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当年真相
    冷母一下子回忆到了二十六七年前,当初冷逸轩才刚刚出生,她也正是初为人母的时候,那个时候冷父本来想要出差的,那天下着雨,冷父出差归来的时候特意去给冷母买了一条项链,那是冷父看中了好久的项链,想送给冷母做礼物。

    就在那天,上官浩然喝醉了想要来找冷父,可是他找不到冷父,之后又回到上官家闹起来,加上那个时候上官南天已经到了结婚的年纪,程家为了弥补上官家,想要把上官家的适婚的千金嫁给上官南天,可是却给上官南天拒绝了。

    冷母至今还记得上官楠谈第一次这样反驳上官老爷子,并且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程家的提出来的婚约,上官浩然又喝了点酒,和程家的人闹了起来。

    冷母的弟弟娶了一个泼辣的妻子李幽兰,她觉得上官家太欺负人,就多说了两句,最后被上官浩然轰出来了,李幽兰带着人离开的时候冷父就带着冷母一起来上官家,算是给上官浩然赔罪。

    那个时候冷母第一次向别人低头认错,就是为了让上官家不要再追究冷母嫁给冷父这件事情了,可是上官浩然却一定要和冷父一决高下,当时上官锦天已经一岁了,比冷逸轩还大半岁。

    上官老爷子看着乱糟糟的上官家,就气的昏倒,后来冷父和上官浩然干了一架,要不是冷母拦着,只怕冷父就要被上官浩然打死了,上官南天也拦着上官浩然,最后双方不欢而散。

    回到家之后冷父把项链给了冷母,后来冷父洗了个澡之后出来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上官浩然打来的电话,说是上官南天和上官老爷子闹翻了,现在上官南天自己一个人跑了出来,想请冷父出来帮忙找人。

    当时冷母就看着外面的大雨,不想让冷父去,可是冷父觉得冷家对不起上官家,所以对于上官浩然的这个请求他肯定是要帮忙的,可是冷父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就是因为那天大雨,冷父开车出门找人,上官南天车技不错,上官浩然喝酒了,车技也不错,可是在酒精和上官南天失踪的双重打击下,上官浩然车速加快了不少。

    冷父和上官浩然碰面的时候,他们就看到了上官南天的车,上官南天似乎也发现了他们,他想要甩开那两辆车,就一直在加速,可是在这样的暴雨天气里,上官南天一直加速就是在玩命。

    此时迎面开过来一辆大货车,大货车原本是正常的车速,不过大货车司机长途开车,已经很疲劳了,加上雨又大,看着迎面快速驶过来的三辆小车有些惊慌失措。

    谁知道上官南天没想到那辆大货车会突然的向左边转,而上官南天原本也想向左边让路,没想到两辆车就这样撞到了一起,而且上官南天就算是踩刹车也没用,雨天路滑,刹车一连滑出去二十几米远。

    原本上官浩然和冷父的车子追的就近,他们两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踩刹车,结果同样的结果,三辆车一同撞上了大货车,瞬间撞到了一旁的栏杆上,三辆车严重损坏。

    最严重的就是上官南天的那辆车,被大货车卡着,又被上官浩然和冷父的车撞着后面,前后夹击,上官南天当时就救不回来了,而且死状奇惨,被挡风碎玻璃扎到脸上,手放在手挡上被撞得变形,甚至安全囊都没有保护好他的身体。

    而上官浩然却是被上官南天车尾的一个铁片刺中心脏,抢救无效死亡的,并且上官浩然的腿也被碎玻璃划伤,而冷父是被大货车撞到栏杆的时候,掉下山坡,防止车内汽油泄露爆炸而炸死的。

    每每想到二十几年前的那一幕的时候,冷母就忍不住心痛,因为冷逸轩那个时候并没有记忆,他连自己的父亲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当时冷父的车上还有冷父的好友,也是上官南天和上官浩然的好朋友——秦闾。

    当时冷父要去找上官南天的时候,冷母不放心,担心上官浩然会对冷父做什么,所以特意联系了秦闾让他陪着,这样上官浩然也不会轻易的动冷父。

    谁知道去找上官南天的人都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的,尤其是冷母,觉得特别的对不起秦闾,秦闾的妻子为了生下秦闾的孩子,也就是后来的冷相濡难产而死,现在秦闾又因为冷父而死,所以冷母才收留了冷相濡,并且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养育。

    “当初那场车祸,一连把你父亲、上官南天、上官浩然还有相濡的父亲秦闾都带走了,这件事情在当时的京城引起不小的轰动,上官老爷子因此进了医院,我为了给你父亲讨公道去找上官老爷子,没想到他们却责怪程家,说如果没有程家后来的联姻,上官南天也不会连夜想要离开!”冷母说到这里的时候,紧紧的抓着冷逸轩的手,冷逸轩可以知道她有多么的愤怒。

    冷逸轩可以感觉到,冷母现在一定非常的痛苦,陈年旧疤就这样再次被撕开,血淋淋的残酷在他面前,当年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难怪上官老爷子无法释怀,连冷母都不愿意再提。

    “你知道吗,我的娘家,那个程家,为了不得罪上官家,让我就这样算了吧,算了吧,那是我的丈夫你的父亲,还有相濡的父亲,这都是活生生的人命,他们就让我就此罢手!”冷母冷笑着,她的心更加寒冷,只觉得这样的家她宁愿不要。

    冷逸轩知道冷母一定特别的伤心,丈夫去世,家人让她忍气吞声,连一个道歉,一个理由都没有,一个新寡带着两个孩子,要怎么和强大的上官家作对呢?

    “妈,你有我!”冷逸轩抓着冷母的手,给她冰冷的手传递着热量,冷母脸上的惨笑深深地刺痛了冷逸轩,冷逸轩觉得这份真相真的好沉重。

    冷母点点头,勉强的拍了拍冷逸轩的手,让他放宽心:“后来我和家里决裂,我带着你和相濡还有冷家的资产来到h市,离开了那个京城重新发展,我想,有些东西眼不见为净,我也不想再去想当初的事情了!可是没想到啊,没想到!”

    是的,冷母没想到,米楠竟然是上官家的人,而且还是上官老爷子的孙女,现在冷逸轩和上官楠在一起了,他们还有了两个孩子,这就是孽缘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