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不放弃
    于是冷忆楠和上官萱儿两个人就在医院的花园里,一个哭得无比的伤心,一个看的无比的心疼,但是冷忆楠又不忍心打扰上官萱儿,生怕上官萱儿一个不开心直接拿自己开刀了,冷忆楠的决定是对的,上官萱儿现在非常的伤心,而且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伤心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上官萱儿才红着眼睛没有继续哭下去,她瞪着红通通的眼睛看着冷忆楠,小嘴嘟起来,她张开嘴巴眨巴了一会儿眼睛,才慢慢的开口:“所以你嗝~真的是嗝~我的嗝~哥哥……”

    “嗯嗯嗯!”冷忆楠点头嗝然后微微靠近上官萱儿和伸手帮她把挂在脸上的眼泪给差点,心疼的看上官萱儿的小脸哭得红扑扑的,像个红苹果一样很可爱:“妹妹别哭了,你看你再哭眼睛都红了!”

    “不要爹地!”上官萱儿嘟囔着说,她看着冷忆楠,心里有想说的话就忍不住想要对冷忆楠说,大概是因为他们是双生子的缘故,所以冷忆楠知道上官萱儿现在有多纠结:“好好好,不要就不要,不哭了,不哭了!”

    冷忆楠真的是为了哄上官萱儿,都直接把冷逸轩给卖了,但是这也不能怪冷忆楠,他好不容易有个妹妹,当然要细心的疼着护着了,就像是冷逸轩好不容易想到上官楠一样,他也会疼着护着的吧,所以冷忆楠这么做完全是出于对上官萱儿的疼爱。

    接着上官萱儿坐在草地上,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动作有多么的不适合:“爹地会抢走妈咪,会让妈咪不要萱儿了,爹地是个大坏蛋,所以萱儿不要爹地!”上官萱儿说这种话完全就像是在赌气一样,其实她也是在赌气,只不过是缺乏安全感的孩子而已。

    “好吧,那萱儿要不要哥哥?哥哥会保护萱儿的!”冷忆楠也不纠结上官萱儿为什么反感冷逸轩的事情了,他眨眨眼问上官萱儿,其实内心也是有一点紧张的,害怕上官萱儿也说不喜欢之。

    上官萱儿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说:“哥哥对萱儿好,萱儿喜欢哥哥!”上官萱儿这么说是承认了冷忆楠的身份了,让冷忆楠好一阵兴奋,不过他又不敢表现得太兴奋,怕上官萱儿生气。

    两个小孩子在这边好不容易和好了,上官寒那边也等到了上官老爷子被推出手术室,经过一阵子的抢救,老爷子最终是缓过来了,有王管家在照顾着,上官寒也放心下来,然后给上官楠说了这件事情,让她放心下来。

    但是上官寒看到冷逸轩之后,并没有像上官锦天那样激动,只是对冷逸轩出现在这里比较震惊,不过上官寒一想到他来这里找上官楠之前上官锦天对他说的话,他需要转告给冷逸轩。

    “我有些事要和你单独聊聊,不知道能不能出去一下?”上官寒突然对冷逸轩说着,此时上官楠已经差不多昏昏欲睡了,冷逸轩看了看快要睡着的上官楠,无声的点头,接着轻轻的关上门。

    在病房门口,上官寒叹了一口气:“我知道楠楠的事情你大概也都知道了,上官家和冷家之间的事情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了解,不过我想我大哥找你,应该也是为了这件事情,他约你明天中午在医院门口的那家咖啡厅见面,希望你们能够交谈愉快!”

    “我想应该愉快不起来吧,但是有些事情总要面对的,楠楠自己一个人承受了这么多,我没理由退缩!”冷逸轩对着上官寒坚定的说着,然后就离开了,上官楠睡了,冷逸轩还有公司的事情要做,只不过冷忆楠在这里,他还需要找人带一下:“对了,忆楠和萱儿在一起,就劳烦你帮我照顾他和萱儿了。”

    不知道萱儿和冷忆楠的情况的上官寒愣愣的看着冷逸轩离开,之后才反应过来,一下子冷逸轩又给他塞了一个小萝卜头带,这下惨了,一个上官萱儿都把他折腾得够呛了,又来一个冷忆楠,上官寒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带孩子的命。

    第二天中午,冷逸轩给上官楠准备好午餐之后先来了咖啡厅,让曾艺拿着午餐在车里等着,自己进入咖啡厅和上官锦天见面。

    “今天找你来只有一件事,请你离开楠楠,你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只要是在上官家能力范围之内的,我们都会满足你!”上官锦天把整间咖啡厅都包下来了,目的就是不想让他们的谈话内容被别人听到。

    冷逸轩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上官锦天没办法从上官楠那里突破,就想到了找他,让他离开上官楠,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告诉上官楠,是他冷逸轩负了上官楠,好让上官楠死了这条心。

    可是冷逸轩不愿意,他好不容易才把上官楠找回来,好不容易他们才一家团聚,现在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离开上官楠了:“抱歉,你的这个要求我做不到!我和楠楠两情相悦,在你们找到楠楠之前我们就已经在一起了,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我们分开!即使是你们也一样!”

    大概是知道冷逸轩会拒绝自己,所以上官锦天没有太大的反应,他靠着柔软的藤椅,然后直视冷逸轩:“我知道你是个执着的人,如果你不是冷家的人,或许我会帮你和楠楠在一起,可是你注定了是冷家的人,而楠楠是上官家的人,你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为什么?如果说冷家和上官家之间有恩怨,可是上一代人的事情为什么要牵扯我们?我不明白!”冷逸轩的反应和上官楠是一样的,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两家人为什么要这么执着,明明就不应该这样钻牛角尖的。

    上官锦天抿嘴,他一只手抓着桌子上的玻璃杯,手指泛白,但是面上却没有暴露太多:“那你为什么不回去问问你的母亲?我想这件事情没有人比她很清楚的了吧?我记得你还有一个弟弟叫冷相濡,他真的是你的亲弟弟吗?我想你应该知道冷相濡并不是你的亲弟弟吧!”

    “那又怎么样?冷相濡只不过是我父亲朋友的儿子,母亲收养他也不过是因为不想辜负故人的嘱托!”冷逸轩突然觉得冷家和上官家之间的恩怨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似乎冷母确实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这些事情。

    大概是觉得冷逸轩自欺欺人,上官锦天轻笑了一声:“冷逸轩啊冷逸轩,都说你很聪明,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你以为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吗?冷家原本也在京城是个大家族,为什么突然搬到了h市?明明你母亲的娘家就在京城,为什么她从来没有带你回去过?为什么她从不和你说你小时候的事情?这些你难道都不想知道答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