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章 车祸凶手
    “小姐您别动,您的手臂被窗玻璃划到了,伤口很深,医生说痊愈够会留下一点点疤痕,不过只要保养得好,那一点伤疤就会淡下去的!”luwian说着给上官楠倒了一杯水,还慢慢的喂她喝下去,之后又把文件什么的都整理好了放在桌子上。

    上官楠记得自己挡在luwian面前,却看到luwian的头上缠着绷带,以为luwian又受伤了,她把目光放在luwian的绷带上:“你的头怎么回事?受伤了?严重吗?”

    听到上官楠自己受伤这么严重,却还要来关心自己的时候,luwian眼睛再次红了:“我的头没事,就是撞到了洗衣座位,有些脑震荡,还破了点皮,过两天就好了,可是小姐你的后背和手都受伤了,比我严重多了!”

    “你傻啊!那玻璃就这样碎了下来,我不挡着你,你的脸就毁了,你以为现在整容有多好?”上官楠皱着眉头,她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一扯又是一阵火辣辣的痛。

    luwian就是因为这个才感动,上官楠在这种危机的时刻,想到的不是她自己,而是自己这个助理,上官楠的举动或许是下意识的行为,可是在luwian看来,她却认定了上官楠就是她这辈子的小姐,她这条命就是上官楠的,所以不会背叛上官楠。

    “小姐,我这张脸有什么!小姐你的身体才重要啊!”luwian叹了一口气,接着门口突然打开,上官寒手上带着一些吃的进来,听到luwian和上官寒说话,他也就松了一口气。

    “还能说笑,看来是死不了了!”上官寒舌毒的说着,然后把手上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抱胸站着打量上官楠,发现她除了脸色白一点之外,其他的都挺好的,这才满意的点头。

    上官楠吸了一口气,靠着luwian扶着才能勉强的躺在床上,背后垫了好几个枕头,这才没有感觉到这么痛了。

    “我当然没死,死了谁来照顾萱儿?再说了,我命硬,死不了!”上官楠说着从一旁的桌子上抽出一些文件出来看了看,发现是皇朝吞并的那些小公司的资料,看来luwian是已经帮她安排好了。

    一想到这里,上官楠顿了顿,拿着文件的手停了下来,然后抬头问上官寒:“我出车祸的事情没有告诉老爷子吧?”上官楠下意识的不想让老爷子担心,毕竟上官老爷子的身体越来越差了。

    见到上官寒摇头,上官楠才放心下来,其实上官楠觉得自己确实没办法真的不管上官老爷子,可能是这五年来的相处吧,上官老爷子出了有一些不好之外,其他的对她都很好。

    接着上官楠又听到上官寒自己从luwian身后的一个沙发旁边拉过一张凳子坐在上官楠的病床边,一只手拿着袋子里他带来的水果,给上官楠剥水果:“你难道不想知道是谁害你出车祸的吗?”

    “害我?我这不是意外吗?在路上时常出车祸,怎么我这么倒霉就成了被别人陷害的了?”上官楠这次完全把文件放在桌子上了,听上官寒和自己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了一眼上官楠,上官寒说:“从监控录像可以知道,是一场有预谋的车祸,有人知道你的行程,并且在你的必经之路上设计出这一出车祸,别人都觉得这是一般的车祸,可是你见过肇事车辆会是黑牌车吗?你见过出了车祸之后的车辆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吗?就像是策划好的一样。”

    “那你觉得会是谁针对我?我可没有得罪谁吧!”上官楠躺在病床上,虽然脸色没有什么不同,一样是这么苍白,但是上官寒知道,上官楠生气了。

    而真正的制造这场车祸的主谋却在一家宾馆里看着那个男人有些讨好的眼神,有些厌恶的从包包里把钱拿出来给他:“这件事之后你立刻离开,去其他地方先躲上一阵子,这里的钱是你应得的,那个人没死,你不会有什么责任的!”

    “李小姐出手就是大方,这种事情我经常做,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要是李小姐下次还有这样的好事,记得来找我,我一定把事情给你做好了!”那个人正是驾驶白色小车的肇事司机。

    而在肇事司机面前的那个人正是在剧组被上官楠狠狠责备讽刺了的李沉香,她心里怨恨,又不敢自己亲自动手,只好雇个人给上官楠一点教训,反正李沉香看过了,上官楠不会出事的,最多就是受点伤。

    这也是李沉香放心的原因,肇事司机拿了钱就走了,虽然说李沉香是个金主,但是肇事司机知道,他做了这种事情不能留在京城,不然被抓到了那就麻烦了,虽然出车祸逃逸没有什么死罪,但是他也是要在牢里住上三四年的。

    而李沉香看着肇事司机离开之后,自己就从宾馆的后门离开,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之中,就像是她没有出现过一样,现在李沉香心里觉得那口恶气终于出了。

    幸好这次上官楠只不过是责备李沉香而已,如果上官楠把李沉香赶出皇朝,难保李沉香不会因为愤怒冲坏了脑子而让人做出杀害上官楠的事情出来,所以上官楠这次只不过是受点伤,也算是幸运了。

    在医院里的上官楠听了上官寒的话之后,心里觉得应该就是李沉香了,最近和她发生了一些冲突的只有李沉香,不然谁敢顶风作案?上官老爷子还没有死呢,除非有人活着不耐烦了,不然绝对不会来惹上官楠的。

    这次上官楠受的伤不轻,她这个人是这样的,别人不来惹她,她是绝对不会轻易的针对一个人的,李沉香五年前已经作死过一次了,现在她竟然还不吸取教训,竟然还敢在老虎须上拔毛,简直是在挑战上官楠的忍耐性。

    “看你的样子,难道是已经知道是谁想要针对你了?说来听听!”上官寒看到上官楠脸色不对,一想上官楠可能是想到了什么吧,他赶紧问上官楠。

    上官楠想了想,然后才说:“我也不确定,但是这段时间我只和一个人发生过矛盾,就是在剧组的时候!”上官楠说的人是谁上官寒也知道了,因为在剧组的时候上官楠和李沉香因为剧组发生的那些事情而谈过。

    依照李沉香的性子,做出这种事情是完全有可能的,毕竟李沉香对上官楠就有诸多不满,现在突然爆发出来这不是也合理的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