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因为我恨你
    齐玉环一直以为自己还能够再多听一些,可是她错了,刚才齐玉环偷听到了那些,她还不走,结果被来看望上官楠的上官寒给抓了个正着,而且上官寒了不是我一般的男人,他对女人并不会什么怜香惜玉的。

    齐玉环被抓到的时候,她尖叫起来:“啊,你是谁啊,放手!”齐玉环不知道是谁一手拍到她的肩上,然后一把把她抓了起来,齐玉环因为正在做亏心事,所以一下子就被上官寒给吓到了。

    “这句话因该是我来问你吧!你到底是谁?躲在这里在偷听什么!”上官寒声音里带着冷气,并且对齐玉环这种贼头贼脑的人表示一点都不会心慈手软的,他直接揪着齐玉环进入病房。

    齐玉环原本并不想这样被上官寒抓着来到上官楠和冷逸轩面前的,可是上官寒却已经把她推进去了,齐玉环一边挣扎,一边尖叫:“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放开我!放开我啊!”

    “闭嘴!这里是医院,如果你想直接进警察局,那你就叫吧,我绝对不会手软的!”上官寒丢下这么一句话威胁齐玉环,齐玉环果然安静下来许多,她整个人就这样暴露在上官楠和冷逸轩面前了,可是齐玉环有些惆怅,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冷逸轩倒是冷了脸,能够被上官寒这样抓着丢进来的人,齐玉环也算是第一个了,而且齐玉环怎么会在这里,看她的样子,似乎已经在门口很久了,说不定已经听到了不少事情了:“你怎么在这里?”

    “弟妹真是巧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你来这里干什么?”上官楠坐靠在床上,她微微眯了眼睛看着齐玉环,齐玉环被她这种眼神看着特别的难受,所以齐玉环有些心虚的看向窗外:“谁喜欢在这里遇到你!我只不过是路过看到大哥而已!”

    “楠楠,你别听她乱说,我刚才看到她在门口那里鬼鬼祟祟的,谁知道她到底在那里干什么,说不定就是来偷听你们讲话的!”上官寒直接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手里捏着一根叉子正在吃水果。

    齐玉环被上官寒说了个正着,她看了一眼冷逸轩,然后硬着脖子说道:“谁稀罕听你们说话!哼,米楠,不对现在应该叫上官三小姐了!一别五年,你现在混的真是好啊,竟然成了什么三小姐,哼,正是得了富贵的生活了就忘了大哥了,这五年都不回来看一眼他们!”

    “你在乱说什么!”冷逸轩和上官寒知道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所以不容许齐玉环这样说上官楠,齐玉环被冷逸轩这一声给吓到了,但是她还是看到了上官楠脸色苍白的样子,她又笑了:“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她就是这样,嫌贫爱富,身份高了就抛弃了大哥你,难道不是吗!?”

    “随便你怎么说!”上官楠吸了一口气,然后看了看冷逸轩和上官寒,让他们稍安勿躁,她突然语气变得冷淡了一些,齐玉环这样的人,你越是对她好,她越是顺着杆子往上爬,完全不把你的好放在心上,上官楠也算是看透了这一眼,这才没有因为齐玉环的那句话而生气。

    齐玉环以为是自己说对了,所以上官楠才这幅表情的,她笑了笑,没想到接着上官楠又说话了:“其实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正好今天你也在这里,我就一起问了吧,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我很想问这是为什么,从我进入冷家开始,你就一直不喜欢我,甚至可以说讨厌我,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齐玉环听到上官楠这个问题的时候,瞬间就笑了,她的笑容里更多的是疯狂的味道:“你竟然问我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你都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吗?哈哈哈!”

    齐玉环笑的有些疯狂,但是上官楠和冷逸轩都冷静的看着齐玉环笑,等到她笑够之后,齐玉环才看着上官楠,然后眼里带着红色的血丝:“因为我恨你!我恨你夺走了我最爱的人,我恨你得到了一切我都想得到的东西!”齐玉环恨得真的没有一点根据。

    因为上官楠当初还是米楠的时候,她嫁入冷家完全是因为米国立想让她代替米娅嫁给残疾的冷逸轩,而上官楠当初也是因为自己家庭的无可奈何才和冷逸轩在一起,最后他们日久生情,这才真正在一起了。

    “恨?你最爱的人?”上官楠皱眉,抬头看了看冷逸轩,冷逸轩也皱眉看了看上官楠,只有上官寒突然对上官楠他们之间的三角恋给吸引,一下子赶紧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听八卦。

    齐玉环一步一步的靠近上官楠,然后一字一句的对她和冷逸轩说:“是!上官楠你代替米娅嫁入冷家,成了逸轩的妻子,你知不知道,我从小就喜欢逸轩,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做,可是他却选择了你!我嫉妒你,我恨你,恨不得你消失了之后就再也不要出现了!”

    “我和逸轩两情相悦,我们在一起也是名正言顺的,倒是你齐玉环,你现在是冷相濡的妻子,你现在说这些,难道不觉得有违道德?你到底是安的什么心进入冷家的!”上官楠一想到齐玉环进入冷家六年了,却一直觊觎着冷逸轩,而自己不在的这五年里,她也一直盯着冷逸轩,上官楠心里就不舒服。

    齐玉环眼睛通红,她表示对上官楠说的那些并不在意:“那又怎么样?我爱他胜过爱我自己,为了能够在他身边,离他近一点,我宁愿嫁给冷相濡,可是呢,你失踪了,他却依旧不放弃寻找你,这是为什么?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我哪里不如你了!”

    “你哪里都不如楠楠,就算你再怎么美丽,再怎么动人,我都不会看你一眼,因为你不是她,你比不上慢慢的一根手指头!”冷逸轩黑着脸打断齐玉环的话,他对这个女人的疯狂真是无语了,而且齐玉环还在上官楠的上官寒的面前说出来这让冷逸轩更加厌恶齐玉环。

    齐玉环听到冷逸轩在上官楠面前这么说自己,她整个人就像是备受打击一样,她微微往后退了一步,没想到冷逸轩竟然会这样说,她心爱的人,从小到大一直执着的人竟然说他讨厌自己,比不上上官楠这让齐玉环怎么受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