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老爷子的悔意
    看着上官萱儿和冷忆楠这样可爱,可是上官楠却没有办法看着他们兄妹两个人一起从小长大,心里不免有一些遗憾,而且上官楠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没有真正的让他们拥有一个完整的家,现在好了,他们一家人能够团聚了,这也是上官楠乐意见到的。

    “我知道了!二哥,你帮我带着孩子们,我这里没办法照顾他们,而且我和老爷子还有一些事情要说,你知道的!”上官楠看了看上官寒,她听到了外面有轮椅的声音,上官楠知道那应该是刚刚恢复一点的上官老爷子。

    也不知道上官老爷子为什么突然急着赶过来,上官楠觉得她真的不孝,一直让上官老爷子这样的伤心,以前是,现在还是,所以上官楠想着,应该好好的和上官老爷子道个歉。

    大概是知道上官老爷子和上官楠之间的对话不方便让第三个人知道吧,上官寒就带着孩子们离开了,尤其是冷忆楠,在他离开的时候,上官老爷子还特意看了看他,心里有一些欣慰。

    “老爷子,您来了!”上官楠这次没有这么的激动了,她微微对上官老爷子点头,并且站起来,接过王管家的手,自己亲自去推老爷子进入病房,让王管家在门外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上官老爷子的脸色有些灰白,竟然有一种即将要辞世的模样,上官楠身上的伤口好的差不多了,只不过老爷子也在这里,她就当做是陪着上官老爷子住几天医院吧:“老爷子,前两天是我的态度不好,我不应该这样对您说话!”

    “孩子,这不怪你,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我的错啊!如果不是我当初阻拦,南天也不会发生那些事情!”上官老爷子一想起当初自己最优秀的两个儿子和冷父一起死在那个阴雨的夜晚,他的心痛得让他快要呼吸不上来了。

    上官楠抓着上官老爷子的手,发现上官老爷子的手一片冰凉,如枯树皮一样的皮肤已经失去了水分,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把枯骨,随便一用力就能够碎掉一样。

    “老爷子,当年的真相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我也很想了解,但是如果您不想说的话,我不会勉强!”上官楠想了想,她不能逼着老爷子把真相说出来,让老爷子再次进入急救室的话,她就真的是不孝了。

    上官老爷子摇摇头:“这么多年了,上官家的人没人敢提起,他们不说,我不说,这件事情就成了禁忌了,可是在当初,这件事情也算是一件轰动京城的事情,我非常的后悔,如果……哎……”

    看着上官老爷子静静的陷入回忆之中,上官楠没有开口去打扰上官老爷子,只是帮他倒了一杯热水,然后带着上官老爷子来到床边,自己坐在床边听着上官老爷子的回忆。

    大概过了大半个小时,上官老爷子说到自己逼着上官南天娶程家的三小姐的时候,上官南天拒绝的情景:“你不知道,当初你父亲在程家上门约定婚约的时候你父亲的反应,他告诉程家人,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而且还要去带她回来,我当时觉得你母亲是个乡野村妇,老天是多么优秀的一个人,怎么可以就这样草草的和别人在一起呢!”

    “所以我就说,如果他出了这个门,把那个女人带回来,我就不认他这个儿子,没想到他还是离开了,当天就气得自己一个人跑了出去,当时下着雨,我还让你二伯出去找了,并且发动冷家的小子一起去,你父亲兄弟还有冷家小子、秦闾都是我看着长大的,让他们去找老天师并且劝劝他,应该比我说要有效果!”上官老爷子叹了一口气,他当时是这么想的,没想到竟然害了那几个小辈。

    上官楠大概能够想到上官老爷子有多么的后悔了,就是因为他和上官南天的赌气,就害得上官南天离家出走,上官浩然、冷父和秦闾一起去追,谁知道下雨天竟然发生了这种连环车祸,也难怪老爷子会伤心得不肯再提这件事情了。

    “那您是怎么知道我的存在的?冷家和上官家的恩怨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对吗?”上官楠很快就想到了她想要问的问题,她和冷逸轩能不能在一起,就要看老爷子愿不愿意放下当初那段往事了。

    上官老爷子点点头,喝了一口快要凉掉的水,他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你父亲出事后我一个人在他的房间里待了好多天,看着你父亲的日记,我才知道他喜欢的那个女人在h市,冷家也在那个时候搬到了h市,我派人去查了,还特意取了一些你的头发验了dna,你确实是南天的女儿!”

    “当时我也有关注过冷家的发展,发现冷家并没有想要回来的意思,我……我对冷家其实是有愧疚的,但是南天和浩然的死是我一直过不去的坎,我放不下,也不敢去见冷家的人,更不想让上官家的人和冷家有任何的关联!”上官老爷子说完这些,脸上一片苍白。

    任何人都无法经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更加无法忍受自己最出色的孩子就这样离开了,上官楠可以理解失去亲人的痛苦,秦丽离开的时候,上官楠身边还有一个冷逸轩,可是上官老爷子的两个儿子离开的时候,他身边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人。

    “老爷子,别说了……对不起,是我不好!”上官楠红着眼抓着上官老爷子的手,一个忍不住就张开双臂抱住了上官老爷子,她真的错了,大错特错,不应该这样逼着老爷子把自己的伤疤再次揭开的。

    上官老爷子轻轻的拍了拍上官楠:“好孩子,我没事!人老了就容易多愁善感这些事情都过去多少年了,可是我就是放不下,顾及太多了,总想着为儿孙多做点,但是已经没有力气了。”

    “不会的,不会的,老爷子,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真的,你还要看着萱儿和忆楠长大,你还要看着他们上大学结婚呢!”上官楠吸了吸鼻子,然后抓着上官老爷子的手,把自己的温度传给他。

    上官老爷子笑了笑,把手上的杯子放在桌子上,他笑起来让脸上扬起不少皱纹,显得更加的沧桑了:“傻孩子,人都是要死的,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