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记忆恢复
    “可恶!”上官寒激动的一拳砸在医院手术室外面的墙上,虽然没有留下任何的印记,但是足够体现出上官寒现在是有多么的气愤,他恨不得现在就抓住那个肇事司机,然后把他大卸八块!

    刚才接到消息的时候,上官寒整个人就愣住了,在京城还有人敢这么大胆打上官家的人的主意?而且还是在大白天光明正大的交通道上,而肇事车辆的车牌号不清楚,加上那辆车是京城任何一户人家都能够买得起的,这样下去就无从查起了。

    上官锦天当然也担心上官楠,但是他并没有像上官寒那样直接拿医院的墙出气,而是有些颓废的坐在手术室外面的椅子上等着,luwian的头缠着绷带然后脸色苍白的坐在椅子上,一起等上官楠出来。

    “luwian我问你,出事的时候你到底看清楚那辆车没有?还有,当时事情是怎么发生,你清清楚楚的和我说一遍!”上官锦天冷静下来之后对着luwian说,他要知道事情发生的经过,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上官锦天的问话,luwian吸了吸鼻子,她的眼睛红红的,明显就是哭过了,但是她的声音尽量平稳的回忆当时的情景:“我,我和小姐一起坐上车,后来小姐说她想自己开车,我就坐在副驾驶座上,后来我们到了红绿灯,因为车不多,所以小姐的车速比平时快一些。”

    “那后来呢,后来那辆车是从那里从出来的?”上官寒也静下来听luwian的回忆,现在警方也在调查,监控录像被警方拿走了,上官寒和上官锦天又都在医院,他们没时间跑去警察局拿监控录像,就只能问luwian了。

    luwian想了想,脑子有些痛,但是她还是咬牙说了下去:“我们冲过去的时候,那辆白色的小车是从一旁的停车道上从过来的,我们也没在意,后来车子被撞了,小姐踩刹车了,可是车轮打滑,小姐把方向盘一转,车子直接冲到人行道那边去撞到了树上,我看到那辆车撞了我们之后就跑了,我担心没有注意去看它跑哪里去了!”

    说着luwian的眼泪就从眼眶里流出来了,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没用了,竟然这样就让有心之人有可乘之机,伤害了上官楠:“大少爷,二少爷你们惩罚我吧,是我没有保护好小姐,出车祸的时候,小姐还转过来挡在我前面,我……”

    “行了,你也别伤心了,楠楠下意识的保护你说明你对她很重要,不用自责,现在只要楠楠出来,就是没什么事的,这件事情先不要急着和老爷子说,等到楠楠好点了在告诉他吧!”上官锦天对luwian点点头,安慰了一下她,然后又嘱咐上官寒和luwian。

    上官寒冷着一张脸也不知道到底听没听到上官锦天的话,不过luwian知道上官锦天是怕上官老爷子知道了之后会担心上官楠,最近上官老爷子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让他担心了的好。

    “我明白的大少爷!”luwian点点头,用手抹了抹自己的眼角,把眼泪给擦干净了,然后又看向手术室的方向,上官楠已经进入两个多小时了,这让luwian心里越来越难过和自责起来。

    在手术室里的上官楠只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好痛,尤其是后背,简直就是火辣辣的一片,有人拿着刀和夹子在她手臂上划开找什么东西,上官楠被打了麻醉药,根本感觉不到痛,但是等到麻醉药的药性过去之后就会痛上两倍。

    可是现在上官楠却没有一点感觉,看来是打的强效麻醉药,只不过后背的火辣辣一点都没有消下去,上官楠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

    这一次她又做梦了在手术台上,因为车祸的刺激,上官楠脑中的那些记忆开始展开,然后清晰的呈现在她的脑子里,上官楠甚至看到了她和冷逸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冷逸轩让她在地板上躺了一整夜的情景。

    那个时候上官楠觉得冷逸轩真是太薄凉了,这样的男人应该不会爱上任何人的吧,不过后来上官楠把照顾冷逸轩当做是一个任务,后来慢慢的两个人就互相吸引,觉得这样平淡的过日子也是挺好的。

    但是后来因为冷相濡的原因,上官楠和冷逸轩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后来上官楠怀孕了,而米家却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而破产了,具体的原因上官楠不懂,一直到米国立带着陈月离开h市出国去了,上官楠觉得唯一的亲人都抛弃她了,之后她就只能和冷逸轩相依为命了。

    可是等到冷逸轩和上官楠举行婚礼的时候,上官家的人带着她来到了京城,可是上官楠完全没有找到亲人之后的喜悦,她只是想要回到冷逸轩身边,就算没有亲人也无所谓。

    可是上官楠回来了,她想要回去,却离不开,最后上官楠和上官锦天达成交易,只要能够让她回去见冷逸轩一面,在他的陪伴下把孩子生下来,她愿意以任何作为代价。

    原来当初上官锦天说的代价就是把自己的记忆拿走,让自己永远成为上官家的人,这一计真的是好计谋!上官锦天果然是个做事考虑周全的人,以至于自己就这样跳进了这么大一个坑里。

    而现在,上官楠才明白,冷忆楠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和上官萱儿是双胞胎,冷逸轩苦苦寻找自己五年,最后来到京城找到自己了,可是她却不记得冷逸轩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残酷,喜欢抓弄人。

    不知道在这样的记忆里周旋了多久,上官楠醒过来的时候luwian正坐在她的床边看文件,整理资料,看到上官楠醒过来,luwian激动得眼眶再一次红起来:“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哭什么!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哭呢!哭的难看死了!”上官楠说话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嘴巴干干的,她想要抬手起来,可是她一动,双手剧烈的疼痛起来。

    麻醉药的药性消失了,上官楠才发现自己的手臂上缠着白色的绷带,而且伤口还传来一阵一阵的痛意,让她眉头皱起来,脸色更加苍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