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冷逸轩的纠结
    “妈,这些年,辛苦你了!”冷逸轩轻轻的抱了一下冷母,这些年来,冷母一直忍辱负重的把他和冷相濡养大,辛辛苦苦的支撑起冷氏,把它做到现在这么大,实在是不容易。

    冷母抱着冷逸轩,叹了一口气,现在孩子也这么大了,冷母要说还这么怨恨那是不可能的了,时间慢慢的沉淀下来了,冷母心里虽然一直不愿意再和上官家有什么来往,所以冷母才来到h市不愿意回到京城。

    而且冷母这么多年了,她也曾经时不时地想起当初那场车祸发生的时候,如果自己劝着点冷父,让他不要去找上官南天,不要掺和上官家的事情,会不会冷父就不会死呢?

    多少次冷母都有梦到过冷父没有去找上官南天,那他现在还在冷家,他们一家人还在京城好好的生活,冷氏也不至于来到h市这种小地方发展,冷逸轩也会跟在冷父身边长大,一切都会好好的。

    但是等到梦醒过来之后,冷母发现这一切都只是她自己想的而已,这个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如果”呢?所以冷母慢慢的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她也想到了上官老爷子比她还要惨,上官老爷子就这么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女儿已经远嫁外国,上官浩然虽然娶了妻子生了一个上官锦天,后来上官浩然出事的时候他的妻子怀着第二个孩子才五个多月。

    所以因为那场车祸,上官老爷子一下子失去了两个最出色的儿子,而冷母失去的是她最爱的丈夫,两个人都是那场车祸的受害者,司机也因为这件事情而做了几年牢,但是这怎么让上官老爷子和冷母解气呢,可是这是法律规定的,他们也没办法。

    “我先上去了,晚饭不用叫我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冷母叹了一口气,她现在回忆起当初那段时间的事情,心情瞬间不好了,当然,对于米楠就是上官家三小姐这件事情,冷母还没有关注到。

    冷逸轩点点头,但是他还是担心冷母,所以在冷母上楼的时候还对冷母说:“妈,我就在楼下,有事您叫我!无论如何我都在您身边!”就像父亲还在您身边一样给您依靠!

    不知道冷母是不是听到了,她的背影顿了一下,然后继续上楼去,没有回应冷逸轩,不过冷逸轩知道,冷母一定是听到了,她只不过是不想转过头来面对冷逸轩而已。

    其实冷逸轩心里多少也是有一些震惊的,冷母自己一个人隐藏着这些秘密到现在,一定很辛苦吧。

    可是真相是这样的,这要他怎么面对上官家的人?其实冷逸轩也觉得上官家的人对不起他们冷家,可是冷父当初坚持要去,他自己难道就没有责任吗?

    这其中的对与错又有谁能够分得清呢?冷逸轩叹了一口气,当年他还太小,只记得后来冷母带着他们搬了一次家,可是具体发生什么冷逸轩不记得了。

    而他知道冷相濡不是他的弟弟这件事情是在他十岁的时候看到了冷母收起来的一本相册,里面有秦闾、秦闾的妻子和冷父、冷母的项链,秦闾的妻子抱着冷相濡,冷母抱着他,他们笑得很开心。

    后来冷逸轩问冷母这照片上的人是谁,冷母告诉他冷相濡是秦闾的儿子之后冷逸轩好久才反应过来,相信那个时候冷相濡就在门外,所以听到了吧。

    不管怎么样,冷逸轩一直对冷相濡不错,只不过冷相濡似乎怀有别的心思。不过今天冷逸轩听到冷母说了事情原有之后,他觉得他们冷家确实对不起冷相濡一家,所以冷逸轩决定放松对冷相濡的监控和打压。

    不管怎么样,这是他们冷家欠他冷相濡的,该还的,冷逸轩一定会还,只要冷相濡不这么过分,冷逸轩都会纵容。

    只不过冷逸轩想到了上官楠,如果她知道自己的父亲和他的父亲的死有关的话,她会怎么想?说到底上官南天要跑是因为程家和上官家的联姻,而冷母是程家的人,并且也是因为冷母悔婚了,程家才想着再给上官家联姻。

    所以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他的父母与上官家的恩怨,这才让上官家的人这么不待见他们冷家吧。

    如果有一天上官楠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之后,她会如何抉择,是留在上官家永远不再见他和冷忆楠了,还是不想被上一代人的恩怨所束缚,和自己一起对抗上官家呢?

    可是上官楠性子本来就软,加上了现在老爷子已经病倒了,她特别的自责,难保上官楠不会为了老爷子而放弃和他在一起。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冷逸轩到底会放手还是一直等着上官楠,继续和她在一起呢?

    这么想来,冷逸轩自己都乱了,他不敢继续往下想,甚至担心自己想多了,或许上官楠并不是那样的人呢!

    此时哇病房的上官楠醒过来之后发现上官寒带着冷忆楠和上官萱儿进来,他们两个孩子表现得特别的乖,尤其是冷忆楠,上官寒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乖得让上官寒更加喜爱冷忆楠了。

    毕竟上官萱儿太闹了,而且比较折腾上官寒,冷忆楠的乖巧懂事确实让人心疼:“我说楠楠啊,你这两个孩子都这么可爱,不如你给我一个养着吧,你看我也挺喜欢孩子的!”

    “那可不行,你要是想要孩子的话自己生一个,还有你别打我家孩子的主意,别忘了忆楠是老爷子留给冷家的,萱儿是留在上官家的!你敢要哪一个?”上官楠苍白的脸扯出一个笑容,勉强调笑一下上官寒。

    上官寒知道上官老爷子没什么大事之后,他整个人就放松下来了,还特意带着冷忆楠和上官萱儿去看望老爷子了。老爷子看到冷忆楠乖巧懂事,也满意的点点头,觉得冷逸轩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他把孩子教的挺好。

    “你别这么说啊!我怎么知道我自己生出来的孩子有没有忆楠和萱儿这么可爱啊!而且我还想和你一样要一对双生子了,儿女双全多好啊!”上官寒说着眼里闪过一丝落寞,或许他这个愿望没有办法实现吧。

    不知道上官楠是不是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急忙转移话题:“行了行了,怎么不见逸轩?我记得我睡着之前他还在这里的,怎么我醒过来了人就不见了?”

    “妈咪,爹地他回家了,说是有事情!晚点再来看妈咪,要我和妹妹看着妈咪好好吃药!”冷忆楠重复了一遍冷逸轩的话,然后眼睛闪着光拉着萱儿坐在上官楠的床边,整个人就像是怕在床边看着上官楠特别期待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