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拿起自己的包包,在冷逸轩和冷母都聊得进行的时候离开。

    “玉环啊,你这是要去哪里?已经挺晚了,要玩明天再出去吧!”冷母看了看要出门的齐玉环,然后出声提醒齐玉环,正准备来到门口的齐玉环愣了愣,收回自己快要踏出去的脚,对着冷母笑了笑。

    齐玉环心里想了想,想到一个不错的理由:“妈,我出去还不是好意叫我嘛,她今天心情不太好,自己一个人跑到酒吧去喝酒了,我怕她一个女孩子的在酒吧出什么事,所以就想去把她带回家来,毕竟一个女孩子家家的。”

    确实是一个好理由,程好意是冷母的表妹,可以说冷母对程好意还是不错的,听到程好意一个人跑到酒吧去,冷母也不管什么门禁的事情了,她催着齐玉环赶紧去把程好意带回家去:“好意去酒吧了!这小妮子不知道轻重,你既然是好意的好朋友,那就快点去酒吧把她带回家去吧,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在外面多危险啊!!”

    听到冷母松口,齐玉环心里暗喜,然后没有看到冷逸轩疑惑的脸色就离开了冷家,此时冷逸轩心里已经在怪异齐玉环了。

    按理说齐玉环听到了冷逸轩和上官楠即将要重新在一起了,她的情绪就算不会这么激动,也不应该这样平静,甚至还说要去接程好意回家吧!

    为了查清楚齐玉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冷逸轩让人去齐玉环的房间里看看,得到的消息却是齐玉环的房间里一团糟,尤其是床上,被单和枕头都乱成一团了,还被剪烂了,丢在地上。

    这说明齐玉环刚才的情绪很激动,为什么却能够若无其事的说要去接人?冷逸轩脑海里闪过一些什么念头,心里有一些不安,然后派人密切监视齐玉环的一举一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