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疑似故人
    一想到秦丽等了上官南天这么久,可是最后却一样等不来上官南天,而上官南天早就在二十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可怜秦丽在h市等了上官南天二十几年,这真是一场天意弄人啊。

    不知道上官楠在幼儿园门口坐了多久了,久到上官楠以为已经快要在这里坐够一天的时候,上官楠有些头晕了,她的伤口本来就没有好全,加上自己一个人出来又吹了风,伤口虽然没有恶化,但是也让上官楠难受得够呛。

    此时冷逸轩已经快要疯了,他沿着医院附近的几条路线走了一圈也没有见到上官楠,他现在已经在脑补各种上官楠被绑架、或者发生意外的剧情了,这就是关心则乱,冷逸轩越乱就越慌,差点连自己的方向盘都抓不住了。

    幸好上天还是比较照顾冷逸轩的,他终于在一天通往上官萱儿的幼儿园的路上发现了坐在幼儿园对面花园椅子上的上官楠,看着她有些出神的脸和空洞的眼睛,冷逸轩心疼极了。

    “楠楠!”冷逸轩赶紧下车,然后直接冲过去,在上官楠慢半拍的转过头的动作中,一下子紧紧的拥抱住了上官楠,把脸埋在她的脖颈处,嗅着上官楠身上混着一点消毒水味道的气息,心情瞬间安静下来。

    上官楠缓缓的伸手回抱冷逸轩,然后有些呆呆的样子问:“你怎么来了?你……你不是应该在公司的吗?我……我出来走走,怎么……在这里看到你!”上官楠完全不知道因为她的“走走”,她病房门口的两个保镖差点没被上官寒给吓死。

    “走走?你走走就跑到这里来了?楠楠!你让我怎么对你才好?让你一个人留在医院里真是我最大的过错!”冷逸轩叹了一口气,亲了亲上官楠的发丝,然后把上官楠搂在怀里,然后问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怎么出来了?还跑到萱儿他们的幼儿园来了?”

    上官楠抿嘴,沉默了大概有两三分钟,她在考虑自己应该怎么说出口:“我……老爷子和我说了当年的事情,原来……你父亲是因为我父亲被去世的,我父亲是想要去h市接母亲的,可是却在路上发生了车祸,还连累了你的父亲!”

    “这些我都知道,妈已经告诉我了!”冷逸轩再次搂紧了上官楠,让她不这么害怕,并且还安慰上官楠:“我知道这件事情,并不怪伯父,更加不会因为当初的事情迁怒你,楠楠,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相信爸爸和伯父都希望我们能够幸福的生活下去!”

    “可是我……如果不是因为当初程家和上官家的联姻,也不会发生这些事情,确实……是我们上官家对不起你们冷家!”上官楠叹了一口气,她身后抱住冷逸轩的腰,把脸埋在冷逸轩的胸前,声音闷闷的传出来。

    冷逸轩感觉到上官楠再哭,因为上官楠的眼泪滴在他的衬衫上,薄薄的衬衫被泪水浸湿之后贴在他的身上,所以冷逸轩还能够感受到上官楠冰冷的眼泪落在的感觉,他轻轻的环住上官楠,等着她哭够了,停下来了,再带她回医院。

    不知道过了多久,上官楠觉得自己的眼睛涩涩的,觉得很不速度,她从冷逸轩的怀里把头抬起来,脸上全是因为哭泣而变得通红的样子,头发也贴在她的脸颊两旁,显得特别的凌乱。

    “好了这件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们回医院,上官寒因为你失踪的事情快要急疯了!再不回去,只怕老爷子到时候知道了情况就不好了!”冷逸轩笑了笑,帮上官楠把头发挽好,然后扶着她上车。

    现在上官萱儿和冷忆楠他们还没有放学,所以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幼儿园门口,上官楠和冷逸轩在那里呆了蛮久,还说了不少话可惜最后上官楠他们还是没有等他们放学就离开了。

    回到医院的时候,上官寒在上官楠的病房里等着冷逸轩带着上官楠回来,谁知道上官老爷子由王管家推着过来了,等到上官老爷子进入上官楠的病房的时候,却发现上官楠不在,只有一个上官寒在。

    “你怎么在这里?楠楠呢?她去哪里了?”上官老爷子拍了拍自己坐着的轮椅,一脸怒意的看着上官寒,之前上官楠对上官老爷子说那些话,上官老爷子也不曾这样生气,结果就因为上官楠不见了,上官寒又在这里神色躲躲闪闪的,让上官老爷子不免生出一些疑惑出来。

    上官寒有些无奈,他又不知道怎么回答老爷子,可是又不敢告诉老爷子上官楠失踪的消息,只能赔笑的给上官老爷子倒了一杯水:“哎呀老爷子!这人在病房里闷久了总要出去走走不是!楠楠出去走走去了,她说自己一个人在病房里待太久了,闷得慌!”

    “真的?那她人在哪里!我让王志去找!”上官老爷子明早不相信上官寒的鬼话,正想让王管家带人去找的时候,冷逸轩扶着上官楠回到病房了:“老爷子生什么气?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刚才出去走了走,现在舒服多了!”

    “楠楠,你去哪里了?我很担心你,你……”上官老爷子推着轮椅过去抓着上官楠的手,抬头的时候顺眼瞟了一眼冷逸轩,可是就是这一眼让上官老爷子愣住了:“真像啊……”

    王志也看了看冷逸轩,他眼里带着一些惊讶,确实很像,也难怪上官老爷子会突然愣住了,王王志迅速看了看上官老爷子,发现他出了看到冷逸轩的时候比较惊讶之外,脸色还有一些慌乱,其余的都还好。

    “老爷子?您说什么像?像什么?还是说你认识逸轩?”上官楠有些不明所以的问上官老爷子,却看到上官老爷子微微松开她的手,有些不安的转过头不再去看他们:“回来了就好,下次出去你记得把保镖带上,别再自己一个人出去了,让老头子我担心!”

    “我知道了老爷子,您还是快回去休息吧!”连上官楠都能够看出上官老爷子不对劲了,可是上官楠又不知道上官老爷子到底是怎么了,只以为他是身体不太舒服,就让他早点回去休息去了。

    等到王管家把上官老爷子推回自己的病房的时候,原本安静的病房里突然想起上官老爷子的声音:“很像,是不是?王志,那是冷小子的儿子吧,果然是父子,样貌气度都这么的不凡!”

    “老爷子,您还是不要在想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人都应该向前看!”王管家叹了一口气劝上官老爷子放宽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