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冷母与上官老爷子见面
    冷母并不怎么惊讶,毕竟冷逸轩已经和她打过预防针,任务也知道米楠就是上官家的三小姐上官楠,只不过她心里有一个猜测,冷母并不算是完全了解当初的真相,她也想过了,或许与上官家的恩怨应该好好的理清一下了。

    “惊讶,我为什么要惊讶?楠楠是上官家的人我早就知道了,只不过没想到她是上官三小姐!”冷母笑了一下,齐玉环并不知道冷母那一声笑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冷母和平常不太一样,似乎情绪有一些复杂。

    齐玉环想了想,然后又把自己在上官楠病房里说的那番话又说了一遍:“妈,你就算是知道上官楠她在上官家,可是这么多年了,她都没有回来过,难道是有人强迫她不回来的吗?我看就是她自己被那些繁华迷了眼,不愿意再回到我们冷家了!”齐玉环继续想要让冷母厌恶上官楠。

    谁知道冷母只是点点头:“嗯,我知道了,今天你回来了就去休息吧,别每天都跑出去,秀雅是你的孩子,你也要给孩子树立一个榜样!”冷母突然转移话题教育齐玉环,让她把关注点放在孩子身上。

    “妈!秀雅有你照顾着我也就放心了,我这也是为了这个家,不然我怎么会总是跑出去,谁不希望清闲一些呢!”齐玉环故作伤心的说着,然后在冷母看不到的地方嘴角微微的勾起。

    其实齐玉环就是看到了冷母对她的态度不怎么好,然后她就耍些手段让冷母对她也没有那么多的要求,果然冷母把注意力放在了齐玉环身上:“冷家的事情有相濡和逸轩,你一个女人家管这些做什么!”

    “妈,我也是为了减轻相濡的压力呀,您又不是不知道,相濡在国外这么久,那些冷氏的员工没几个是服他的,我也是想帮帮相濡!”齐玉环垂头装作娇羞样子,冷母看得出来齐玉环和冷相濡能够这样互帮互助,也是好事。

    冷母点头,脸上满是赞同:“行了,我老了,也管不动你们了,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只不过看到你们夫妻两个能够这样相敬如宾,我就很开心了!”冷母说着挥挥手,然后让齐玉环离开,自己则是上楼去换衣服。

    齐玉环得到冷母的首肯,赶紧离开了,齐玉环当然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出现,什么时候该离开了,她然后冷母上楼去,心想冷母应该已经对上官楠的印象不太好了吧,心里这么想,齐玉环就赶紧离开了,她要好好的庆祝一下。

    然而冷母上楼去换衣服,完全是想出去,然后去上官家见一见上官老爷子,这么多年过去了,冷母一直逃避过去,让自己活在怨恨和后悔之中,现在她知道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先不说上官楠在五年前就已经认了上官家了,但是她却没有告诉他们,可能是因为上官老爷子特别嘱咐了,现在上官楠时隔五年又和冷逸轩相认,冷母觉得冷逸轩和上官楠真心相爱,虽然当初的恩怨让冷家和上官家势如水火,现在为了两个孩子,冷母决定和上官老爷子谈谈。

    从来没有想过冷母还出现在上官家,王管家已经不是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年轻的管家了,他看到冷母的时候有些惊讶,但是还是很恭敬的车冷母给请进去了,还特意自己亲自给冷母泡了一壶茶。

    “王管家,说起来我们也已经有二十多年没见了,岁月蹉跎,你也老了!”冷母看到王管家捧着一壶茶过来给自己的时候冷母她看着王管家的眼里带着一些怀念的意味。

    王管家顿了顿,然后把茶壶给放好,然后给冷母倒了一杯茶,这才退到一边对冷母点点头:“是啊,那个时候程大小姐还很年轻,现在……哎,我们都老了!”王管家的语气里满是沧桑的无奈。

    “叫什么程大小姐?我早就已经和程家脱离关系了,我要在是冷太太了!”冷母笑了笑,语气里完全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只是再说出一个事实而已。

    上官老爷子听到冷母亲自上门,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了,但是他也很快的从楼上下来,也算是故人相聚了,上官老爷子想到冷母自从当年一气之下和程家断绝关系之后搬到了h市,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一面了。

    “程丫头,你……哎……二十多年了,我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你了,没想到……我以为你是恨我的,不愿意再来见我了。”上官老爷子坐在主位上,看着冷母,叫着当初见到冷母的时候经常叫的那个称呼。

    冷母一瞬间红了眼,她想起当初他们程家和上官家、冷家那样的要好,几个孩子几乎都是一起长大的,加上秦闾也是,但是没想到最后他们竟然是这个结局。

    “老爷子,要说恨那也是过去了,当初……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我确实恨过,但是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恨也谈不上了,只是想着,我们几家都是世交,那些恩恩怨怨什么的,能够过去的就过去吧!”冷母摇摇头,她现在想起当初冷父、上官浩然、上官南天和秦闾死的时候的惨状,冷母的心还是有一些微微的疼痛。

    上官老爷子知道冷母现在差不多已经释怀了,他们悔了这么多年,恨了这么多年,这件事情压在他们心上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应该放下了。

    都是半截身子埋黄土的人了,这些恩恩怨怨,也应该随着他们的老去而归于尘土了:“程丫头你能这么想,我真的很欣慰,我是半截身子埋黄土的人了,已经看开很多了,过去的事情,我也想过了,让它过去吧,你也别想这么多了,现在秦闾的那个孩子还在你身边吧,他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现在他是我的小儿子,叫冷相濡,我别的不求,只希望他们兄弟俩能够和和睦睦的生活,我们已经老了,孩子们的幸福也应该看他们自己的选择,您说是不是?老爷子。”冷母试探性的看了看上官老爷子。

    上官老爷子也点点头,他曾经是害怕冷母不能接受上官楠是上官家的人,会反对冷逸轩和上官楠在一起,毕竟他们的父亲都是因为自己的果断决绝才丧命的。上官老爷子今天也想和冷母一起说一说这件事情,没想到冷母自己先提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