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她是上官家的人
    听到程好意说的这么的含糊,齐玉环心里也想着应该快点回去查一查这个上官三小姐到底是不是米楠,如果真的是,那么冷相濡说想要利用皇朝攻击天南的事情,简直就是不可能实现的。

    大概是看到齐玉环心不在焉的样子,程好意直接让她先回去了,反正今天程好意心情也不怎么好,她包下这么一个游泳池,完全是为了放松,既然齐玉环没心思,她也不好留着她陪自己。

    “我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还是有什么想要去做,如果你想回去那就回去吧,不用刻意等我,我一会儿就回去了!”程好意对齐玉环说着,她今天没有见到上官楠,心里多少也是有一些失落,更加没有什么心思去玩了。

    齐玉环点点头,她站起来坐在游泳池旁边:“也行,我今天确实有一些事情,反正我就住在京城,什么时候再出来,记得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齐玉环比划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然后就裹着浴巾进去换衣服了。

    齐玉环转身之后整个人脸色沉下来,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样,不然齐玉环真的害怕,有一天米楠重新回到冷家之后,她将会是什么样的境地。

    看冷相濡的样子,他似乎对米楠还有一些想法,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冷相濡要怎么面对自己和冷秀雅呢,一想到米楠的身份,自己这个小小的齐家小姐肯定是比不上的,齐玉环一下子就觉得难受。

    那种感觉像是在嫉妒,又像是在不甘,齐玉环一边回别墅,一边想,冷逸轩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如果冷逸轩知道这件事情,按照他的性子一定会把米楠给带回来,可是这么久了,他却一点动作都没有,这又是为什么?

    况且米楠真的是上官家的人,她又和天南对立,她难道不知道天南是冷逸轩的吗?她知道的话为什么不回来找冷逸轩?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秘密?齐玉环胡乱猜测竟然猜到几分真相了,不过她猜的不全面也不完全对。

    好不容易回到别墅,程佳鹏正好准备出门,两个人面对面的愣了一下,齐玉环一想到五年前自己和程佳鹏的那一晚,她整张脸瞬间就黑了,偏偏程佳鹏拦着齐玉环。

    “五年了,都没有怎么和你碰到一面,没想到今天竟然碰到了,我说齐小姐,那件事情都过去五年了,你不会还介怀吧?都说过了,那就当做是一场梦有什么好计较的!”程佳鹏毫不介意的说出来,惹得齐玉环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

    齐玉环真想一巴掌把程佳鹏给扇到太平洋去,可是她的手才刚刚抬起来:“你闭嘴!我……别再说了!”想要打下去的时候,却被程佳鹏给抓住了,两个人举着手就僵持了一下。

    “我说齐小姐,火气不要这么大,你这样很容易老的,我这个人嘴很严的,只要没有人威胁我,我一定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当然,你也不能威胁我才行!”程佳鹏说着就越过齐玉环,然后就直接离开了。

    留下齐玉环一个人在别墅那里呆站着,程佳鹏说的话一直回响在齐玉环的耳边,把她全身的力气都要带走了,她强撑着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坐着什么也没动。

    程佳鹏说的没错,他知道的太多了,齐玉环眼睛一眯,要是程佳鹏不在了就好了,如果他不在了,就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丑事,那样的话她就不怕被别人发现了,她也不用担心自己会被赶出冷家了。

    这一刻,齐玉环是动了杀心的,可是程佳鹏还不知道自己哪里让齐玉环不舒服了,他只不过是对齐玉环打个招呼,并且想要提醒齐玉环,他们两个人曾经的关系而已,这次程佳鹏是自己作死了。

    先不管程佳鹏,齐玉环直接打开网页搜索上官三小姐的信息,之前上官楠召开过发布会,并且在这五年里时不时的也出现在公众的眼中,虽然不多,但是足够让别人知道这个低调的三小姐是他们惹不起的人。

    齐玉环看了看上面很久之前的记录,也点开了上官楠召开发布会的时候的视频,那个坐在台上气势如兰的女人就是齐玉环从以前一直到现在都特别嫉妒怨恨的人——米楠!

    而现在米楠有一个新的名字,她叫上官楠,也就是说米楠就是上官家的人,她还是皇朝的负责人,台上的那个上官楠和记忆中的米楠不一样,她变得严肃和一丝不苟,和那个温柔的女人不同。

    “如果米楠就是上官楠那冷逸轩知不知道呢?不对,冷逸轩之前就来了京城了,他也应该看到上官楠召开的那个发布会,他不可能不知道的!为什么……”齐玉环自言自语的坐在电脑桌前,看着电脑网页里那些信息,整个人都陷入了疑惑之中。

    最后齐玉环还是决定打电话给冷相濡让他注意一下皇朝的事情,好不容易给冷相濡打个电话,齐玉环平常也不会给冷相濡打电话的,要不是这次的事情比较重要,她才懒得理冷相濡在公司那边做什么呢。

    “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是不是秀雅在京城发生什么事了?”冷相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的女儿冷秀雅,结果齐玉环一听冷相濡想到的就只是冷秀雅,冷笑了一声:“你女儿好好的在学校里呢!我打电话给你是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整天眼里心里就只有你的女儿是吗?”

    齐玉环的语气很冲,而且毫不客气,可是冷相濡也算是了解齐玉环的,他直接跳过这个话题,问齐玉环到底有什么事情,齐玉环才告诉他今天自己出去的时候听到的和见到的:“难怪这五年冷逸轩都找不到她,原来是藏在京城里,成了上官家的人,而且现在还是皇朝的负责人!”

    “没想到皇朝的负责人竟然是她!可是她和天南作对这是为什么?她难道不知道冷逸轩就是天南的负责人吗?”冷相濡脑中突然灵光一闪,程佳鹏之前说天南的发展是不行了,他当时还在疑惑,为什么不行,今天齐玉环一说上官楠是皇朝的负责人他就想明白了。

    齐玉环翻了个白眼,她当然不知道冷逸轩和上官楠之间到底在卖什么关子了,她只是把消息告诉冷相濡而已:“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我连她的面都没有见到就被挡在外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