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兴师问罪
    谁知道冷逸轩这句话说完之后,上官萱儿直接把冷逸轩的手给拍走了,她大声的呵斥冷逸轩:“你不要碰我!你才不是我爹地!”上官萱儿说完之后直接跳下病床,然后想要跑出去的时候还回过头来瞪了一眼冷逸轩。

    冷忆楠担心的看了看上官萱儿,又可怜兮兮的看了看冷逸轩,最后跟着上官萱儿一起跑了出去,哥哥担心妹妹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只不过上官萱儿突然这么反感冷逸轩这是上官楠没有想到的。

    “看来萱儿并不喜欢我,也对,这么多年了,我都没有找到你,也没有给她任何一点父爱,也难怪她会觉得我会把你抢走!”冷逸轩明白上官萱儿的生气和不喜欢,因为曾经冷母带着冷相濡回来的时候,他也曾经以为冷相濡会把冷母给抢走。

    上官楠拍了拍冷逸轩的手,靠在冷逸轩的肩膀上:“你别担心,萱儿只不过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受自己突然多出来了一个爸爸和哥哥,等过段时间,她会接受你的!”上官楠叹了一口气,上官萱儿的性子正是随了她了。

    其实上官萱儿到底会不会接受冷逸轩这件事情真的很难说,因为上官萱儿到底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冷逸轩,她不说,上官楠和冷逸轩想的那些全都只是猜测而已,所以这还需要看看上官萱儿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了。

    冷忆楠追着上官萱儿从病房里跑出来之后,上官锦天本来看到上官萱儿了,可是又发现很快上官萱儿就跑没影了,他叹了一口气,直接来到上官楠的病房,没想到上官楠竟然和冷逸轩见面了,这是上官锦天一直阻止的事情,结果还是发生了。

    “楠楠!”上官锦天喊了一声上官楠的名字,然后警惕的看了一眼冷逸轩,自己坐在上官楠的病床前:“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这件事情做的不对?要不是现在正好在医院,老爷子会是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我……大哥对不起,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处理的不对,我只不过是……想要一个答案一个原因而已!”上官楠垂下眼眸,她还是很担心上官老爷子的,冷逸轩抿嘴抓着上官楠的手,给她一点力气,让她放心,还有他在身边陪着她呢。

    上官锦天当然看到冷逸轩和上官楠之间的互动了,他冷哼了一声:“冷先生,我和楠楠还有一些事情要说,还请你想出去!我们兄妹两个人的家事,外人不方便在场!”上官锦天现在还是对冷逸轩表现得不太友好,光听这语气都知道。

    就在上官楠想要说冷逸轩是她的丈夫不是外人的时候,冷逸轩竟然直接站起来了,他对上官锦天点点头,然后又对上官楠抿嘴无声的笑了笑:“别担心,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叫我!”说着冷逸轩就离开了。

    等到冷逸轩出去又把门给关上之后,上官锦天叹了一口气:“我和老爷子瞒了这么多年,最后还是没有阻止你们两个人见面,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一定很怨恨我,为什么当初我挖了这么大的一个坑让你往里面跳!为了老爷子的一个心愿,他想要上官家一家团聚,而上官家和冷家也算是有多年的宿怨了,所以我才想到要把你的记忆给拿走!你要怪就怪我吧。”

    “我怪什么?都已经发生的事情我怪有什么用?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凭什么?你们在伤害了我之后还想要继续伤害我?”上官楠一想到上官锦天还是没有放弃想要把她的记忆再次拿走这件事,她就忍不住激动起来。

    上官锦天心里无奈极了,果然上官楠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只不过这件事情应该是上官寒泄露出来给上官楠的吧,不然还有谁能够让上官楠知道这件事情呢?

    “因为上官家和冷家本来就不对头,楠楠你是上官家的人,有很多事情你大概不知道,但是冷逸轩和你在一起就是个错误,如果不是他,你和你母亲早就已经……过去的事情老爷子不说,我也不敢告诉你,如果你想知道,那你就祈祷老爷子尽快醒过来吧,我相信,到时候一切都会真相大白。”上官锦天站起来,他脸上带着一些苍白,又像是无力再说这件事情一样。

    上官楠直接做起来,瞪着上官锦天:“你们都这样,都是这样的!说什么和当初的事情有关,说什么和那个男人有关,那我呢!有没有人考虑过我的感受?我是个人,不是什么木偶玩偶,我想要追求我喜欢的有错吗?我和冷逸轩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为什么还要残忍的把我们拆散?”

    “如果你知道了真相,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和他在一起,说到底当初的事情,谁也说不清到底是谁错了,楠楠,有什么不知道真相,要比知道真相来的幸福!”上官锦天一想到当初上官家和冷家之间的事情闹得这么大,他就忍不住一阵感叹。

    可是上官楠不愿意继续做个糊涂蛋,她想要弄清楚,就算真相是多么的让她无法接受,这总比在这里猜忌疑惑来的强:“我当然要知道,这件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的!老爷子如果身体好些了,我再问他,我知道是我态度不好,我下次不会这样了,我会认真的听他说完一切!”

    大概是知道上官楠又开始倔了,上官锦天一下子没忍住,还是站起来离开了,既然上官楠已经决定了,那他不勉强了,一切等到老爷子身体好起来之后再说吧。

    恐怕事情还没有这么简单,上官锦天出来之后看到冷逸轩真的就站在门口,像个护卫一样守着病房,比保镖还保镖。上官锦天没有怎么接触过冷逸轩,但是就他对上官楠的这个态度来说,冷逸轩绝对是非常疼爱上官楠的。

    只可惜了,他们两个人生不逢时,明明就是死对头,现在却阴错阳差的相爱,不过孩子是无辜的,所以无论上官家和冷家有多大的仇恨,对上官萱儿和冷忆楠这两个孩子还是非常的宽容的,不然当初老爷子也不会说要把上官萱儿留在上官家。

    此时上官萱儿自己哭着跑到了医院的花园里,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跑到哪里了,就是觉得没有人了才停下来,然后停下来之后就一直在那里哭着,觉得特别伤心,总是以为上官楠有了冷逸轩了就不会要她了。

    接着冷忆楠跟着出来,看到上官萱儿哭得这么伤心,又不敢上前安慰,只好等着上官萱儿不这么伤心的时候在安慰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