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秘密被发现
    季辰听到上官楠的话表示非常的伤心,可是他又舍不得上官楠,别说上官楠现在没有什么记忆,就算是上官楠有以前的记忆,他也一样想要追求上官楠,爱美之心人人有之,上官楠可以拒绝季辰,但是不能上季辰放弃他对她的心思。

    有时候啊人就是这样,得不到的时候会一直觉得那个东西就是好的,也有的时候会觉得,如果得到了呢?或许会欢喜一阵子,可这不代表就会一直这么喜爱,总有腻的一天。

    “三小姐这样让我真伤心,我是真的想来看看你的,最近你一直在上官老宅里待着,应该是闷了,我这不是想来带你去解闷吗!”季辰无奈极了,本来就是好意,谁知道上官楠一上来就直接拒绝了。

    上官楠知道季辰的好意,不过这样的好意她并不需要,现在上官楠能够离开上官家完全是因为皇朝的发展问题,上官老爷子还没有完全的放松对上官楠的监视,虽然没有人说过但是上官楠能够感觉到,她身边一直有人看着她,只是看着而已。

    “那才叫让季少失望,我还有不少工作要做,luwian现在应该准备来接我了,季少不去在这里陪着李小姐拍戏吧,有个人陪着或许她会放松一点!”上官楠说着站起来就要走出去。

    结果季辰直接拉住上官楠的手,想要把她扯回来:“我是不是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还是说……其实你只不过是讨厌我而已,所以一直想要拿这种话来堵我?”季辰一句话没有经过脑子就直接问了出来,把他们之间的那一层窗户纸给捅破了。

    瞬间办公室特别的尴尬,因为上官楠没想到季辰突然激动起来,他想要一个答案吗?快刀斩乱麻吧!

    “季少我并不讨厌你,但是我们之间不可能!我可以告诉你,我有以前的记忆,总有一天我会回到他身边!”上官楠没有说出“他”是谁,但是季辰知道上官楠那个人是上官楠来到上官家之前的丈夫,不被上官老爷子承认的冷逸轩。

    季辰微微的松开手,这么久了,他一直以为他还有机会,他可以慢慢的感动上官楠,让她忘记冷逸轩,从此留在自己身边,谁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幻想罢了,是自己一厢情愿了。

    果然应了上官楠说的那句话:“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勉强得来的后果就是,伤到自己了。

    默默地松开手,看着上官楠离开办公室,季辰心里有一口气堵着,不上也不下,憋的难受,季辰慢慢的走出剧组,剧组里不少人在看着他,似乎觉得季辰这样帅气又忧郁,特别让人心动,但是这是在剧组,她们不敢上前搭话。

    最后季辰离开了剧组,自己一个人跑到了酒吧喝酒解愁去了,可惜这酒啊是越喝越愁,奈何季辰想要一醉解千愁的心愿应该是实现不了了。

    上官寒被季禾夙教训了一番之后又自己跑回了上官老宅,在上官老宅,季禾夙可不会乱来,之后他无意中想要去找上官锦天,却听到上官老爷子的书房传来一些声音,王管家不在门口,上官寒以为只不过是老爷子和上官锦天谈谈家常而已。

    谁知道他才靠近,就听到上官锦天对上官老爷子说:“老爷子,我看楠楠的样子大概是有点记忆了,只怕都是冷逸轩的记忆,我想再给她做个脑桥手术,虽然有风险,不过还可以用催眠,可以让人下意识的忘记某些东西!”

    “你确定可以不伤害楠楠的情况下把她的记忆封存起来?不不不,上次你已经说过了,再做脑桥手术的话楠楠会……这个办法不行,不过催眠这一个可以试试!”上官老爷子为了防止上官楠和冷逸轩在一起真的是机关算尽了。

    可是上官寒不这么认为,上官楠有选择自己喜欢的人的权利,再说了,上官楠已经被他们给折磨得忘记了自己的记忆,现在好不容易想起来,难道还要任由他们再次让上官楠丢掉自己的记忆吗?

    心里这么想着,上官寒直接推开门走进去:“老爷子,大哥,你们这到底是在干什么?想要让楠楠做什么手术?你们是不是又想对楠楠做什么?”上官寒表现得比较激动,而且他突然出来,让上官锦天和上官老爷子都吓了一跳。

    “小寒你怎么来了。你……你刚才都听到了?”上官老爷子有些震惊,没想到王管家出去办个事,结果这么一个空子就被上官寒给钻了,而且还听到了他们瞒了这么久的秘密,真是太不警惕了。

    上官寒冷着一张脸,然后点头:“我大概知道楠楠五年前失忆是你们搞得鬼,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们竟然让她做脑桥手术这种危险的手术,如果失败了呢?楠楠会变成白痴的!”

    “我们不知道吗?可是如果不这样她能够留在上官家吗?上官家和冷家之间的恩怨你不是不知道,如果楠楠最后知道了真相呢?老爷子和我想的都一样,宁愿让楠楠恨我们!”上官锦天拉着上官寒,不让他离开,并且告诉他这些。

    既然已经被捅破了秘密,不如告诉上官寒,免得他最后胡思乱想的,对着上官楠说一些不该说的话。

    上官寒当然不听,他甩开上官锦天的手:“你们只是想着这是为了她好,你们有没有问过她到底想不想知道真相,她到底愿不愿意留在这里呢?有一句话说得好,强扭的瓜不甜,老爷子您大半生都白活了吗?这种事情你就不能为楠楠想想?”

    “就是因为为了她着想,所以我才不愿意让她知道这么多,想让她有好的人生!我是半截身子埋黄土的人了,为的不都是儿女吗?我还图个什么呢?”上官老爷子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拍了拍桌子,发出很大的声音出来。

    上官锦天担忧的上去抚了一下上官老爷子的背,然后生气的瞪了一眼上官寒:“小寒,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再说了,老爷子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你应该知道,老爷子也不希望伤害楠楠,但是……这件事情很复杂,你只要记住,今天你就没听到我们说的话!你今天只不过是回来休息而已!”

    “什么叫当做什么都没听到?我明明就有听到,大哥,老爷子糊涂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跟着糊涂起来?”上官寒还是不依不饶的揪着这件事情不愿意松口,上官锦天心里堵着一口气,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